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三十一章 不甘心的言官 (求推荐,求收藏)
    “这是必然的,没有不透风的墙,内阁做出这样的决定,想瞒也瞒不住,早晚都会被言官们知道。与其刻意隐瞒,还不如开诚布公的私下谈谈,谁让他们自己把事情搞砸了?”

    “不服气也改变不了事实,说别人栽赃陷害,说自身没有鼓动国子监学生闹事,这不是幼稚吗?斗争向来是成者王侯败者寇,连这点道理也不懂,他们既然敢做,就不要责怪别人加以利用。”徐朔冷笑着说道。

    “孙东清是老四的师傅,也是我们最大的障碍,但想动他这个内阁首辅并不容易,原本打算借老九的手,利用工部的黑账先对付刘禹洲,现在老九被搞臭了名声,还接管了锦衣卫,我们准备的所有后手,全都成了白费心机。”朱睿谦说道。

    “我觉得这件事不是老四的手笔,倒是很像老五的性格,闷声不响的躲在一边,冷不丁的使扫堂腿,专门打别人的下三路。”朱睿礼说道。

    “韩王殿下为什么不怀疑宋王殿下是幕后黑手呢?毕竟他受益最大,这可是很重要的推敲基础。”徐朔笑了笑说道。

    就凭这句话,谁都知道他不是不怀疑朱睿昇,但是,力度也不是很大,谁都看不出朱睿昇有成为争夺者的可能。

    “不见得,什么时候话也不能说的太绝对,一切皆有可能,万一是工部的人听到风声,想要釜底抽薪呢?国子监归礼部管,礼部左侍郎陆锡恩,也是孙东清的学生,不是没有操作的门路。”

    “不担心老九,是他压根就没有竞争的能力,朝廷中枢内部,连个支持者都没有,但老五不一样,他暗地里和湖广那边走得很近,如果我和老四斗的两败俱伤,最后得便宜的肯定是他。”朱睿谦说道。

    午时三刻,菜市口。

    骑马赶到的骆鸣,一声令下,八颗中高级军官的人头落地,鲜血染红了地面,现场围观的人群中,顿时欢声雷动!

    而宋王府,却有十多辆马车驶入,每辆车上装的都是大木箱,里面满是古董字画和金银珠宝,罗益的抄家工作迅速完成了。

    这些人都是锦衣卫的实权军官,平时敲诈勒索收保护费,吃的是满嘴流油,结果全都便宜了朱睿昇。

    “王爷,这八家罪臣的家产数目实在是太惊人了,光是金银的总值,差不多就要两百多万两白银,古董字画和珠宝没有估算,这还是已经给他们的家里留了不少。”萧海忠兴奋的说道。

    “你觉得锦衣卫军官的贪婪骇人听闻?我告诉你,比有些人差的是天上地下!天明皇朝不是没有钱,而是钱都掌握在勋贵、官员和士绅的手里,也包括军队的将领,这点根本不够看。”

    “我这么和你说吧,光是京城之内挨个抄家,四品以上的官员、勋贵和将领,就能得到黄金两千万两,白银估计要超过三到四亿两,举个例子,根据骆鸣等人的自述,葛胜这个东厂厂督,十二年搜刮的银子不下于三百万两!”

    “不着急,现在我急也没有用,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但他们也别得意,早晚都要慢慢的吐出来,权当是养肥羊了。”朱睿昇冷笑着说道。

    锦衣卫军官的“述职报告”,里面有钱财这一项,今天晚上必须要“退赃”,光是骆鸣自己,就能退赃两百万两以上,这还是“孝敬”了司礼监的太监们以后的数据,谁特么说天明皇朝没钱的?

    与此同时,锦衣卫下属六个千户所得到指令,迅速集结人马,开始对科道官员实施了抓捕。

    “内阁居然屈服于皇权压制,坐视科道官员遭到清洗而不敢抗争,他们简直是士林之耻!”范礼贤端着酒盅,神色愤慨的说道。

    这是在周铧的家里,两家住得并不远,只有两百多米的距离,经常凑在一起吃饭喝茶,私交非常深厚。

    今天中午是周夫人和范夫人亲自下厨,做了几个小菜,哥俩坐在一起喝最后一顿酒。儿子儿媳和未出嫁的女儿,都在外面惊惶不安的坐着,连最后一顿饭也没有吃。

    一群孙子孙女辈的小孩子,全然不知道家里已经大祸临头,在院子里开开心心的玩耍着,看到此情此景,女眷们忍不住发出了低低的哭泣声。

    得到内阁传来的消息后,犯事官员回家后,都遣散了仆役和丫鬟,等着锦衣卫上门抄家,反正他们也没有多少财产。

    在没有正式抓捕之前,这样的行为并不算是违规操作,再说,锦衣卫也不会计较这点小事情。

    “不要提这些老狐狸了,能做到阁老的位置,都是在宦海浮沉多年,现在眼睛里只有权力和利益,文人的气节早就消失了,压根不配做圣人子弟!”

    “我们尽到了太祖皇帝赋予科道官员的职权和责任,此生已经无憾,对得起历代言官先辈,只是苦了家人,跟着我们一起共赴黄泉!”周铧看着门外蹦蹦跳跳的孙子,语气有些伤感!

    他不怕死,为了维护天明皇朝言官的职能,早就做了心理准备,可是,连累家人跟着他一起被砍头,特别是天真可爱的孙子孙女,他也是心疼

    “我只想搞清楚,到底是谁在私下耍的阴谋手段,连累这么多人跟着我们受处罚,不然死不瞑目!”范礼贤脸色铁青。

    弹劾宋王的事情他不后悔,可行为虽然是正义的,但是组织者在落实过程中出现了重大失误,导致支持者遭到致命结果,那就是连累!

    而且失败的匪夷所思,失败的毫无头绪,他就开始不断的推敲,怎么也没有找到漏洞。

    人往往就是这样,越是想不到,越是绞尽脑汁的去想。

    “你也知道工部的贪腐情况多严重,而宋王做事情向来横冲直撞,如果被他揪着不放,将会有多少人丢官罢职甚至掉脑袋?”

    “关键是,工部左侍郎是孙阁老的学生,他要是被拖下水,孙阁老就会有大麻烦,楚王一系肯定不想宋王监管工部,而赵王一系恰恰相反。”

    “我们弹劾宋王这件事,在京城的官员里面不算秘密,国子监学生围堵皇城门的事情,不是楚王就是赵王的手段!”

    “楚王利用我们阻止宋王监管工部,赵王利用我们引起皇帝的愤怒排除异己,实际上,科道官员就成了斗争的工具。”

    “现在说这些都没意义了,来,我们老朋友一场,向来是肝胆相照,愿来生我们还能继续做朋友,为兄敬你一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周铧举起酒盅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