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三十三章 内廷势力 上 (求推荐,求收藏)
    作为盛隆帝最心腹的司礼监掌印太监,孙安柏自然也有敏锐的嗅觉,原本只有楚王和赵王争夺皇位的局面,现在开始可能要加入一个宋王了。

    皇朝现在是外有强敌,北地的北锦防线时刻面临着金国的威胁,如果防线失守,京师的安全就无法得到保障。

    而朝廷钱粮紧缺,文官集团不断的内耗,士绅兼并土地严重,常设军队基本上没有战斗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迫切需要一个性格坚韧手段强硬的皇帝,外御强敌的同时清理内部弊端。

    但另外两个皇子所受到的教育和展现出来的行事风格,很难承担盛隆帝的期望,关键在于,这位万岁爷身体日益虚弱,没有时间亲自整顿了。

    盛隆帝别看寿命只有四十九岁,算算天明皇朝的历代皇帝,寿命已经是比较长的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成祖皇帝夺位后,他这一系子孙后代的寿命都很短,长寿的没几个。

    自己因为葛胜的事情得罪了宋王,可能要为日后留下祸根,万一对方登基成为皇帝,他想要到凤阳给太祖皇帝守陵,恐怕都难以实现,或许得到的是三丈白绫,留个全尸就不错了。

    孙安柏急忙向乾清宫走去,既然已经感觉到了危险的降临,那就必须尽快做出应对,主动总比被动的效果好。

    “干爹!”刚出门的陆彬,看到孙安柏后,急忙站到一边躬身行礼。

    “陆彬你这急匆匆的,是要出宫吗?”孙安柏纳闷的问道。

    乾清宫值班的通常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四大秉笔太监每人值守一天,按照规矩,只能在乾清宫伺候皇帝,有事情吩咐别的太监去做,陆彬既然外出,那肯定是得到了皇帝的旨意。

    “是这样的,万岁爷要儿子到宋王府,宣宋王殿下等会到坤宁宫吃晚饭。”陆彬毕恭毕敬的说道。

    孙安柏点了点头,示意陆彬离开,他心里也有了一些推测。

    皇帝下旨从朱睿昇的手里救了葛胜一命,这个举动却等于是削弱了锦衣卫都督的权威,所以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表示对他的安抚。

    “葛胜的伤势怎么样了?”盛隆帝看到孙安柏进来,随意的问道。

    “多谢万岁爷挂念,只要多休息一段时间,就没有什么大碍,或许会有些行动不利索。奴婢认为葛胜已经不适合担任东厂厂督了,请您重新考虑别的人选。”孙安柏说道。

    “也好,朕会考虑的,你让他安心养伤,以后就在司礼监值守吧!”盛隆帝笑了笑说道。

    幸好主动来表明态度,要不然就麻烦大了!

    孙安柏听到盛隆帝的话,感觉心底发凉冒寒气,皇帝连乾清宫都不准许葛胜值守,可见即便自己不说,东厂厂督的座位也坐不了两天,甚至还可能牵连自己,留下恶劣的印象。

    他纳闷的是,这才短短几天时间,宋王对皇帝的影响力就达到了这种程度,不是亲眼所见,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王爷今天下午在指挥使衙门的举动,在我们皇朝历史上都能留下浓重的一笔,差点就把东厂提督太监打死,自从有东厂以来,厂卫之间闹冲突却是这样的结果,您是独一份。”

    “葛胜落到这个下场,说起来也是自取其辱,舍不得放弃东厂的地位,却不分尊卑狗胆包天,估计万岁爷不会再把东厂交给他了。”陆彬来到王府说道。

    他是专程到宋王府宣旨,要朱睿昇今天晚上到坤宁宫吃晚饭的,葛胜挨打的事情,自然就是很好的话题,这里面其实也掺杂了他的小心思。

    东厂提督太监,向来是司礼监第一秉笔太监兼任,可葛胜仗着和孙安柏的关系好,一直死死的占着这个位置,他虽然也叫孙安柏干爹,但这件事,他对这位掌印太监是很有意见的。

    “怎么,陆公公想接手东厂?”朱睿昇貌似很随意的问道。

    这也很正常,秉笔太监的权力虽然很大,可最后审核的却是掌印太监,还得遵从皇帝的意思,顶多也就是动一点小手脚。

    可接管东厂后就截然不同了,这是实权职位,有权必然会有钱,哪怕是不贪污,油水也异常丰厚,更重要的是,担任厂督对秉笔太监的职务也有加成,影响力顷刻间水涨船高。

    “我们司礼监有四个秉笔太监,老奴、葛胜、梁介和孙宝良,而最不受孙公公待见的就是老奴,他肯定不愿意把东厂给我,如果能接手东厂,老奴愿意供王爷驱策!”陆彬说道。

    盛隆帝对朱睿昇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不止是把锦衣卫交给了他,而且还纵容他杖责东厂厂督,这也充分显示了宋王的前途一片光明,未必就不能争一争皇帝的宝座。

    楚王和赵王,由于从小就由大学士们教导,对宦官的态度有些冷淡,能够看上眼的,也就是孙安柏,这个老太监的势力最大,像陆彬这个第一秉笔太监,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瞧,完全就是奴才。

    尽管陆彬也想方设法的寻找机会,在两个王爷面前混了个脸熟,可他心里明白,以后被撵走当镇守太监或者守备太监,这已经是烧高香了,掌印太监是想都不要想的。

    而宋王朱睿昇的出现,给了他一丝期盼,特别是葛胜触怒了朱睿昇,差点就被打死,也出现了一个难得的机遇。

    “东厂厂督是由父皇来决定的,如果父皇垂询我的意见,本王自当为陆公公说话,毕竟我们以前也没有什么来往。”

    “东厂现在乌烟瘴气,都是一群正事不干的废物,我倒是希望陆公公到任后,能好好的整顿一下。”朱睿昇笑了笑说道。

    陆彬为人心黑手辣,行事风格向来不受孙安柏所喜,因此,打破了司礼监的传统,连东厂厂督的职务也交给了葛胜。

    可说实话,这个老太监的操守,比葛胜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陆彬好权力而不贪,有智谋有手段,有自己的政治抱负,对国家大事有独到见解,而且还是个聪明人,能力更是不用担心。

    坐在第一秉笔太监的职务上这么多年,也没有被孙安柏踢走,能是简单角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