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三十五章 内廷势力 下 (求收藏求推荐)
    把翰林院文章、武库司刀枪、光禄寺茶汤和太医院药方,并列为天明皇朝的四大不靠谱,这里面虽然有一些水分,可负责皇宫膳食的光禄寺,的确是相当不靠谱的存在。

    光禄寺是干嘛的?

    最初是负责皇宫的膳食,负责国宴和重大场合的宴席,连御膳房都是这个机构在负责,厨师多达三千多人。

    每顿饭不是大鱼大肉,就是油水太重,把天明皇朝的皇帝吃的无比腻歪,不得不让太监来负责饮食,情况才略有好转,这就是所谓的尚膳监。

    “今天朕答应了孙安柏求情,没让你把葛胜打死,是不是觉得朕对你的支持力度不够?”盛隆帝端着酒盅说道。

    “启禀父皇,东厂和锦衣卫原本是我们皇家制约文武百官的重要手段,之所以变成现在的烂摊子,沆瀣一气混乱不堪,没有发挥应有的职能,葛胜这个提督太监是要负主要责任的。”

    “但他终究伺候了父皇三十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果把他杖毙,未免会影响到父皇的声誉,宦官们或许以为您不念旧情,从此与皇家离心离德,所以,儿臣原本也没有想要他的命。”朱睿昇说道。

    尽管葛胜能留着一条命,是宫里的旨意来得快,但是不可否认,如果朱睿昇真想要弄死葛胜,其实非常的简单,简单到一棍子就结束了,即便孙安柏行动再快,时间上也是来不及的。

    “其实朕也知道,葛胜并不是做东厂提督太监的合适人选,但他毕竟跟着朕三十多年,忠诚度是没有问题的,但那是以前,朕决定任命你做锦衣卫大都督,就是要做出改变。”

    “我们天明皇朝内忧外患,皇权要是再像以前那样被文官所压制,那皇朝就要毁在朕的手里了。你记住,最紧张天明皇朝江山社稷的,永远是我们朱家,文官武将皆不可信。”盛隆帝说道。

    “儿臣谨遵父皇教诲!”朱睿昇站起来,跪倒在地磕了个头。

    “平身,对东厂厂督的人选,朕想听听你的见解!”盛隆帝问道。

    “内廷被孙公公管理十二年了,他忠心耿耿为人谦和谨慎,但就如同父皇所说,这不是盛世,儿臣以为陆彬可担此大任,兼任东厂厂督!”朱睿昇说道。

    盛隆帝微微一笑,他知道朱睿昇对孙安柏维护葛胜的事情,心里还是余怒未消,也知道朱睿昇和陆彬并没有什么来往,甚至以前很少见面。

    “陆彬,你听到宋王的话了?既然他推荐了你,朕就任命你做提督太监,把那个烂摊子给朕梳理好,不要辜负宋王的一番心意。”盛隆帝说道。

    “老奴叩谢万岁爷信任,叩谢宋王殿下赏识,当殚精竭虑恢复东厂职能,成为万岁爷的眼睛,誓死捍卫皇家尊严!”陆彬心中大喜,急忙跪下磕头。

    诏狱的门打开了,骆鸣和罗益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今天晚上他们要借着东风,收拾蔡汉昌和秦定远等人。

    他们的家人今天下午的时候都来探过监,知道了葛胜差点被打死的事情,心理上绝对崩溃了,最大的靠山都这般下场,何况他们这些小鱼小虾了?

    在诏狱的审讯室,骆鸣和罗益刚刚落座,二十四人就被带到了眼前,看看他们的脸色,那是相当的难看,秦定远的脸色甚至有些苍白。

    做梦都没有想到,拜的干爹葛胜,对上宋王朱睿昇,那是轻而易举的被碾压,这也就是说,骆鸣要弄死他,那也是轻而易举的小事。

    “有些事情我就不说那么明白了,本座向大都督提出建议,免掉你们的职务,目前所递交的呈文,已经得到了大都督的批复,从现在开始,你们除了是犯人,没有别的身份。”

    “念在我们共事一场,本座给你们指条明路,新任的北镇抚司镇抚使罗益罗大人,会给你们提出具体要求,这是本座提出来的忠诚考验,你们自己掂量一下。”骆鸣笑着说道。

    他之所以把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就是要树立宋王朱睿昇的正面形象,这就是他存在的价值。

    罗益就把朱睿昇的三点要求,仔细说了一遍,他现在已经是北镇抚司的镇抚使了,骆鸣递交申请,朱睿昇朱笔批复,不过几分钟的事情。

    “骆大人,你能做到这三点?”秦定远震惊的问道。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在王爷手下做事,首要的就是忠心,你们瞧瞧本座还担任指挥使,这就是回报,我积极揭发退赃,得到了王爷的原谅,相信对你们有所启发吧?”骆鸣说道。

    不但要揭发锦衣卫内部的吃空饷、营私舞弊和草菅人命,还得交代自己受贿和行贿,连官员的隐私也在内,这样的行为,简直是在自掘坟墓,要是让万岁爷知道,九族都不够杀的!

    骆鸣丧心病狂的想出这样的办法,难怪能得到大都督的谅解和重用,在锦衣卫指挥使的宝座上安然无恙,谁不喜欢这样的好狗?

    “我们要是按照要求做,能落什么样的下场?”蔡汉昌问道。

    “交代清楚,家产会给你们家人留一点,至少饿不死人,你们就在诏狱养老吧,多少也能受点照顾,等到王爷心情好的时候,或许还能出来,如果搞对抗或者说假话,那就满门抄斩!”骆鸣说道。

    这就不是假话了,蔡汉昌和秦定远等人松了口气,要是骆鸣大包大揽,说交代了就能既往不咎,铁定是陷阱!

    “骆大人,那我们这些人呢?”一个百户问道。

    “简单,你们属于从犯,谁表现的最为忠诚,谁就能官复原职,毕竟大都督也是用人之际。但你们给我记住,不要耍小聪明避重就轻的说假话,说得多了就算你们自己相信,本座却是不信的,那结果......呵呵!”骆鸣笑着说道。

    这些人都知道,想要瞒过宋王朱睿昇这个大都督可能容易,他毕竟没有接触过政务,但要想瞒过骆鸣这个老江湖,那近似于奢望!

    这条狗为了活命,投靠的居然如此彻底,简直匪夷所思!

    可是他们哪里知道此刻骆鸣心里的疼痛,他和大多数高层军官的家产,今天晚上就要缩水百分之八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