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三十九章 衰败的京营 一 (求推荐求收藏)
    “父皇请放心,锦衣卫的军队编制不属于兵部管辖,走的时候我宣称是大都督卫队,等到了江南安顿下来我再改个名字,变成专门护送商队的锦衣卫附属军队,不走朝廷的军饷。”

    “兵部要是还叽叽歪歪的,那大家就掀桌子,别以为兵部那些烂事经得起调查!锦衣卫并非不知道兵部的烂账,只是碍于撕破脸,对朝廷的声誉有损,暂时没法和他们计较而已。”朱睿昇说道。

    四大不靠谱之一,就有武库司的刀枪,由此可见,兵部的水比工部还要混,一屁股屎擦都擦不干净。

    “万岁爷,宋王殿下这次到江南,虽然是要做买卖,可名声终究不好听,应该有个具体的名义,比如说让锦衣卫接管市舶司,所得的商税用来给锦衣卫发军饷,减轻户部的压力!”陆彬在一边说道。

    这就是他对朱睿昇提名的回报了。

    市舶司是什么机构?

    是专门负责海外贸易审核发照,检查货物人员,收取商税的衙门,大宋皇朝和大元皇朝,都有这样的机构。

    天明皇朝在羊城设有怀远驿、在甬城设有安远驿、在榕城设有来远驿,由当地的布政使司管理。但是,安远驿早就撤销了,一直也没有恢复,为此,甬城的私自出海行为和逃税现象格外严重。

    “这个提议倒是可行,禁海令目前形同虚设,恢复安远驿也势在必行,只要不低于市舶司以前的税银数量,内阁也不会有什么话说,三个市舶司一年下来也就是十多万两银子。你有什么想法?”盛隆帝问道。

    “儿臣愿意接下市舶司的差事,按照朝廷的定额,直接把税银送到内库,还想请您授予我巡视江南查办官员的权力,选择一到两个监察御史和儿臣随行,收拾一批地主豪绅海霸,敲打敲打江南的官员。”朱睿昇说道。

    “你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睿昇,锦衣卫本身就有监视官员的职能,只要证据确凿,监察御史清除王命旗牌就能处理,给了你这样的权力,内阁是不会答应的,朕现在也不想和他们撕破脸。”

    “至于名义,朕就说叫你巡视江南各地的锦衣卫,并且到金陵巡视皇城状况,或许在浙省、皖省和赣省交界周围,选择一块封地,陆彬,按这个意思通知内阁,让他们不要胡思乱想。”盛隆帝想了想说道。

    旨意到了内阁所在文渊阁,阁老们果然没有什么强烈的反应,更没有否决锦衣卫接管市舶司并且恢复甬城安远驿的决定。

    朱睿昇到江南巡视锦衣卫各地的千户所和百户所,这是职责所在,找不到反对的理由,更何况,还有都察院的监察御史跟着,更是让人放心。

    至于他们的心里怎么想,就知人知面不知心了。

    “锦衣卫本来就过于臃肿,这次宋王殿下去江南巡视,又扩编了一个卫的实力,似乎有些不太妥当,你们兵部是什么意思?”孙东清问道。

    对天明皇朝的军队系统来说,别说是一个卫的兵力,就是十个二十个的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来,百万大军面对五千多人的锦衣卫,对比太强烈了。

    孙东清这样说,是担心锦衣卫势力扩张的太厉害,会给文官集团造成致命的威胁。如果锦衣卫加大监视力度,搜集各地官员和将领的情报,那将是极大的麻烦。

    他作为首辅,当然了解现在官员和将领们的状况,大多数都是有问题的,文官这个巨大的利益链,牵扯起来一抓一大串。

    宋王或许想不到这层,只怕这件事的背后,有皇帝伸手的意思。

    “阁老不是不知道锦衣卫的特殊性,对于宋王殿下的行为,兵部是没法拦阻的,而且有皇上许可,兵部阻挠就是抗旨。如果阁老认为此举不妥当,下官愿意与阁老联名进谏。”兵部尚书梁道芳不咸不淡的说道。

    锦衣卫是特殊的存在,保障皇室的安全,监视百官的动向,或者说,厂卫是老朱家最后的屏障。

    兵部拿走了大部分的兵权,却不敢对锦衣卫伸手,那势必将会引起皇帝的强势反弹,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也再所不惜。

    因此,朱睿昇要扩编一个卫的实力,梁道芳是不会主动站出来触霉头的,经过上次的国子监围堵皇城门事件,盛隆帝憋着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京师楚王府。

    “徐师傅,您可能想得有点多了,给锦衣卫增加一个卫的兵力,并不会对大局形成什么威胁,我们都清楚老九的性格和关系,在朝中并没有支撑点,就这么摆开依仗到江南转一圈,能做什么?”

    “依我看,他这次的举动,倒像是到南直隶一带躲避京师的压力,田刘氏的事情爆发出来,京城一带的士绅齐声指责,而时间是最容易抹平记忆的,等他年底回来,也就没人再提这事了。”

    “我担心的是,父皇可不要把他的封地放在江南,最少不能放在南直隶,那里是朝廷的税负重地和粮仓,又有一套六部的班子,如果封地在闽粤或者湘赣,那倒是可以接受。”朱睿远说道。

    朱睿昇如果把封地选在南直隶或者浙省一带,那是绝对无法接受的,江南的确的精华就在这两地。

    天明皇朝设有两个京城,所谓的两京一十三省,说的就是京师顺天府和金陵应天府,金陵也有一套朝廷班子,比如六部分为京师六部和金陵六部,而金陵六部负责南直隶的政务,但户部却管着南直隶和浙省、赣省、湖广四地的税粮,兵部管着南直隶几十个卫的军队。

    万一朱睿昇起了什么心思,把江南地区作为割据的地盘,那对天明皇朝来说是极大的麻烦。

    “王爷说的有道理,大概是老臣想多了,自从成祖皇帝从金陵迁都到北方,江南一带再也没有见到过皇家嫡系血脉,而皇家成员,也没有再到金陵老皇城去过。”

    “至于封地的事情暂时不用着急,宋王殿下选好了也没戏,皇上短时间内不会放宋王就藩的,如果真这么做,那京师内别的皇子怎么办?没有立太子之前,所有的王爷都不可能离京。”

    “宋王的事情是小事,他选了江南的封地也未必能如愿,老臣担心的是,为什么锦衣卫已经把科道官员抓进了诏狱,可到现在也没有处理,这好像说不通啊?”孙东清皱着眉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