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四十三章 衰败的京营 五
    “干爹,您老对京营的状况心知肚明,仓库里的储备名不副实,一次把这么多东西抽走,特别是那些火器,想要补起来就难了!”王浩祥说道。

    “那是兵部、工部和户部的事情,万岁爷对京营的弊端恨得咬牙切齿,可碍于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又有些投鼠忌器,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御马监平时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万岁爷既然支持宋王殿下组建大都督卫队,那御马监必须要有自己的态度,执行也要到位,你以为他们有胆量敢拒绝这个要求?”

    “光想着当貔貅,又没有貔貅的本事,不吐出点来怎么行呢?再说,每年兵部的几百万两银子军饷,起码一半都被贪污了,这点东西对他们来说,九牛一毛而已!”陈竹风平静的说道。

    兵部衙门尚书值房。

    听到吴成林的话,兵部尚书梁道芳眉头一皱,他虽然是文官出身,可担任兵部尚书之前,当过监察御史和巡抚,还以兵部右侍郎的身份督边,当然知道京营里面的龌龊事。

    实际上,贪污腐化和走私,这也成了天明皇朝军队里的常态。

    他是湖广一系的领袖,从小就家庭富足,而且身为阁老,湖广每年的冰炭敬数目巨大,所以并不缺钱,也没有从军饷、装备里面捞好处。

    但问题是,湖广本地和在京的将领里面,却有很多人是靠着他的庇护才喝兵血吃空饷,对此梁道芳也是无可奈何,官场这个大染缸跳进来,想清清白白做人,那是不可能的。

    要是他敢不讲人情关系,就得不到本地官员和朝廷重臣的支持,就做不成这个阁老,大环境就是如此。

    当阁老的目的是施展抱负为国家效力,可真当上了,却陷在泥潭里拔不出脚来,不得不同流合污,这简直是一种讽刺!

    “宋王殿下不就是多要了两千辎重兵吗?多大点事啊?那些官兵平时在军营闲着没事干,十天半月的也不操练一次,都快成养老营了!调到锦衣卫,也是给京营减轻压力,户部已经没钱发军饷了。”梁道芳说道。

    “大人,这次宋王殿下从京营调的马匹、火器、车辆、牲口实在是太多了点,给京营储备带来很大的缺口,万一遇到突发事件,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宋王殿下还要把转入锦衣卫的官兵,以前的欠饷全部都结算完,京营的将领们认为这样做太过分。”吴成林说道。

    他是负责京营日常事务的兵部高官,从得到消息开始,各个卫所的将领们就不断的找他,目的就是给人不给东西,像是刀枪弓弩、火枪这些武器,锦衣卫又不是不能制造,凭什么要从京营调拨?

    其实更深的原因是,锦衣卫如果把撑场面的装备物资调走了,京营的将领们就得自己想办法弥补,那是要自掏口袋的。

    怎么会这样呢?

    那是因为武备库的账目上面,有着大量的储备,而且储备已经被走私到了边境换成了银子,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一件武器入库。

    换做以前也无所谓,继续做假账再向工部下订单就是,可现在的麻烦在于,户部的银库里没有钱,工部没有原材料,没法生产!

    给工部供应生铁熟铁的商人,个顶个的背景很深,能做这样的买卖,在朝堂高层肯定有撑腰的强大关系,向来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没钱就不要开口。

    “我们皇朝就因为这些人,导致军队羸弱,边军几十万人缺员达到四成多,大量的生铁和皮革,还有数不清的火器,被走私到瓦剌、鞑靼和金国,老夫饱读诗书,却在利益团体面前无可奈何,想想也觉得悲哀!”

    “你告诉他们,夜路走多了总会撞到鬼的,谁拉的屎谁自己擦屁股,要是激怒了宋王殿下,那麻烦就大了,他们不是貔貅,吃了这么多年,也该吃撑了!现在的锦衣卫可不是以前的锦衣卫,兵部衙门的庙太小,镇不住一个皇家亲王出任的大都督。”

    “欠账还钱天经地义,拖欠的军饷必须要结清,调拨的刀、枪、弓弩、火枪和大炮,配属的帐篷、羽箭、火药、弹丸、马匹、草料、车辆和牲口等,一样都不能少,敢弄虚作假,自己还是回家找绳子上吊去吧!”梁道芳冷冷的说道。

    快到傍晚的时候,王浩祥和吴成林回到了京营提督衙门,御马监和兵部作出了回复,不反对增加这些辎重兵,也同意结算拖欠的军饷,武器、马匹和粮食物资等,也如数拨给锦衣卫,三天时间肯定能够办妥当。

    “我们的祖辈和父辈都是皇朝军方重臣,虽然被文官集团逼着不能插手军队,但京营的破事却知道的清清楚楚。这里的职位,那可是皇朝军队里有名的肥缺,论丰厚程度仅次于边军,拿他们这点东西,真是便宜他们了。”焦骏恨恨的说道。

    “人呢,总得要往前看,过去的事情我们管不着,现在发生的事情我们没法管,但未来呢?只有掌握了制定规则的力量,才有资格拨乱反正。”

    “我就当京营已经废掉了,这里就是猪圈,十几万军队的兵血,养着一群日益肥壮的蠢猪,等我拿到了绳子和杀猪刀,咱们再来慢慢的放血吃肉!”朱睿昇说道。

    京营的糜烂已经不可救药了,皇帝和内阁没办法,朱睿昇目前也没办法,想要处置这十几万军队,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因为弊端背后存在的利益链太恐怖了。

    这条利益链,包括了御马监的太监,兵部、工部和户部的高官,京营的将领甚至是边军的将领,京营要是爆发丑闻,势必牵扯出大量的官员,那将会给为数不多的士气,带来致命的打击。

    天明皇朝的民众和士林,内心会对皇朝无比失望,以为大厦将倾,各地势必产生剧烈的动荡,这也是很多人有心无力的根本。

    朱睿昇的意思是,先把这些祸害军队的将领们当猪养着,等到自己的新军训练结束,部队形成了战斗力,解决了北地的威胁,江南的工商业能够提供稳定的财源,再来和这些人算总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