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四十八章 生财有道
    朱睿昇受命下江南,经过皇帝同意,在京营的五军营、神机营和神枢营抽调精锐人马,组成了一支锦衣卫大都督卫队。

    这件事从一开始就受到各方势力的强烈关注,生怕出现什么兵变这类的事情,纷纷派人盯住京营。

    但是朱睿昇只去过一次,交涉完之后就没有再露面,而负责训练的五个勋贵子弟呢,也都是众人眼里的平庸之辈,加上诡异的训练方式,大家也就放了心。

    这样的军队除了到江南做仪仗队耍威风,别的用处实在不大。

    “现在的宋王殿下,可能没有要做皇帝的心思,但王爷您要知道,人是会变的,当他手里的力量足够强大,或许就是另外一种想法了。”徐朔说道。

    “徐师傅,您这是个莫须有的推论,要是我用这样的话向父皇进谏,估计会被劈头盖脸的骂出来,反正江南方面也有咱们的人,盯着点就是了,没有确凿的证据,千万不要妄加猜测,父皇要是因此怀疑我,那就得不偿失了。”朱睿谦摇了摇头说道。

    军队讲究是慈不掌兵,他虽然也有兄弟情分,但遇到威胁的时候,所谓的亲情就是个笑话。

    如果朱睿昇真的暴露出心思,想要角逐帝位,成为了他的绊脚石,朱睿谦必然要采取行动,可眼下只是一个站不住脚的推断,他就不乐意了,现在最大的对手是楚王朱睿远,平白无故的招惹朱睿昇,那不是多了一个敌人吗?

    这些文官就喜欢搞阴谋论,无端猜测别人的行为,什么都要引到威胁方面,连朱睿昇也不放过,接下来是不是要对付老五和老八了?

    一辆辆的马车驶入王府,大量的黄金白银、珠宝玉器和古董字画,被卸下来送入库房,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

    这是秦定远等人家里的赃款,数量比上次骆鸣等人的赃款还要多,多的朱睿昇有些后悔没有杀他们了。

    “启禀王爷,咱们王府银库里的银子,现在已经达到四百多万两了,这次到江南的本钱,应该够了吧?”萧海忠问道。

    “丝绸的成本大约是三到四两银子一匹,天明皇朝市价是六两到七两银子,卖给海外商人能拿到十两白银,妆花彩缎能卖到十五两以上,江南的丝绸产量大约是两百多万匹,三大制造局占据了五十万匹,大型织坊占据六十万匹,中小散户占据一百万匹左右。”

    “想要控制市场价,就得控制至少一百五十万匹丝绸,这样需要最少六百万两白银,你明天到司礼监找孙安柏,提取一百万两,基本也就够了。”

    “等过几天江南地区百户以上的军官来京述职,我估计从赃款里面还能抄出这么多钱来,他们在当地很是逍遥,不止是吃空饷喝兵血,还贪污受贿勾结商人,说起来是日进斗金,一个个富得流油啊!”朱睿昇说道。

    光是锦衣卫在京的将领和军官,加起来一百四十多人,就能抄出四百多万两银子,难怪锦衣卫的名声臭不可闻,这得是做了多少肮脏事,才落下如此惊人的赃款?

    天明皇朝一年的收入才七百多万两银子,想想各级官员的贪污受贿,已经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王爷,等到了江南已经是九月中旬了,理顺各地的锦衣卫也需要时间,如果把这笔钱都用来收购丝绸,我们手里就没有活钱了,这样还是不行,是不是跟内廷多借一点?”萧海忠问道,他也知道流动资金的重要性。

    “借多了会有麻烦的,到了江南之后,有的是钱等着我挖出来,贪官污吏、地主豪强,特别是那些不法的商人,连钱带货我都要,你就别操心了。”朱睿昇说道。

    通过整顿锦衣卫得到的结论,他现在是真的不为钱发愁了!

    江南的贪官污吏和地主豪强,数量远比锦衣卫的将领军官大百倍,只收拾那些横行霸道、欺压良善、欺男霸女、视人命如草芥的少数人,他估计自己的胃就撑爆了!

    大都督卫队的事情,逐渐的没有了新鲜劲,京师官员的眼睛,也逐渐转移了方向,而到了八月中旬的时候,江南各地千户所的军官们,也陆续来到了京师述职。

    这还是千户所的军官,第一次大规模到京述职,平时没有重要公务,是不会来京师的。

    指挥使骆鸣给出的“理由”是,宋王朱睿昇刚刚就任大都督,提前见见各地的中高级指挥官,听听各地的情况,大家也都没有怀疑。

    “骆大人,您为什么要扣押我们,到底我们犯了什么罪?”

    锦衣卫金陵千户所的千户葛忠文、副千户盖宝胜、侯俊德,外加十个百户和十个试百户,刚到指挥使衙门,就被骆鸣下令扣押起来,关到了一处隐蔽的院子里,而且是分别关押。

    这是一处锦衣卫的产业,表面上是一处京城士绅的宅院,但实际上却是锦衣卫的秘密关押地点。

    里面有二十多个单独的房间,有专人负责看管,在这里不允许随便说话,条件当然要比诏狱好得多,还有个小食堂。

    面对葛忠文的询问,骆鸣微微一笑说道:“诸位弟兄,先不要慌张,自从宋王殿下接管锦衣卫之后,每个百户以上的军官都要履行一道手续。京城方面已经全部完成了,你们有点耐心,等会北镇抚司的镇抚使罗益大人,会来负责这件事。”

    然后说道:“本座知道大家私下里有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我也不例外,希望弟兄们要识时务,不要隐瞒也不要说谎话,实事求是的说,宋王殿下就要到江南巡视了,以后用到你们的地方还有很多,别心存侥幸,这是我作为老上官,对你们的一点忠告。”

    金陵千户所的中高级军官,一听就明白了,合着这次来京城的目的,是打算抓大家的尾巴,从此是死是活全在大都督的一念之间,这种行事方式,实在是太狠毒了!

    “大人的意思属下等明白,一定好好配合交代,只是原来北镇抚司的秦镇抚使,难道高升了?”葛忠文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