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五十章 挨撞了
    为什么要先到甬城呢?

    甬城港口属于深水港,非常符合日后海军发展的需求,而且这里是市舶司的驻地,大量商人聚集在这里做买卖,出海也基本从这里启航,可以说在天明皇朝,也属于非常繁华的沿海港口城市。

    甬城港是朱睿昇组建海军的南部三大基地之一,以舟山岛为海军陆战队训练基地,主要负责对海外各国的贸易,比如向南亚美利加洲和北亚美利加洲派遣商船和海军,抢占这两个大陆的资源。

    向南的鲤城作为分基地,主要方向是台窝湾,这时候已经被荷兰东印度公司所占据。

    再向南将会在琼山设立第二个基地,主要方向是从南部海域一直到澳洲,包括交趾和吕宋。紧接着就是马六甲海峡的第三基地,包括两岸的国家和安达曼尼科巴群岛在内,守住这条重要航道。

    天明皇朝的商人出海,其实就是到南洋各国,远一些的能够到达印渡和非洲东海岸,包括霍尔木兹海峡一带,这是当年三宝太监的航线,海图被很多商人所知。

    北部三大基地是鲁省的莱州、津城和东北地区的滨城,莱州方面主要是针对东瀛,而滨城方面主要是针对高丽,分基地是盖州。

    “大都督,前面就是长江入海口,我们现在到了松江府,按照有风的条件,预计今天晚上就能抵达甬城。”金陵千户所的千户葛忠文说道。

    “知道了,在海上这几天时间大家也非常辛苦,等到甬城安顿下来,先休息一天再说公务的事情。”朱睿昇笑着说道。

    这时候船只在海上航行,主要是靠风力驱动,风大的时候能够到三十多公里每小时,没风只能靠着人力划桨,所以平均速度大约是二十公里每小时。

    从津城出发到甬城大约是一千六百多公里,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才能赶到,这是在顺利的情况下。

    朱睿昇一路上还好点,但是其余的人,大部分都出现了晕船的现象,刚开始的两天,吐得是稀里哗啦,饭都吃不下去。持续了四五天时间大家才觉得好了一些,看着若无其事看书喝茶的朱睿昇,心里异常羡慕。

    “宋王殿下强抢田刘氏,我还以为他是个好色之徒,没想到,一路上田刘氏明天晚上都和两个侍女住在一起,宋王殿下对她好像根本无视,有些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啊!”肖溯站在船头看着远处的江流,压低声音说道。

    田刘氏这些天就和两个侍女负责顿茶倒水,大家也慢慢熟悉起来,可她和朱睿昇之间,看不出一点男女方面的关系,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甚至可以说,田刘氏是发自内心的照顾朱睿昇,并不是受到了逼迫。

    “我也认为做事鲁莽、行为粗暴、全无心机这些词,和宋王殿下压根不沾边!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些天接触下来,反而对他有种胸有丘壑、志向高远的感觉!”

    “你看他,每天都忙着和传教士谈论海外诸国,通过锦衣卫军官们了解江南的各种情况,竟然还学习外国语言,学习能力和速度快的惊人,连传教士都夸他是天才,这种好学的人,不可能是个莽夫!”姜宝坤说道。

    言官们对朱睿昇都不怎么待见,这位亲王喜武厌文,对文官相当的厌恶,行事风格粗暴蛮横,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给人的印象很不好。

    可是两人此次跟着下江南,在船上的这几天,却发现以前的那些认识,不能代表朱睿昇的全部,

    “天杀的,他们居然要撞我们,快转向!”船主在一边大喊着说道。

    砰的一声,客船被撞得东摇西摆,差点就翻了船!

    肖溯和姜宝坤,被外面的锦衣卫校尉一把拖住,差点就落到水里,吓得脸色有些发白。

    朱睿昇正在喝茶聊天呢,猝不及防之下,一杯热茶全撒在了衣服上,旁边的骆鸣更倒霉,把鼻子给撞破了,其余的几个也是东倒西歪。

    大家稳住身形,从房间的窗户可以看到,三艘大船从旁边紧贴着驶过,船上的那些五大三粗的汉子,一个个流里流气的,一瞅就知道不是好东西,一边大笑一边说着风凉话。

    “瞧瞧,最近几天没撞人,你们的手艺退步了!”

    “是啊,没看到落水的好戏,麻的,是不是在秦淮河玩的太舒坦了,现在还没恢复力气?”

    这三艘船从入海口刚进入大海,属于长达五六十米的双层大船,体积比客船大了很多。本来双方都是向南航行的,没想到,对方居然转了方向,故意向客船撞了过来!

    “一群草菅人命的王八蛋,居然丧心病狂的以撞船来取乐,看样子这种行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几艘船,必然有很多屈死的冤魂!”

    “骆大人,到了甬城后,麻烦锦衣卫查查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当地的官府是怎么做事的,如此放任不管!”姜宝坤气的浑身哆嗦。

    “对,他们行驶的方向和我们相同,或许也是到甬城的,下官一定要弹劾当地的官府和水军,敢这么毫无顾忌的行凶,背后必然有撑腰的,这些关系户都该受到天明皇朝律法的严惩!”肖溯铁青着脸说道。

    要不是船上的船工反应快,客船肯定会翻,这可是在海里,他们又不会游泳,后果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堂堂的巡按御史,士林中视为楷模的清流,还没到地方,就出师未捷身先死,太憋屈了!

    “钱召武,问问你们杭洲千户所下辖甬城百户所的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骆鸣顿时大怒,拿着手绢捂住鼻子,对着旁边一艘船喊道。

    这两艘船体积也不小,船舱分为上下两层,甲板上是单层木结构,下面还有一层。

    一艘是朱睿昇和锦衣卫两个高官,再就是浙直地区副千户以上的高官,还有两个外国传教士和侍女。

    另一艘是浙直地区的锦衣卫百户军官,跟随的王府侍卫、书吏和一名御医,还有特意挑选的厨师。

    两艘船道浅海区停下,放下船锚,中间放了木板,锦衣卫杭洲千户所的千户钱召武,把甬城百户所的百户苏崇光叫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