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五十五章 经略江南 一
    金陵宝胜店是一家中等规模的牙行,位于秦淮河岸边的绸市,就是专门买卖丝绸的市场。

    牙行,专门指那些在市场上为买卖双方说合、介绍交易,并且抽取佣金的商行或中间商人,也叫做经纪。

    但牙行这样的经纪机构,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开,必须自身有一定数量的资产作为担保,经过官府颁发牙帖,就是营业执照,这才有资格做经纪业务。

    宝胜店的东家兼掌柜,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他刚送走两个客户,拿到一笔佣金,心满意足的坐下来喝茶。

    九月份是江南地区丝绸交易的好时候,因为按照季节风向,一般是在十月后和来年的三月前下西洋,别的时候不太适合远航。

    他穿着干干净净的长衫,看起来倒像是个饱读诗书的读书人,但是眼睛里却透着几丝商人的精明。

    一个穿着丝绸衣服,大腹便便的胖子,气喘吁吁的走入店内,他的年纪在五十岁开外,胖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腰带上悬着玉佩,手上带着大宝石戒指,有种暴发户的气质。

    年轻人看到他进来,急忙站起来走到门口。

    “苏弘文,九日前,必须赶到杭洲城西湖南岸的万松书院西郊,找四通客栈的掌柜,暗号是乙等训练班,上面有重要任务安排。恭喜了,我们密谍终于获得启用了,千万不能耽误事!”对方压低声音说道。

    说完后转身就走,一个字都不多说。

    苏弘文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神情似乎有些失魂落魄,站在门口足足十来分钟,这才回到屋里。

    他家从成祖皇帝时期就从上十二卫的小官,被选入锦衣卫充任密谍,但是京城北迁的时候,却奉命留在了金陵城,继续监视这里的官吏和军队动向,到他,已经是第六代人了。

    到了苏弘文的祖父一代,锦衣卫已经变得糜烂不堪,军饷经常遭到克扣,鉴于几代人都没有任务,他的祖父就想方设法凑钱,托关系办了一个牙行的牙帖,生活还是没问题的。

    苏弘文从小就读书,但是碍于密谍的身份不能考官,由于思维灵活很会说话,宝胜店在他的手里发展的不错,到现在不止是生活比较富足,还娶了个漂亮媳妇,有了一双儿女。

    锦衣卫密谍的使命,苏弘文的确牢记在心,可他除了祖父和父亲的讲述,连最基本的训练都没有,这时候突然有任务下来,思维顿时乱作一团。

    像是这样的情况,南直隶、浙省、闽省和粤省的很多地方都在发生。

    甲等训练班的学员,也是单独传递消息的,这叫做单线联系,只不过汇集的地点是金陵,暗号是甲等训练班。

    越州锦衣卫百户所。

    “众位兄弟,你们都是锦衣卫的密谍,肩负着特殊的使命,但碍于形势发展,传承了几代人都没有启用,这次由指挥使衙门特意挑选出来,将会对你们赋予重任,以后再也不用做密谍了!”

    “我们的大都督也就是宋王殿下,决定在甬城成立海军舰队,保护天明皇朝的海域,保护商船下西洋,为此,专门挑选沿海户籍的密谍加入海军教导旅,这是大家为锦衣卫大都督宋王殿下效命的绝好机会!”

    “总部给杭洲千户所下达的编制为两千五百人,而我们越州百户所,这次分到了四百五十个名额。九月底必须到百户所报到,然后本官亲自带队,送你们到甬城锦衣卫大都督卫队驻地报到。”

    “废话我就不多说了,记住,加入海军舰队这是指挥使下达的军命,违抗者全家处死,越州一府八县分为九个小队,每队逃一人则全队人头落地!”越州百户所的百户,召集入选密谍训话。

    这样的情形,在四个地区的每个百户所都在上演着,只要上峰认真起来,下面的办事效率就变得异常快捷,因为这些百户们,都是到京写过“述职报告”的!

    “看到没有,这就是执行力,一旦决定了要去做,就以最快速度进行落实,我们锦衣卫,现在非常缺乏这样的行事作风!”朱睿昇在马车里说道。

    四大海商的势力,在江南地区可真不是吹出来的,短短的三天时间,军营就进入到了建设阶段。

    一辆辆的牛车、驴车、马车络绎不绝,把砖瓦、木料、地砖、石灰等建筑材料,运到了梅山码头附近的工地。

    数以千计的民工,挖沟的挖沟打夯的打夯,木匠在打制门窗和梁柱,泥瓦匠已经开始建造军营的外围墙了。

    场面看起来非常热闹。

    朱睿昇每天都来这里转转看看,对工程的进度倒是非常满意。

    “启禀大都督,杭洲千户所钱召武千户派人来禀报,乙等训练班的驻地,就选在了万松书院附近的四通客栈,那里是千户所的一个点。”苏崇光说道。

    “大都督卫队驻地军营的建造事务,就交给你和甬城百户所负责,我明天早晨出发到杭洲,刘小娘子还住在甬城,你要好好照顾她,这里的秩序很成问题,不要让人骚扰她。”朱睿昇说道。

    甬城虽然是韩家的地盘,但是其余的三家也有很大势力,所谓的家丁在街面上横行霸道,官府就当是没看到,田刘氏这样的美女,很容易招来某些混蛋的觊觎。

    七号早晨,一群人坐着船沿着海岸线,穿过舟山岛,然后来到了钱塘江的入海口。

    “这次如果赶得巧,等金陵那边的过场走完,我们返回甬城的时候,还来得及看看钱塘江潮,听说是非常的壮观!”朱睿昇站在船头说道。

    他前世也曾经观赏过钱塘江潮,当时的震撼场面深深刻在心里,潮水一度高达六七米。

    “观赏钱塘江潮,早在唐宋时期就有这样的习俗,下官久闻其名,却一直无缘观看,托王爷的洪福,此次跟随前来江南,如果时间允许,这一幕奇景倒是值得停留半日。”肖溯笑着说道。

    “王爷,我和肖溯在甬城这几天,走访了多处地方,商铺、织坊、村镇,其实甬城的现状,也是杭洲、苏洲和金陵的缩影,但凡是丝绸的主要产地,都深受这四大海商的荼毒。”姜宝坤没心思说什么钱塘江潮,直接开始谈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