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五十六章 经略江南 二
    两个下江南的巡按御史,都是很有能力的角色,他们虽然看不懂朱睿昇的布置,却感觉到对方的目标,绝不仅仅是接管市舶司收点交易税,或者是做买卖赚钱给锦衣卫搞军饷那么简单。

    朱睿昇在京师向来名声不好,仔细算算,却没有什么太恶劣的事情,除了田刘氏的这点问题,比老朱家的那些奇葩王爷们可强的太多。

    京师最有希望的楚王和赵王,两位皇子为了皇位咬在一起,交锋的主要途径,是来自于内阁和六部的内斗,并不涉及到实际政务,他们也很想知道,朱睿昇这次来江南,会不会为当地的百姓做点实事。

    “既然姜御史开了话题,本王就洗耳恭听吧!”朱睿昇笑着说道。

    说起来他对这两个御史好感度日益增长,到了甬城后,一天都没有好好休息,天刚刚放亮就出去,天黑才回来,不辞辛苦的了解当地情况。

    言官们在朝堂上敢于对皇帝劝谏,敢于向内阁和六部发起弹劾,到了地方上,还真能干点实事,以后啊,就该把这些人先放到下面锻炼几年,再回到朝堂当御史。

    “按照四大海商的惯例,都是在十月底或者十一月初,把货物装上船只到南洋各地贩卖,现在正是囤货的时候。对于大型织坊他们不敢乱来,能够成规模的织坊,背后必定有势力撑腰,但是不具备抵抗能力的中小织坊,却几乎全部被他们所控制。”

    “市面的行情,丝绸一匹为六两白银,他们收购的货物却只给三两一匹,有些织坊连本钱都不够,就这样,还经常的拖欠货款,逼得很多人家破人亡,甚至是卖儿卖女抵债。”

    “如果不同意低价卖给他们,四大海商就花钱雇佣盐帮和漕帮,直接上门找麻烦,强行逼着人家赔本出货,打死打伤都是很常见的事情,官府不但不管,反而帮着他们威逼织坊。”姜宝坤说道。

    “更让人感到无比愤怒的是,四大海商不但霸占丝绸来源,还拦阻别人下南洋做买卖,停在舟山岛的十几艘大船,干的就是海盗的行径,只要发现不是他们四家的商船,就是必要遭到武力拦截。”

    “四大海商豢养的家丁和打手,抢走商船的货物不说,还要杀死船上的人灭口,真是丧尽天良恶贯满盈,这样的行为,也阻碍了江南地区和南洋各国的正常买卖往来。”肖溯说道。

    这两个御史以后倒是可以重用!

    朱睿昇对天明皇朝的文官印象相当不好,土地兼并严重、重农轻商且商税偏低,满嘴的礼仪道德,如果是讲解儒家学说,一个个的倒是引经据典,说的头头是道,可涉及到自身的利益,顿时置国家利益于不顾,一个个的都是蛀虫,皇朝羸弱的重要原因,就是来自于文官集团。

    但是从肖溯和姜宝坤的身上,他也看到了一部分文官的光辉形象,以后倒是可以发展一批文官加入自己的团队。

    “两位所说的事情,本王心里有数,接下来所说的话,也希望你们心里有数,四大海商独霸江南的好日子,随着本王来到江南,已经到了最后的疯狂,在他们出海以前,这件事一定会得到解决。”

    “对我来说,所谓的四大海商势力,不过是弹指间就能消灭的蝼蚁,问题在于,他们背后牵扯的官员和将领,才是我的最终目标,锦衣卫正在秘密调查相关联的人员,你们先不要着急。”

    “局势糜烂到这种地步,光靠着江南本地的官员和将领,那是不可能隐瞒的,京城里面,必然还有他们的保护伞,我的这点实力,无法做到掀桌子,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没有盟友的支持,我自己都可能顶不住,做事不能蛮干,需要的是智慧。”朱睿昇说道。

    顺着钱塘江,来到了大运河的最南端入口,进入大运河后一直到武林门下船,钱召武已经在这里等候了。

    昨天晚上甬城百户所已经派人通知了千户所,钱召武乔装改扮,下午的时候带着一百多名锦衣卫,把这里秘密监控起来。

    这次乙等训练班的地址在四通客栈,朱睿昇自然也是要住在这里,他提前过来,是打算为后天的讲课做准备,顺便游览一下西湖的风光,考虑一下如何对付金陵的官吏。

    当天晚上,钱召武叫了一桌杭洲的名菜,但是口味相对要清淡一些,像是什么清汤鱼圆、龙井虾仁、西湖莼菜汤、清蒸鲥鱼、鱼头豆腐汤等等。

    因为朱睿昇明天要坐着画舫游湖,到时候大鱼大肉就能吃的下去了,坐了一天的船,太油腻难以接受。

    “骆大人,这长夜漫漫的,王爷身边也没个陪着说话的,属下要不要安排一下?”吃完饭后,钱召武悄悄的问骆鸣。

    “这次就算了,现在还不是时候,王爷估计没心思寻欢作乐,等在金陵亮相以后,让那边来安排吧!”

    “我可是听说,秦淮河岸边有几个艳冠群芳倾国倾城的名妓,只是能不能被王爷所喜欢,这就不知道了,他的口味很独特。”骆鸣笑着说道。

    京城里面都知道,宋王朱睿昇最喜欢的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千金小姐或者小家碧玉,偏偏最爱带有成熟风韵,身材火爆的漂亮女人,年龄还不能比他小,为此连寡妇也没有放过。

    “这两个巡按御史倒是尽职尽责,今天早晨吃过早饭就出去走访民情了,连西湖也不来逛逛,这么勤奋的文官倒是非常少见。”罗益笑着说道。

    钱召武昨天就安排好了一艘画舫,他担心打草惊蛇,暴露了朱睿昇的身份,就在岸边喝茶等着,待在画舫上的,是朱睿昇、骆鸣和罗益三人,再就是几个水性好的王府侍卫。

    “我倒是希望天明皇朝多几个像他们这样的官员,搜集的资料越是详细,对我们就越是有利,想到未来在朝堂上被喷的灰头土脸的那些文官,我觉得心里格外舒适。”

    “现在的麻烦是,我的口袋里没有人,哪怕我敢对江南的官场来一次大清洗,空出来的位置也拿不到,这次他们跟着下江南,级别是右佥都御史,正四品的官员,最多只能当个知府,想要一把提到正二品出任督抚,还是欠缺了些资历。”朱睿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