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五十七章 经略江南 三
    朱睿昇的一大缺陷就是根基浅薄,以前的死鬼安心等着太子的事情结束后,出京做个逍遥的藩王,就没有发展过自己的势力,再说,他即便想要招揽人,也没有几个愿意投靠他的,原因很简单,没前途!

    “大都督,属下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骆鸣问道。

    “说吧,没必要遮遮掩掩的。”朱睿昇点了点头。

    “说句不敬的话,王爷在竞争皇位方面没有什么优势,自然不可能有官员主动投靠,即便是人家投靠过来,也没有什么前程,所以,只能自己慢慢的挑选培养,属下认为,这件事得从吏部方面下手。”

    “阁老们的眼睛,主要盯着三品以上的封疆大吏或者六部堂官,再就是京城各大衙门的主官,不会对下面对方的知府、知州、知县这种低级官员花费太多心思,那样累死也管不过来。”

    “天明皇朝的文官选拔,只要是吏部文选清吏司,所有三品以下的官员,除非是重要城镇,基本都是由这个部门来推举的。”

    “如果控制了文选清吏司的郎中,控制吏部左侍郎,提拔某个官员就很简单,尚书那边也不过走个过场。”

    “其实可选择的余地很多,知府是正四品,可还有正五品的同知候补,这可是没有定员的。”

    “再比如县令是正七品,但一府的推官是正七品,就可以平级调动,一州的判官是从七品,还有县里的县丞也是从七品,都可以得到提拔。”骆鸣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听到这番话,朱睿昇微微点了点头,思路倒是非常清晰,措施也是切实可行的,与自己的计划不谋而合。

    骆鸣能够坐上锦衣卫指挥使的座位,不是全靠着抱司礼监的大腿。

    吏部文选清吏司郎中,只是正五品的官职,但能坐上这把椅子的,那绝对是吏部尚书的心腹嫡系,而且或许是一派势力推选出来的重要棋子。

    不是说文选清吏司推荐,吏部左侍郎认可,就一定能得到岗位,但是如果连获得推荐的资格都没有,那肯定是没戏的,上峰都不知道有这样的人选,怎么通过内阁会议?

    “说的有道理,能说出这番话,证明你还是有些能力的,我的甲等训练班学员,毕业后就是要做这些事情,我就问你一句,能不能搞定文选清吏司郎中和礼部左侍郎?”

    “你可要想好,吏部向来都是内阁首辅孙东清的地盘,从上到下几乎全被清流一系把持着,他们可没那么容易被胁迫。”朱睿昇笑着说道。

    在锦衣卫当指挥使,锤炼了这么多年,骆鸣既然敢向自己提出这个办法,就代表他有一些手段能够达成目的,为官者从来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属下虽然不擅长搞这些威逼利诱的小动作,但是我们锦衣卫特别是北镇抚司里面,这样的高手可不少。只要是个人,必然会有自己的弱点,关键就看我们花不花心思。”骆鸣说道。

    “那好,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做,用飞鸽传书,通知北镇抚司你指定的人尽快操作,不管用什么代价,必须给我把这两人拿下来。”

    “但是,要谋定而后动,绝不能让对方把事情捅到孙东清那里,要换个名义去做,如果内阁为此事找到本王的头上,他们就自裁吧!”

    “还有,派专人把本王的请安奏折和解决四大海商的题本,加上两个巡按御史的题本,立刻送到京城,通知陈公公直接递到乾清宫。”朱睿昇说道。

    他现在是积蓄力量的阶段,不想过早把意图暴露出来,引起楚王和赵王的打压,等到军队组建训练完成,那就有底气掰手腕了。

    其实想要武力夺取皇位,他估计也用不了多少人,曾经的清军,也就不到二十万人,这里面还有七拼八凑的一些部落联盟军队,按照自己的训练配置,十万人足够了。

    一支军队想要真正形成作战力,必须要经过战火的考验,而北地的金国和台窝湾的荷兰人,就是最好的目标。

    十日早晨。

    四通客栈中心的空地上,一大堆人坐在长条凳上等待着,队形呈现半圆形,对面摆着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

    四百六十个乙等训练班学员全部到齐,无一人延误,上峰交代的事情做不到那是一回事,不参加上峰的训练班,那就是态度问题和思想问题。

    朱睿昇穿着很普通的长衫,手里还拿着把扇子,带着和蔼的笑容走到桌子后面坐下。

    “诸位弟兄,我是锦衣卫的指挥使骆鸣,这是我们的大都督,也是皇九子宋王殿下!”骆鸣介绍说道。

    “叩见大都督!”四百多人急忙跪倒磕头。

    许多人脸上露出惊奇、兴奋的神情,宋王殿下居然悄悄的来到了杭洲,还把大家召集到这里,看起来一定是有重要事情交代。

    “都起来吧!我知道这次突然召唤大家来杭洲,你们心里是很慌乱的,毕竟密谍这份职业,早就成了摆设,大多数人都是混军饷,一部分人连军饷也被克扣贪污了,全靠着掩护身份赚钱养家。”

    “也不用在心里疑神疑鬼的,这次把你们聚集到杭洲,的确是有任务要交代,但都是做买卖的事情,与刺探情报牵连很小。你们一百个里面未必一个接受专门训练,不要说是上阵杀敌,舞刀弄枪的时候不伤着自己就很幸运了。”

    “首先说个事情,朝廷的困境想必你们心里有数,户部的那点赋税收入,根本撑不起皇朝官吏和军队的开支,本王接管锦衣卫的时候,就决定从今往后要自己负担军饷。皇上给了我们一个便利条件,就是准许利用江南的资源自己赚钱。”

    “我这次来江南,目的其实是赚钱给大家发军饷,目标是丝绸、茶叶和瓷器等商品,这些是属于能够出口换银子的货物。而丝绸的利润最高,现在又是做买卖的好时候,接下来的第一步,就是要采购丝绸。”

    “你们都是密谍中以做买卖掩护身份的成员,多少有些经验,我特意你们挑选出来,是为了执行收购计划。但是放心,锦衣卫的启动资金很充足,不会对自己人的家产动心思,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拿着钱买丝绸。”

    “但如何采购也是门学问,下面我详细说说具体计划安排,你们要仔细听着,牢牢记在心里,其实也不复杂,只要用心去做,出成绩是必然的......”朱睿昇开始了训练班的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