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五十八章 经略江南 四
    朱睿昇的课程的确不深奥,第一件事,这四百六十人分为四组,南直隶、浙省和川省各自分配一组,每个县分配一个采购员,主要是联系县级范围内的小型织坊和机户,府州分配一个采购员,主要收集市面的货物和中等织坊。

    第二件事,丝绸的收购价格为四两白银一匹,中等织坊采取预付款的形式,先支付一半的现银,而小型织坊和机户直接全款购买,由当地的锦衣卫千户所协助。

    第三件事,建立供货商档案,标注每家每户和织坊的桑园数量、织机数量、人员数量和日产量,签订长期合作协议。凡是卖货给锦衣卫的客户,官府的赋税全免,并受到锦衣卫的保护。

    第四件事,在采购过程中,详细了解当地的地主豪强、官府和军队的消息,事无大小全部详细记录,然后做成档案上交,此外,还要了解三个地区的茶叶生产情况,接触当地的茶农茶商,等候下一步的指令。

    第五件事,第四组人专门到瓷器产地,仔细了解瓷器的生产情况,积极联系瓷窑准备进行采购,并发掘有潜力的瓷窑,列入锦衣卫的长期合作客户。

    锦衣卫指挥使衙门,已经印制了锦衣卫专职生产供应商合作协议,上面盖了指挥使的大印,但名字一栏是空白的,有防伪编号,必须和客户档案完全对照起来,私自印刷仿造是要杀头的,指挥使衙门会派人进行暗地核实,对不起来,采购员掉脑袋。

    第一天是专门的授课,讲解这次采购的具体要求,第二天就是分组,第三天就全部撤离,等十八号赶到金陵,大都督卫队带着银两到达后领取一部分,不够继续要,锦衣卫会派人跟着他们把采购款送到目的地。

    采购员编制放在甬城安远驿市舶司,也是锦衣卫的编制,每月薪俸为五两白银加食米一石,出差期间食宿都可以报销,可以提前预支,然后在报销费用里扣除。

    收到的丝绸先在当地找地方存放,由锦衣卫负责看管,等接到指令,再送到甬城。

    十六号的上午,朱睿昇乘坐的客船,沿着苏锡常到镇江,然后从长江进入秦淮河,到夫子庙附近码头下船,金陵千户所的千户葛忠文率领数十名乔装改扮的锦衣卫校尉,早就在这里等待了。

    “大都督,属下已经给您安排了一套隐秘的住处,距离秦淮河不远,晚上还能看看秦淮河的风光。”葛忠文笑着说道。

    “走,先到魏国公府拜会徐茂杰,徐家世代镇守金陵城,说起来可是地头蛇,对他没必要隐瞒身份。”朱睿昇说道。

    金陵城的兵权分为三块,五军都督府是领兵打仗和训练的指挥机构,其中中军都督府节制其他的都督府。

    金陵城的守备是来自司礼监的太监方秋林,代表皇宫节制金陵城的官府和军队,权力是最重的,还有一个是参赞机务,由金陵兵部尚书担任,军队遇重大事务必须要三人协商。

    徐家跟随太祖皇帝征战,为天明皇朝的成立功勋卓著,加上和皇家是亲戚,备受老朱家的信任,一直奉命镇守金陵,掌握着金陵附近二十多万官兵,也是对天明皇朝最忠诚的勋贵之首。

    朱睿昇说是拜会,就是因为有亲戚关系,大家不是外人。

    金陵魏国公府。

    “你这个混账东西,不在家里读兵法,不练习骑马射箭,也不知道看书写字,整天和一群狐朋狗友花天酒地,与那些低贱的青楼女子瞎混,将来如何继承国公的爵位,为天明皇朝守护江南之地?”

    “皇上这次派宋王殿下巡视江南,跟随而来的可还有两个巡按御史,在这样的时候还不知道收敛,万一被御史弹劾,老徐家颜面尽丧,你是不是猪脑子啊?”徐茂杰正在训斥自己的儿子徐闻远。

    自从天明皇朝迁都以后,就没有皇子巡视江南这一说,而这次宋王朱睿昇以锦衣卫大都督的身份来江南,也让他觉得格外惊奇,先是皇子能够做锦衣卫的大都督,接着来江南巡视,盛隆帝的心思实在难以琢磨。

    在这样的时候,他觉得还是谨小慎微仔细应对,不要给皇家留下飞扬跋扈横行霸道的印象!

    偏偏自己的儿子不争气,整天和一群狐朋狗友到处惹是生非,打架闹事简直成了家常便饭。

    “爹,金陵城的大小官吏,有几个不到秦淮河逛青楼的?我们被那些圣人子弟称作是武夫,他们呢?堂堂的两榜进士,居然也公然违抗朝廷禁令,眠花宿柳的大有人在,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宋王殿下比我还要厉害,他在京城直接敢把节妇抢到王府,名声比我臭的多,他要是来到金陵,我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徐闻远天天挨骂,骂来骂去早就不当回事了。

    徐茂杰听到儿子的话差点没气死,怎么说徐闻远也是堂堂的未来国公,对逛青楼这样的行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自己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怎么偏偏养了这么个祸害!

    “老爷,千户所的葛忠文求见!”家丁前来报告。

    “锦衣卫来国公府干什么?让他进来!”徐茂杰想了想说道。

    身为魏国公的他,的确对锦衣卫看不上眼,别说一个小小的千户,就是锦衣卫指挥使骆鸣见到他,也得主动行礼!

    不大一会,葛忠文快步来到了客厅,毕恭毕敬的躬身说道:“启禀国公爷,宋王殿下、指挥使骆大人和北镇抚司的罗大人,还有两位巡按御史,已经来到了王府后门,请国公爷赶紧迎接。”

    什么?宋王殿下居然来到了魏国公府?

    徐茂杰顿时大惊失色,这是搞突然袭击啊!

    但是转念一想,心情顿时平复了不少,宋王殿下肯定是提前到了金陵,所以自己才一点消息也没有得到,看起来对方是微服私访,从后门进来也是防备暴露行踪。

    徐茂杰自然不敢怠慢,急忙带着徐闻远匆匆来到王府后门,把朱睿昇一行人迎到堂屋的客厅落座。

    “臣金陵后军都督府都督,魏国公徐茂杰,携长子徐闻远叩见宋王殿下!”徐茂杰和徐闻远急忙跪倒在地。

    按说他不用行这么大的礼,躬身也就是了,但此次宋王朱睿昇来到江南,或许有盛隆帝的意思,再谨慎也不为过。

    “魏国公请起,你们徐家是朱家的亲戚,也是天明皇朝在江南的支柱,见到本王不必拘礼!”朱睿昇站起来扶起徐茂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