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锦衣皇朝 > 第五十九章 经略江南 五
    徐茂杰先给全府下达了禁口令,防止宋王朱睿昇来到金陵的消息被泄露,然后赶紧让厨房做饭,他要在家里设宴款待。

    “王爷此次前来江南巡视,老臣心中格外欣喜,多少年了,您还是第一位下江南的皇子。”徐茂杰说道。

    “我来江南的目的也不瞒着您老人家,两个目的,一个是利用江南的丝绸、茶叶和瓷器等货物,为锦衣卫获取军饷,朝廷户部的情况,相信您老是心知肚明的。”

    “第二个目的,就是重建安远驿市舶司,监控整个江南下西洋的情况,说白了就是要收点商税,防止这些胆大包天的商人做出危害皇朝的事情。”

    “第一站我到的是甬城,第二站是杭洲,第三站我才来得金陵。说起来也真是够惊险,我的船只在长江入海口,差点让韩家的船给撞翻了,没想到江南的四大海商,居然跋扈到了这个地步。”

    “本来我此次下江南,不想多生是非,可局势糜烂至此,就不能不和江南的官员们算算账了,我打算收拾敲打一下四大海商,您老认为如何?”朱睿昇开门见山的说道。

    他故意混淆了概念,何止是收拾敲打那么简单,这次要连根拔起,彻底铲除四大海商的势力。

    但是徐家坐镇金陵多年,说起来也算是地方势力,四大海商有没有和国公府搭上线,现在还不是很清楚。

    这就是一次考验,假如徐茂杰要给四大海商说情,那就等于屁股坐歪了,以后的下场必然是遭到他的打压,对于掌兵权的领军大将,哪怕是盛隆帝也不会考虑情面,这属于原则问题。

    “这些人居然敢危害到您的安全,着实该杀!只是敲打一番,那也未免太便宜他们了!老臣久居江南,自然知道这些海商们的危害,可军队不能干预地方的政务,老臣也是无可奈何!”

    “四大海商自身不足为惧,弹指间就能让他们粉身碎骨,关键是海外贸易牵扯到诸多势力的利益,如果按照正常程序,他们背后的关系势必加以阻挠,连内阁也会站出来说话。”

    “我们天明皇朝对商人的税收太轻,究其根源,就在于朝中大多数重臣,都是各地士绅和大商人联合推举的代言人,这种利益纠缠的关系,严重影响到国家的赋税收入。”

    “王爷,老臣的建议是不要敲打,而是直接铲除这些毒害江南的隐患,但是行动之前,必须要先对付他们背后的势力,抓到相互勾结的证据,堵住内阁和六部的嘴。”

    “文官们为了保护自身的利益,或者说是保护各大势力的利益,坚持不能与民争利,我们的行动决不能触动商税这一块,而是严惩勾结官府、欺男霸女、为非作歹的江南恶霸。”徐茂杰说道。

    对于这番话,朱睿昇觉得还算满意,这位魏国公旗帜鲜明的要对付四大海商,有点大是大非的观念,大局观也还不错,建议也是可行的。

    “南直隶地区的四十九个卫,魏国公能掌握多少?”朱睿昇问道。

    “从成祖皇帝时期,徐家就奉命镇守金陵,提调金陵周边的四十九卫,这么多年的经营,老臣有绝对的信心可以做到令行禁止。”

    “只是想要调兵,还得通过守备太监和兵部尚书,中军都督朱国壁同样要出具军令,否则就是不符合程序,您能不能请皇上下道旨意?”徐茂杰说道。

    “本王的题本已经六百里加急送到了京城,这两天父皇的批示就会送到金陵,不差这点时间,我们要有些耐心,本王也想在金陵好好的转转,让徐兄给我做个导游吧!”朱睿昇笑了笑说道。

    “能给王爷做导游,这是他的荣幸,也是我们徐家的荣耀,等会老臣就收拾客房,请王爷和诸位大人休息。”徐茂杰说道。

    他认为这是宋王殿下的示好之意,也是老朱家对徐家的看重,微服私访来到金陵,首先就是来魏国公府,还要自己的儿子做伴游,说明魏国公府在老朱家的心目中,还是第一勋贵,地位是牢不可摧的。

    “不了,吃完饭我们就立刻离开,国公府太扎眼了,还是住在锦衣卫安排的地方吧,距离王府也不远,闻觉兄就到住处找我,咱们夜游秦淮河!”朱睿昇说道。

    两人的对答,别人根本不敢插话,享受了一顿金陵大菜,喝了几杯酒,一行人就到夫子庙一带,锦衣卫的秘密据点休息了。

    看着他们从后门离开,徐茂杰这才长出一口气。

    “爹,您这是怎么了?我看您额头都冒汗了!”徐闻远惊讶的问道。

    “你懂个屁,幸亏你老子我没白活这么多年,一直态度坚定,刚才要是说的有一丝犹豫,徐家就要惹麻烦了。”徐茂杰说道。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孩儿不是很明白?”徐闻远犯迷糊了。

    “如何对付四大海商,宋王殿下早就有了详细的计划,连请示的奏折都发到了京师,如果徐家态度模糊,他就会认为徐家和四大海商有勾连,收拾完他们,怕是掉过头来就要收拾徐家了!”

    “孩子,我们徐家号称天明皇朝第一勋贵,世代掌握金陵的兵权,一方面是亲戚关系,再一方面就是徐家的忠诚,可皇朝经历了十几代皇帝,亲戚关系几乎没作用了,只有坚定不移的支持皇家,才是唯一的办法。”徐茂杰说道。

    “宋王殿下也真有意思,当着您的面,就说是要到秦淮河逛青楼,我就说他好色,您还不相信!”徐闻远笑着说道。

    朱睿昇要逛青楼,这在他眼里就是同道中人,就是可以结交的朋友,哪有不好色的男人?

    “你懂个屁,宋王殿下绝对不是那种好色如命的人,当初强抢节妇,或许是一种自污的手段,能够被皇上信任执掌锦衣卫,能是一般人吗?你老子阅人无数,这对眼睛还没瞎呢!”

    “他要逛青楼,里面必然有缘故,你给我老老实实的陪着,千万不要把自己当回事,让你干嘛你就干嘛,回来后跟我说说!”徐茂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