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王妃是邪道祖宗 > 第73章 这般无情且不要脸
    “当年将你赶出温府时就说过,你要敢再踏进我温府大门一步,必是要打断你的腿!”

    这事全京城都知道。

    温阑婼看着他那丝毫不近人情的模样,心头便也不再对他抱丁点儿希望。

    她本就没指望温启再念父女之情的。

    在温家,只有赵纤梅的儿女才被他视作宝。

    温阑婼站直了身子,“我自己闯进来的,跟小妹没有关系,你别大呼小叫的,有失长辈体面。”

    温启简直不敢相信,她已是个废人还敢这样跟他说话!

    温阑婼来温府之前,就做好了必死的准备,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害怕的?

    她只是放不下小桃子,更不想拖累温枯而已。

    眼见着温启就要动雷霆之怒,一旁的徐玉赶紧道,“婼儿,你此番回来定是有天大的苦衷,快好好跟你父亲道个歉,仔细说说出了什么事,你们到底是有血缘关系的父女,你父亲必不会为难你的。”

    又是道歉,除了叫女儿道歉,她好似一点儿用都没有。

    温枯站在屋内,看见徐玉那不争气的模样,便有些来气。

    赵纤梅虽然总作死,但她算个称职的母亲,所以温枯并未对赵纤梅下死手。

    因为她想过,若然前世她顺利的生下了那个孩子,为了孩子,论狠,她必是会比赵纤梅还狠上千倍百倍。

    温阑婼也看了徐玉一眼,眼底不由得潋起了几分凉薄。

    当年出了那样的事……所有人都不相信她,包括她的母亲。

    也是从那一刻起她对徐玉已经心凉了。

    哪怕这些年来,徐玉偶尔暗中接济过她,温阑婼对她的母女之情也淡了许多。

    所以此番,她甚至求了毫无姐妹情基础的温枯,也不去求徐玉。

    因为她很清楚,软弱的徐玉只会将事情搞砸。

    眼见着温阑婼无动于衷,徐玉也是急了,“你这孩子……”

    话还没说完,温启又抖了抖手中的拐杖。

    “吼!”他身边的孽兽也是怒吼一声,配上那青面獠牙的模样好不吓人!

    徐玉都吓得心头一抖,下人们更是连连后退。

    老爷这次看起来是真的很生气。

    温启带着孽兽来温枯的院子里拿人,自然也是有他的理由。

    一是仙月回来了,二是宫里一大早就传出了消息,太子又病重了,连床都下不了那种。

    之前就听说太子只身一人去了魅岭山,估摸着是在那里出了事。

    毕竟一个结丹失败的废物去那里,可不就是送死吗?

    恐怕过不了几天,东宫就会传来太子薨逝的消息。

    这下温枯可算是没了靠山,她还拿什么嚣张?

    瞧……这不到现在,那逆女都还龟缩在屋里不敢出来吗?

    想到这里,温启是底气十足。

    想着这些日子受的气,他握紧了手中的拐杖,扭过头就给了徐玉一巴掌,“我早就跟她断绝父女关系了,你在这儿瞎搅合什么?”

    那一巴掌扇在了徐玉的脸上,顿时通红一片。

    她又尴尬又羞恼,却只是捂着脸小声说道,“婼儿是我们的女儿啊……”

    “我温启没有这样丧德败行的女儿!”温启吼道,便往温阑婼跟前走了几步。

    孽兽也跟着他往前走。

    强大的兽威几乎是压的温阑婼喘不过气来,她现在只是个凡人而已。

    眼见着他们越走越近,她便是憋足了气,“今日我也没打算活着离开温府,我只要你把当年从我这里拿走的回神丹还给我,我有急用。”

    她当初在金鼎宫修炼的时候,获得了不少宝贝,被废的时候,这些东西全都被温启收走了,回神丹也只是众多宝贝中的一个而已。

    “我只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里的九牛一毛而已。”温阑婼强撑着一口气,她的双腿其实已经被兽威压的快要跪下去,偏偏她就是不肯。

    哪怕全天下的人都瞧不起她,她也要保持最后的体面。

    温启当即就冷笑了,“当年若不是月儿拼死向薄琮少宫主求情,不止你没命,我温家也要倒大霉,你非但不感恩,如今还想来我温府要东西?”

    “那是你的东西吗!”

    “当初为了让你在金鼎宫修炼,我花了多少财力,你怎么不说?”

    温启冷飕飕的看着她,以前的温阑婼是天之娇女,他自然还是疼她的,可谁让她做出那样丢祖宗老脸的事!

    温阑婼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她看了徐玉一眼。

    当年她去金鼎宫修炼的花费,全都出自徐玉的嫁妆,温启花了什么?怕是就花了一张到处炫耀的嘴。

    徐玉张了张嘴,“当年婼儿所用皆……”

    温启,“你闭嘴!”

    他吼完,立刻对身后的孽兽下了命令,“断她一双腿,扔出温府去。”

    温启觉得自己是个极守信用的人,当年说过她敢来,就打断她的腿,他说话算话。

    “吼!”那孽兽听此,立即双眼放光,它瞬间一跃而上,张开血盆大口,直冲温阑婼的大腿去。

    温阑婼站在原地,根本无法躲。

    大约是没想到温启比她想象中还要无情且不要脸吧。

    她紧紧的握住拳头,想也没想,就死也不低头。

    徐玉吓得心脏都快要停了,她立刻往前跑了几步,却不敢跑到面前去,那孽兽太强大,一巴掌就能将她拍死。

    她无能为力。

    “大小姐!”秦嬷嬷也脸色煞白,她只得默默祈祷出现奇迹。

    就在那孽兽跃上来的时候,温阑婼一拳头就朝着它的脑门儿挥了上去。

    她知道没用,她这一拳头连个普通人都撂不倒,更何况还是温府的孽兽。

    她只是不想等死而已。

    “嗷~”

    却不知她这一拳头挥出去,那孽兽却是砰的一下倒飞了出去,它的额头被温阑婼的拳头捶出了一个坑,血滋啦啦的往外飙。

    它巨大的身子重重的摔在地上,疼的嗷呜嗷呜直叫唤。

    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傻眼了。

    包括温启在内,当年可是他亲自下令废了温阑婼的,当做是给薄琮一个交代,怎么会?

    温阑婼也傻了,她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有那么一瞬间,瞧见其上有一丝黑雾涌动。

    肩膀上沉沉的,她一回头,只见温枯的手正落在她的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