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于他掌心骄纵 > 第44章 044小没良心的
    旁边的那位神,还是那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神情漠然,眉眼清倦,似乎一心一意的打着球。

    于浩不信这个邪,继续给他直播:“她对着别人笑了哟……”

    “……”

    在这里实在是有些晒。

    姜幼伶的皮肤太白,待了还没一会儿,脸颊上的皮肤就微微泛着红了。

    刚好薛嘉明过来拿矿泉水。

    阳光太过刺眼,姜幼伶弯了下眼睛,询问道:“班长,你知道办公楼在哪边吗?”

    薛嘉明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汗湿了:“你现在去办公楼吗?要不我带你过去?”

    姜幼伶礼貌拒绝:“不用了,反正现在时间还早,我慢慢找过去也没关系,你们继续打球吧。”

    她也不能总是靠别人啊,还是得自己熟悉学校才行。

    篮球场上已经有人开始喊了。

    薛嘉明抓了下后脑勺,此刻也不好脱身,便给她指了方向:“那你顺着这条路走到底,然后左转,经过文体楼,旁边就是办公楼了。”

    “你要是不知道的话,就问一下其他人。”

    姜幼伶皱着小脸,非常认真的记着路线,点了点头:“嗯嗯,我记住了,谢谢你。”

    薛嘉明拿着矿泉水,一步一回头的回到了球场上,似乎是有些不放心。

    几个男生不知道跟他说什么,打趣的声音传了过来。

    薛嘉明有些尴尬的看了她一眼。

    姜幼伶没听到他们说了什么,歪了下头,正准备转身时,视线落在另外半个篮球场上。

    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少年的校服外套脱了下来,搭在旁边的篮球架上,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T恤,一条蓝色的校裤,松松垮垮的,显得身形格外修长。

    男生的个子太高,远远看过去都觉得格外的清瘦挺拔。

    平时看起来只觉得他高高瘦瘦的,没想到脱了外套,手臂线条竟然很漂亮。

    举手投足都带着少年感,因为打球的动作又不乏性感的味道。

    姜幼伶眨了下眼睛,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她低下头,看了一眼手里最后的一瓶矿泉水。

    还是班长刚才给她的。

    要不要给他送过去呢……

    姜幼伶皱着小脸,在心里纠结犹豫了一会儿。

    还是算了吧。

    突然去找他,他肯定以为自己又有事情要求他了。

    而且花臂哥哥也在,她就只有一瓶水了,如果她只给哥哥送水的话,会不会太明显了……

    姜幼伶在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

    折返回自己刚才坐过的地方,拿起石凳上的手机,查看了一下最新的消息,准备去校园里逛逛。

    她站直了身子,突然被旁边围栏上的反光晃了一下,光线刺到眼睛睁不开。

    姜幼伶半眯起眼睛,下意识抬起手挡了一下。

    下一刻,头顶上突然丢过来一件外套,挡住了她头顶大片的阳光。

    一股熟悉的薄荷青草的香气从头顶笼罩了下来。

    刺眼的光线没了,姜幼伶眨了下眼睛,注意到头顶上罩着的是一件蓝白的校服外套。

    她愣了一下,这才转过身去。

    她的视线刚好到男人深陷的锁骨,他的白T恤的领口微微敞开,锁骨精致又漂亮,连接着那一抹突起的喉结,线条格外的性感好看。

    姜幼伶仰起头来,视线所及,是他清晰的下颌线。

    她几乎脱口而出:“哥哥?”

    江屹北站在她的跟前,颇有几分居高临下的味道,额前的黑发被汗水浸湿,稍显凌乱的美感。

    “在这里干什么?”

    他的嗓音低沉冷感,总带着巨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姜幼伶头上顶着他的校服,周身都被她干净又清冽的气息所笼罩,老实回答:“我刚吃完饭,在看班长他们打球。”

    江屹北抬了下眼,视线落在不远处的篮球场上。

    这么烈的太阳,就为了看一群小屁孩打篮球。

    把自己晒成这个鬼样子。

    他低下眼,视线扫过她被太阳晒到有些泛红的脸颊,微微皱了下眉:“就在这傻坐着?”

    姜幼伶四处看了一眼,这里就是户外,也没有个地方可以遮阳。

    她实话实说:“嗯,有点晒,我正准备走了。”

    江屹北半眯了下眼,高深莫测的眼神,像看着什么弱智儿童。

    姜幼伶:“……”

    他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盯着她嘛。

    她也觉得很热啊,这不是正要走了么……

    早知道这么晒的话,她就不来看他们打篮球,回教室休息好了,真的好热哦。

    不过现在,好像没那么热了。

    姜幼伶抬起手时,摸到了他柔软的校服布料,皱了下鼻子,不满的嘀咕道:“哥哥,你干嘛把衣服丢在我头上?”

    她下意识想要把头顶的衣服拽下来:“让我拿,不会好好递给我嘛?”

    江屹北挑了下眉,抬起手,轻轻的摁在她的头顶,懒洋洋道:“不晒?”

    姜幼伶拽了两下,没能拽得动。

    听到这话,她愣了一下,抬头看他,顿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哦,你是把衣服给我遮太阳啊?”

    “……”

    他的校服大大的一件,将她裹住了大半。

    这样一来,好像确实没被晒到了,凉快了不少。

    刚刚被那太阳一晒,她的皮肤都有点疼了。

    姜幼伶抿了下唇角,小声道:“谢谢哥哥,可是,你会不会很热?”

    江屹北神情散漫,将手收了回来,语气带了点玩世不恭的懒散:“无所谓,刚打了球,反正穿上也会弄脏。”

    姜幼伶眨了下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视线在他的白T恤上一晃而过。

    她手里拿着矿泉水,因为头上顶着校服,视野变得清晰了许多,就这么仰头看着他。

    姜幼伶皱了下鼻子,注意到他额前的汗水,轻声提醒:“可是哥哥,你流汗了。”

    江屹北漠然收回了视线,不紧不慢的踱步往前走,声音懒散:“这么热的天气,出汗不是正常的?”

    他慢条斯理道:“加上刚才运动过,流汗有什么稀奇的。”

    姜幼伶跟着他走了两步,伸手扯住他的衣摆,小声提醒:“我是想说,我有纸,你要不要擦一下?”

    江屹北脚步一停,偏过头看她。

    姜幼伶低下头,小手从运动短裤的口袋里掏啊掏,掏出了小包的手帕纸,递到他的跟前去:“你要擦一下吗?”

    江屹北低着眼,眸色幽深看不出情绪,就这么好整以暇的瞅着她。

    姜幼伶拿手指在自己头上比划了一下:“头发都湿掉了,还是擦一下吧。”

    男生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姜幼伶歪着头,想了想,从里面抽出一张手帕纸来,不太确定的问道:“要我帮你擦吗?”

    江屹北背着光,那张俊脸上面无表情,也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姜幼伶往前走了一步,抬起手,莫名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温吞道:“那哥哥你下来点,你太高了,我够不到。”

    “……”

    江屹北微眯了下眼,盯着她看了两秒钟,也不知道刚才那句话里面哪个字戳中了他的笑点。

    他突然歪头勾了下唇。

    似乎听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话。

    那张脸即使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都是毫无瑕疵的。

    微陷的眼窝,挺拔的鼻梁,以及性感又薄削的唇。

    每一处的线条都恰到好处。

    他笑起来的时候,那张脸不再冷冰冰的,桃花眼的弧度微扬,漆黑的瞳孔里都像是坠了光。

    连周围的阳光都变暗了,只有那张脸是明亮又清晰的。

    在这一刻,那座高冷的冰山彻底融化了。

    姜幼伶就这么盯着他,好几秒没回过神来。

    妈妈呀……

    这个哥哥冲她一笑,把她人给笑没了。

    为什么他笑起来的样子这么好看?!

    姜幼伶又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

    在这极为靠近的距离之下,心跳的声音被无限放大。

    江屹北舔了下唇角,很快就收敛了笑意,意味深长的盯着她,而后微微弯了下腰。

    因为身高的原因,他只能俯下身来,与她平视。

    距离倏地拉近,两人之间仿佛连呼吸都能清晰可闻。

    这是认识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看到他笑……直接把姜幼伶的魂都给勾走了。

    女孩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他,模样看起来有几分傻。

    “嗯?”江屹北扯了下唇角,喉咙里掺杂着浅浅的气息声:“不是要给我擦汗吗?弯着腰怪累的。”

    姜幼伶:“……”

    “哦。”姜幼伶眨了下眼,这才回过神来,脸颊被太阳晒得红通通的,拿着纸巾,给他擦了下额上的汗。

    手帕纸带了点茶香,气味淡淡的。

    淡淡的茶香夹杂着一点若无有似无的奶香。

    极为清新好闻的味道萦绕在鼻尖,也不知是她身上的,还是那手帕纸的香气。

    江屹北低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

    小姑娘脸颊上还带着点婴儿肥,五官精致的像个芭比娃娃,杏仁眼明亮而又澄澈,睫毛长长翘翘的,跟小时候的差别不算太大。

    唯一让他想不通的是。

    他变化难道真的很大?她这是把他忘得干干净净,一丁点印象都没有吗?

    小没良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