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于他掌心骄纵 > 第47章 047我就是她家长
    趁现在还有时间,江屹北带她熟悉一下校园。

    恰好经过男生宿舍楼下时,有两个男生刚好从里面走出来。

    其中一个男生撑开了一柄粉红色的遮阳伞。

    另一个男生嫌弃的说道:“娘们唧唧的,一个大老爷们打什么伞?”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他身体还是很诚实的,钻进了男生的伞底下。

    “太他妈热了,这伞能不能打过来点?”

    “……”

    两人走过来时,注意了这边的江屹北。

    他们明显是认识他,礼貌打招呼:“学长好!”

    江屹北抬了下眼,视线落在那柄粉红色的遮阳伞上。

    “李阳,过来一下。”

    李阳明显愣了一下,把旁边那人推开,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举着手里的伞:“啊,学长,你找我有事啊?”

    江屹北神色散漫,勾了下手指:“你的伞,借来用用。”

    “……”

    李阳没有想太多,非常痛快的把伞递过去:“没问题啊,学长,这把伞给你用!”

    递过去之后,他还颇为自豪的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男生。

    “瞧见没,你还说我娘们唧唧,连学长也要打伞啊。”

    那男生:“……”

    这谁能想得到,平时高冷的江学长竟然还有这种爱好,喜欢打粉红色的遮阳伞??

    然后下一秒,两人就看到了那一幕。

    江屹北把伞接过来,并不是自己用,而且抬了下手,直接递给旁边的小姑娘:“拿着用。”

    姜幼伶完全猝不及防,表情还带了些茫然。

    他怎么这么好意思,把从别人那里借来的伞给她用。

    还当着人家当事人的面。

    姜幼伶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被抢了伞的男生:“可是,别人也要用的。”

    小姑娘个子娇娇小小的,头上还罩着一件大大的校服,露出一张精致又漂亮的脸蛋。

    那校服看起来像是学长的……

    两人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副‘我懂了’的表情。

    学长身边什么时候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了,还拿伞给人家用?!

    李阳连忙摆了摆手:“不不不,不用了不用了,大老爷们打什么伞啊?!”

    “就是,小妹妹,这伞你就拿着用吧!”

    “……”

    “那学长,我们还有点事儿,先走了。”那男生说完之后,就和同伴一起接头交耳的跑远了。

    江屹北毫不在意,似乎他们的离开对他没有引起丝毫的情绪波动,手里还举着那把遮阳伞:“不要?等下皮肤晒伤了。”

    姜幼伶眨了下眼睛,接过他手里的伞:“那哥哥,我们一起打吧。”

    毕竟这伞是他要过来的,她一个人打好像有点不太好。

    江屹北轻笑了一声,把她手里的伞又接了过来,将那把伞撑在她的头顶:“不想自己打伞就直说,还挺会指使人。”

    “……”

    那柄粉色的伞面全部都撑在她的头顶,男生的大半个身子都露在了阳光底下。

    姜幼伶抬起眼,伸手把伞往他那边推了一些,两个人都笼罩在伞面的阴影下。

    她也不知道要怎么辩解,把头顶的衣服拽下来,递到他的跟前,小声道:“那哥哥,衣服还你。”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为什么她觉得这个男人对她越来越温柔了。

    今天对她笑过好多次了。

    还把别人的伞抢过来给她用……

    好奇怪呀。

    江屹北垂着眼,目光幽深的盯着她。

    姜幼伶觉得有些奇怪,眨了眨眼睛:“怎么了?你看着我做什么呀?”

    “又要哥哥给你打伞,还要哥哥拿衣服。”江屹北轻笑了一声,语气带着玩味:“你还挺难伺候。”

    “……”

    两人在学校里逛了大半圈。

    刚好在时间差不多的时候,走到了办公楼下。

    陈寿生刚来到办公室,还拿着水杯在饮水机前面接水,转过身时,看到站在门口的小姑娘。

    他笑了起来:“唉,过来了?”

    陈寿生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进来吧,家长也过来了?”

    姜幼伶看了一眼身后,迟疑道:“过来了,不过我爸爸没时间,是我哥哥过来的。”

    陈寿生喝水的动作停了一下:“哥哥啊……”

    他抬起头来,看到身后跟着的那个人时,差点被水呛到,猛咳了好几下。

    少年个子高高瘦瘦的,往那一杵,制冷效果简直一级棒。

    这位荀礼的高考状元预备役怎么可能有人不认识他。

    每个教过他的老师都对他赞不绝口。

    都是天才、聪明,高傲这些字眼。

    陈寿生把手里的水杯放下,有些讶异:“诶,这不是江屹北吗?今天怎么有空,跑到初中部来了?”

    “陈老师。”姜幼伶回头看了他一眼,解释道:“他就是,我哥哥。”

    陈寿生:“……”

    江、姜?

    虽然同音,但明显姓还是不同的呀。

    江屹北抬了下眼,依旧是那幅高贵不可侵犯的样子,漫不经心的自我介绍:“陈老师好,我是她的哥哥,我叫江屹北。”

    陈寿生:“……”

    这不用介绍他也认识啊。

    他盯着两人看了好半天,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干笑了两声。

    陈寿生不太确定的询问道:“是亲兄妹,一个跟母亲姓,一个跟父亲姓?”

    姜幼伶抓了下脑袋:“是异父异母的兄妹。”

    陈寿生很缓的点了点头,仔细揣摩着里面的几个字。

    异父异母,兄妹……

    那不就毫无血缘关系么?

    难道是重组家庭?

    这个问题就不好问的太过深入。

    陈寿生把手里的水杯放下,打开抽屉,从里面摸啊摸,摸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终于摸了一张转学证明回执出来。

    “哦,对了,这个证明,是你之前的学校开过来的,家长怎么没有签字呢?”

    听到家长两个字,姜幼伶眸子里的光淡了几分,有些看不清表情,也没有辩解什么。

    江屹北站在一旁,身形修长又挺拔,垂眼看了她一眼。

    小姑娘两根手指头都绞在了一起,眼睫轻轻的颤动着。

    因为她母亲生病了吧……

    所以没有人帮她办转学证明。

    来到这里也没有人重视。

    陈寿生没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这以后有事,还是得让家长过来呀,打你父亲的电话,也没有打通。”

    “……”

    江屹北抬了下眼,语气莫名显得慵懒又随意:“我就是她家长,有事找我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