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于他掌心骄纵 > 第53章 053买来哄女儿
    不知道什么时候,姜幼伶走到了热闹的市区。

    月亮湾别墅区本来就挨着繁华的市区不远,她埋着个头一直走,竟然误打误撞的走到了这里。

    此刻将近傍晚,小姑娘穿了条裙子,身形单薄又纤细,长相漂亮到过分,走在路边格外的引人注目。

    意识到自己迷路后,姜幼伶没有太过慌张。

    大不了找警察叔叔求助好了。

    反正这种事情她以前干的也不少。

    从小到大,她感受到的亲情就很薄弱。

    父母经常争吵,连带着连她也不喜欢。

    虽然母亲一直没有对她表达过特别浓烈的爱意,可她知道母亲是疼她的。

    因为那一次。

    三年前,她和母亲去了别的城市。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她刚到那里,有些找不清方向,所以走丢了。

    在外辗转了一天,才被警察叔叔送回家。

    就是那一次,她看到了母亲眼睛里的红血丝,以及隐忍的哭腔。

    姜幼伶才知道,原来妈妈是很疼她的。

    从那以后,她路痴的症状就愈发明显。

    也许是身体的本能反应,故意不想记路,以此来引起妈妈的关注。

    因为走丢了,就有人疼了。

    妈妈就会担心她了。

    以至于到了后来,她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就连住了十几年的家她这次回来都不记得路了。

    可现在,没有人会在乎她能不能回家,找不找得到回家的路。

    妈妈生病了。

    再也没有人会疼她了。

    所以她得学着记路,学着自己回家。

    姜幼伶站在路边,裙摆随着微风轻轻的晃动,发丝拂过了脸畔。

    她的视线落在街角对面那个冰淇淋车上。

    妈妈……还会来接她吗?

    还会像小时候一样,带她出去买冰淇淋吗?

    她很想打电话给妈妈,问她什么时候来接自己。

    可是又怕得到其它的答案。

    姜幼伶红着眼睛,轻轻吸了吸鼻子。

    她盯着不远处的那个冰淇淋车,久久没有动作。

    与此同时,街道的另一边。

    江屹北和于浩刚好从旁边的书店走出来。

    两人沿着马路往前走,准备去前面不远处的一家网咖。

    于浩手里拿着游戏机,正在打游戏,头也没抬:“你都这成绩了,万年第一。放假还在书店呆了一天,你想逼死谁?”

    江屹北手里拿了本书,垂着眼,漫不经心的翻着页,没理他的碎碎念。

    今天不用去学校,他穿了一件黑色的冲锋衣,拉锁拉到顶端,抵住小半的下巴。

    男生的眉眼慵懒又散漫,轮廓清晰,周身都萦绕着生人勿扰的气场。

    旁边有人议论着经过:“看到街对面的那个女孩没?好正哦。”

    “看起来好乖。”

    “不会是被欺负了吧?怎么好像要哭了?”

    “啧,仙女落泪呀,怎么也没个人去安慰一下?”

    “……”

    于浩低着个头玩手机,完全没注意到旁边的人说了啥。

    江屹北不紧不慢的往前走,偏了下眸,视线刚好扫过那一抹白色的身影。

    视线定格了两秒。

    于浩低着头,视线还盯着屏幕:“你今晚真要回去?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放假不都是通宵吗?”

    “……”

    旁边的人没理他。

    于浩早已经习惯了自言自语,一个人也说得很嗨:“你现在真的越来越奇怪了。按时上学,按时回家,比猴哥还他妈准时。我怀疑你是不是……”

    察觉到他没跟上来。

    于浩说话的声音一顿:“看什么呢?”

    江屹北双手抄袋,不紧不慢的收回视线,懒洋洋道:“你先进去,我买点东西。”

    于浩不解:“买什么?”

    江屹北抬了下眼,顺着小姑娘的视线看过去,叹息:“……买冰淇淋。”

    于浩:?“你什么时候喜欢吃这玩意了?”

    江屹北瞥他一眼,俊脸上的神情慵懒又漠然,轻嘲了一声:“小姑娘吃的玩意儿。”

    于浩嘴角抽动:“……那你还买?”

    脑子瓦特了吗?

    “嗯。”江屹北双手抄袋,头也没回,径直朝冰淇淋车走过去,语调懒洋洋的:“买来哄女儿。”

    ?

    什么玩意儿?

    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女儿?

    于浩只当他胡说八道,无所谓的耸肩:“啧,又做梦了不是?”

    “……”

    “想要女儿,你不得先把媳妇搞到手啊?对象都没有,还想要女儿?”

    “……”

    “现在最要紧的是,快点把奶油妹妹介绍给我,我可不想和你一起做单身狗。免得人家还以为我和你之间有点什么……”

    说完之后,抬起头,发现那人已经走远了。

    目标果然是那边的冰淇淋车。

    于浩:“……”

    这种时候,当然是游戏要紧,他也没在意,赶紧低下头去操作。

    径直走进了网咖中。

    -

    姜幼伶在原地呆了一会儿,没再继续往前面走。

    出来溜达了一圈,心情好了不少。

    虽然付出的代价,就是她迷失在临川的街头,还很有可能到警察局去呆一晚上。

    姜幼伶耷拉着脑袋,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有些沮丧。

    她转过身,打算按照刚才来时的路线返回,看看能不能找到回去的路。

    她整个人都垂头丧气的,也没怎么看路,低着个头往前走。

    没注意到前面杵了个路灯。

    “啪”的一下,额头撞上了某个物体,没有想象中的疼痛,还带了点温热的触感。

    姜幼伶因为惯性往后退了一小步,眨了下眼睛,茫然的抬起头来,发现眼前是一只宽厚的手掌,骨节修长匀称。

    那只手掌的冷白皮在傍晚的光线中都格外的耀眼。

    在她撞上路灯的前一秒,就是这只手掌替她挡开了……

    姜幼伶缓慢的转过头,看向旁边。

    她的视线刚好够到他的肩膀处黑色的冲锋衣面料。

    姜幼伶抬了下头,刚好与那双狭长的桃花眼对上视线。

    她愣了一下,红唇嗫嚅道:“哥哥?”

    江屹北慢条斯理的把举在空中的那只手掌收回,语气带了点无奈:“不是跟你说过走路看路,小脑袋又在想什么?”

    姜幼伶眨了一下眼睛,后知后觉的抬手摸了下额头:“……哥哥你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