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于他掌心骄纵 > 第55章 055还能当媳妇儿
    小姑娘皱着眉头,一副自尊心受到了伤害的表情。

    江屹北抬起手,轻轻挠了下眉骨,觉得有些难办。

    小姑娘是不是很在意身高这件事。

    他不太走心的安慰道:“其实也还好,女孩子这个身高够了。”

    “……”

    说到这里,江屹北又问了一句:“有1米6么?”

    ???

    姜幼伶:!!!

    “什么1米6??我都1米62了!!!”

    两公分也是高度啊!

    他竟然说自己有没有1米6?

    简直是奇!耻!大!辱!

    而且,她现在多喝喝牛奶,肯定还会再长的!

    姜幼伶转过头,整个人都气呼呼的,一点也不想再理他了,捧着冰淇淋,闷着头往前走。

    她觉得自己已经走得很快了。

    结果转过头,就看到男生不紧不慢的迈步走在她的旁边,一副很轻松的样子。

    “……”

    她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腿,再看看他的腿。

    突然有些泄气。

    经过一个路口,姜幼伶没有看路,直接往前面走,男生慵懒又漫不经心的声音在她后方响起。

    “走错了,这里应该左转。”

    姜幼伶:“……”

    她此刻才不想听他的,还是我行我素地径直往前走。

    刚迈出两步,后颈突然被一只手心抵住。

    “回家走这边。”

    又是这个姿势。

    姜幼伶感觉自己特别像一只宠物,被他拎着后颈皮给提起来的感觉。

    好在他只是迫使她停下脚步,就将手松开了。

    姜幼伶低着头,闷不吭声的吃着冰淇淋,不想再跟他说话。

    “生气了?”

    江屹北低着眼,微不可查的叹息一声:“小姑娘脾气还挺大。”

    姜幼伶沉默了一会儿,没再和他僵持:“我又没说我要回家。”

    言外之意就是,我才不需要你指路呢!

    江屹北轻笑了一声,将手抄进了裤袋:“天都要黑了,不回家还要去哪,嗯?”

    他的语调懒懒地,尾音低到发沉,颤得人心里发麻。

    姜幼伶抬头偷看他一眼,很快撇开视线,声音闷闷地:“反正我不想回家。”

    “……”

    江屹北手指微微顿了下,想到了刚才看到的小姑娘。

    一副受了委屈又不敢声张的模样。

    整个人都失魂落魄的,还差点撞到柱子,眼圈泛着红,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这是受欺负了?

    江屹北扬了下眉:“那你准备在外面待一晚上啊?”

    姜幼伶沉默着吃冰淇淋,没有再回答他的问题了。

    因为这个问题……她也不知道答案。

    姜幼伶抬头看他一眼,转移了话题:“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江屹北抬了下眼,看向街角对面的书店,懒洋洋道:“刚从那出来,准备去网吧。”

    姜幼伶点了点头:“哦,那哥哥你去玩吧,不用管我了。”

    说完这句话,她又别扭的补充了一句:“谢谢你请我吃冰淇淋。”

    江屹北低着眼,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不用哥哥送你回家?”

    姜幼伶沉默了两秒,努力抵抗住诱惑,低声拒绝:“不用了,我自己能找到路的。”

    这话落下,气氛突然沉默了下来。

    姜幼伶觉得这个时候的沉默,简直就是对她的一种讽刺。

    每次她迷路的样子都被他看到了!

    自己路痴的这个属性,他最清楚不过了。

    现在她说自己能找得到路,他肯定是不相信的。

    而且,姜幼伶注意到他说的是“送”这个字。

    已经麻烦他够多了,现在还耽误他的时间,让他特意送自己回家,她哪有这么厚脸皮啊?

    姜幼伶又补充一句:“哥哥你去网吧好了,不用管我。”

    “……”

    江屹北挑了下眉,语气有些莫测:“那我走了?”

    姜幼伶点了点头,低着头,视线所及还能看到他的品牌运动鞋。

    结果等了好几秒,那双鞋还是停留在原地没有动。

    姜幼伶迟疑的抬起头:“哥哥你怎么还不走?”

    江屹北轻笑了一声,喉咙里掺着浅浅的气息:“哥哥还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了?”

    “……”

    “不想回家,又不能把你一个人丢下……”他像是极其为难的想出了一个建议:“那哥哥带你去玩?”

    姜幼伶眨了眨眼睛:“玩什么?”

    -

    他所说的玩,还真的单纯的就是玩。

    江屹北带她去了一个电玩城。

    今天周日,电玩城的人格外的多。

    姜幼伶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此刻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到处看来看去。

    还真的和电视上面看到的一样热闹。

    刚好走到了人多的区域,姜幼伶生怕被人群冲散了,紧紧抓着他的衣摆:“哥哥,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嗯?”江屹北扯了下唇角,故意逗着她玩:“来这里看看这大半夜的有没有人口贩子出没,问一下这小姑娘能卖多少钱。”

    人口贩子……

    小姑娘……

    他这是想把自己给卖了?

    姜幼伶好半天才憋出一句:“……卖人是犯法的。”

    江屹北轻笑了一声:“一声不吭的跟着我走了,真不怕我把你给卖掉?”

    姜幼伶觉得他这话很像是逗小孩的话。

    只有大人才喜欢对小孩说,你不听话就把你卖掉。

    姜幼伶撇嘴:“我才不信。”

    她觉得自己又被当成了小孩,反驳他的观点:“而且我都这么大了,人家才不要呢,你又卖不了多少钱。”

    前面的店子走出来一大群人,人流突然涌过来。

    江屹北脚步停了下,抬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带到自己的跟前来,替她挡开了那些碰撞:“为什么不要?”

    两人此刻停在一个娃娃机前面。

    江屹北把她护在跟前,像是生怕她被过路的行人冲撞到。

    姜幼伶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手腕处那抹温热的触感上。

    她顿了两秒钟才回过神。

    仰起头,就能看到他线条分明的下颌线。

    姜幼伶的心脏砰砰跳了两下,这才回答他的问题:“因为我有记忆了,会自己偷偷跑回来啊。又不能给他们当女儿了,买我做什么?”

    头顶传来了一声轻笑。

    男生的嗓音慵懒又散漫:“谁说买来的小孩只能当女儿了?”

    姜幼伶没懂他的话,仰起头看他一眼:“嗯?”

    旁边的那一大群人走过去了,空间总算宽敞了些。

    江屹北正要退开时,低下头,正好对上她的眼睛。他扯了下唇角,伸手捏了下她的脸颊,懒洋洋道:“还能当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