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于他掌心骄纵 > 第66章 066不对我笑了
    江屹北挑了下眉:“嗯?”

    姜幼伶有些不自在的挪开了视线。

    刚刚被捏的那一下,其实倒是不怎么痛。

    但没想到他还会特意去买一瓶温牛奶给她敷脸。

    姜幼伶伸手接过了那瓶牛奶,按在自己的脸颊上,又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心情不太好?”

    江屹北扯了下唇角,拉了一把椅子,在她旁边坐下:“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姜幼伶眨了眨眼睛,看着面前的人:“哥哥,你真的心情不好啊?”

    江屹北慵懒地靠着椅背,大长腿大喇喇的敞着,语气懒懒的:“有一点吧。”

    “……”

    像是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江屹北往后靠着椅背,略歪着头,半掀着眼皮看她:“从哪看出来的?”

    从哪里看出来的?

    其实具体的她也说不出来。

    姜幼伶眨了眨眼睛,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大概是因为……”

    两个人的椅子是挨在一起的。

    距离近到,只要她抬手就能碰到他。

    姜幼伶的视线落在他紧抿的唇线,下意识抬起手,指尖轻轻戳上他的唇角:“……你今天都不对我笑了。”

    “……”

    小姑娘的声音又轻又软,还带了点委屈的小鼻音。

    江屹北的身形微微一顿。

    她细软的指尖戳在他的唇角,像是要把他的唇角戳出微笑的弧度。

    江屹北盯着小姑娘垂下的眼睫看了两秒,眸色复杂难测:“有吗?”

    他自己倒是没觉得。

    心情复杂倒是有一点,毕竟这小没良心的,反正也没把他放在心里。

    姜幼伶瞬间回过神,将指尖收回,点了点头,小声嘟喃道:“有啊,我刚刚还以为,你就不管我了呢。”

    江屹北抬了下眼:“不管你?”

    姜幼伶连忙点了点头,想到了他毫无情绪的那双眼,近乎于喃喃自语:“你刚刚好冷漠。”

    “嗯?”江屹北自嘲的勾了下唇:“反正你已经有哥哥了,何必再找我。”

    旁边传来了一阵鸣笛,掩盖住了他的声音。

    姜幼伶没听清:“你说什么?”

    江屹北没再重复,懒懒地询问道:“刚才那个人,跟你很熟?”

    刚才那个人?

    林妄么?

    姜幼伶下意识点头:“唔,还挺熟的吧,我跟他以前是邻居。”

    江屹北抬了下眼:“……你今天早上躲的人,也是他?”

    姜幼伶抓了下脑袋,很轻的“唔”了声。

    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她和林妄之间的关系。

    他们是邻居,从小一起长大。

    可是林妄经常以欺负她为乐趣。

    有很长一段时间,姜幼伶都觉得林妄肯定很讨厌自己。

    为什么不欺负别人,为什么偏偏是她呢?!

    难道就因为他们住的近,方便在学校欺负完之后,回家再欺负吗?

    大概是小时候的阴影导致的。

    姜幼伶才会一直躲着他。

    可当着哥哥的面,她也不好说林妄的坏话,背着别人说闲话,这样好像有点没礼貌。

    姜幼伶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这模样落在江屹北的眼里。

    像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有多么的不为人所知一样。

    刚才好了一点的心情,瞬间又有些不爽了。

    他是不是自以为是了。

    有那么多人宠着她,好像不差他一个。

    那男孩也不是在欺负她,只是一个幼稚的小男生对一个小女生的喜欢罢了,所以才喜欢逗她。

    江屹北叹了一口气,移开了视线,声线清冷而又漠然:“走吧,送你回家。”

    至少做到今天的承诺。

    -

    已经是九月中旬了,天气依旧燥热难当。

    不知道是不是姜幼伶的错觉。

    她觉得哥哥好像不爱搭理她了。

    原本每天上学放学他们都是一起的。

    可现在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们总是错开。

    明明住在一个学校,一个家里,他们竟然整整一个礼拜没有见过面了!

    姜幼伶真是有些苦恼。

    难道是因为她做错了什么?

    总不会是因为那一天,自己戳了他的脸吧?

    姜幼伶坐在便利店外的桌椅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她手里拿了一支笔,苦恼的咬了咬笔帽。

    她最近放学都是在这里写作业。

    前几天她回家之后,林妄总是跑来找她,害得她都不能认真写作业。

    所以这几天她就在外面写完作业之后再回家。

    她垂下眼,开始写试卷,遇到一个难题,正在苦苦思索答案。

    还没能想出解题思路,头顶突然被人重重的揉了一下。

    “臭丫头,这几天是不是故意躲着我?”

    传来椅子挪动的声音,有人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

    这声音嚣张到了极点,落在姜幼伶的耳朵里,简直如同催命符。

    她抬起头,看到两张脸。

    其中一个自然是林妄。

    还有一个……是他从小到大的好友,王瑞书。

    两个人经常在一起为非作歹。

    姜幼伶瞬间垮下脸来,怎么她在这里也能被找到,她的声音低了几分:“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

    两人拉了两把椅子在她旁边坐下。

    “你还说。”林妄很不爽:“每天去你家找你,你都不在家,害得我好找!”

    姜幼伶心里忍不住犯嘀咕。

    故意躲着他,当然找不到了。

    林妄一只脚踩在椅子上,视线落在她的作业:“你在干什么啊?”

    姜幼伶撇了撇嘴:“写作业啊。”

    这难道还不够明显吗?

    王瑞书伸长脖子看了她一眼:“怎么,奶柚你有题目不会写啊?”

    姜幼伶皱着眉头表情,有些苦恼:“这题目好难。”

    林妄扯了下唇角,轻笑一声:“唉,这还不简单,让我来帮你!”

    初三的作业还不是小儿科吗?

    他把试卷拿过来看了一眼。

    卧槽,什么玩意儿竟然看不懂。

    可是他刚才又装了b,说要教她写作业的。

    林妄看着试卷上的一堆鬼画符,感觉面子快要挂不住了。

    姜幼伶忍不住撇了他一眼,小声提醒道:“我听说前几天你们的考试,你倒数第一名。”

    林妄:“……”

    王瑞书在旁边笑惨了:“妄哥,都说了装逼遭雷劈,你能不能行?”

    林妄简直想抽死这个拆他台的家伙。

    “你才不行,老子行着呢!”

    两人正争辩着。

    姜幼伶不经意抬起头时,看到前方一道熟悉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