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于他掌心骄纵 > 第68章 068我又没有早恋
    江屹北住校了。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以后两人都不能一起上学放学。

    按照他们在学校偶遇到的几率来看,十天半个月也不可能见到一次。

    过不了多久,他可能就把自己给忘了!

    姜幼伶怎么能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把书包放在房间,她思索了一下,如果她也住校的话,好像也不错。

    反正在家里也没有人喜欢她,还不如去住校呢。

    想到这里,她便果断付诸行动。

    这是她回来这么久,第一次敲响他的门。

    姜幼伶站在他的房间外,突然有点紧张。

    他应该没有出去吧?

    她刚才一直注意着门口的动静,没有听到他离开的声音。

    房间里面很快就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房门就被打开了。

    男生清瘦挺拔的身形出现在门后。

    他应该是刚洗过澡,头发还没来得及擦干,就这么垂在额前,脖子上搭了一条白色的毛巾。

    姜幼伶把手背在身后,像个乖巧的小学生。

    江屹北站在门后,居高临下的垂着眼:“有事?”

    姜幼伶清了清嗓子,鼓起勇气:“哥哥,我想问你一下,住校需要什么流程啊?我也想住校。”

    江屹北擦头发的动作一停,撩了下眼皮:“你要住校?”

    姜幼伶点头,尽量让自己的态度淡定一些:“你也知道的,我不太认路,每天去学校都要找好久。”

    关于小姑娘路痴这一点,他是深有体会。

    可现在不是已经有人送她上下学了么。

    江屹北只是看着她,没说话。

    那双深邃的桃花眼从黑发后凝视着她,目光若有所思的。

    姜幼伶莫名有些紧张,手心都开始冒汗了。

    不会被看穿了吧。

    她不会已经暴露了吧?!

    江屹北嗓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你想住校的话,找班主任填表格申请就好……但是我不建议你住校。”

    听到他的前半句话时,姜幼伶顿时感觉妥了!

    听到后半截,她的心情又变得复杂。

    “为什么啊?”

    江屹北散漫的陈述着事实:“开学都两个礼拜了,宿舍都已经分配好,正常的宿舍没有床位,只能住混合寝。你是女孩子,住混合寝不太方便。”

    姜幼伶从来没有听到过混合寝这种词,有些不懂:“是什么意思啊?”

    江屹北盯着她看了两秒钟,懒懒的往门框上一靠,耐心的解释道:“就是男生女生住在同一栋。”

    “……”

    姜幼伶还没有听说过这种宿舍。

    “现在懂了?”江屹北语气散漫又慵懒:“所以我说,不建议你住校。”

    姜幼伶真的是有一点被劝退。

    她从来没有住过校,一住校就要住混合寝,这有点不在她的接受范围之内。

    姜幼伶想到了关键的一点:“那你也住混合寝吗?”

    江屹北定定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没说话。

    原本他开学就应该申请宿舍的。结果因为小姑娘回来了,她又是个小路痴,成天分不清路。

    他是打算就不住校了,每天带她上下学。

    可现在已经有人送她了。

    所以他还是按照之前的想法,去申请了宿舍,不过因为时间太晚,只有混合寝有床位。

    虽然还是分过楼层,但毕竟男女有别。

    而且那种住宿条件,明显不太适合小姑娘住。

    江屹北垂着眼,眉眼深深的盯着她:“我跟你能一样吗?”

    小姑娘长得招摇,要是真住混合寝,估计会被不少男生惦记。

    姜幼伶不满的哼哼:“你住我为什么不可以住?”

    江屹北斜倚着门框,深邃的桃花眼盯着她看了两秒,而后出声:“随便你。”

    其实姜幼伶还没想好要不要申请住校。

    刚才那句话也就是脱口而出。

    下一刻,就听到男生不咸不淡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过来。

    “我住校就是不想麻烦。以后在学校,不要说认识我,也不要叫我哥哥。”

    “有事情也不要来找我。”

    “……”

    -

    隔天。

    姜幼伶就去找班主任了解了申请宿舍的流程。

    陈寿生告诉她。

    现在确实没有床位了,如果申请宿舍,也只能申请到混合寝。

    陈寿生给了她一张表格,让她考虑清楚。

    姜幼伶拿着申请表,无精打采的回到了教室。

    想到昨天江屹北说的话,整个人都有些颓。

    不要说认识他,不要叫他哥哥,有事情也不要再找他。

    之前明明对她那么温柔的,为什么突然之间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姜幼伶有些想不通。

    中午下课后,浦佩佩和王琇瑛来找她一起去食堂吃饭。

    姜幼伶整个人都提不起精神:“你们去吧,我不想吃饭。”

    哥哥都不理她了,她还吃什么饭呐。

    这感觉简直比失恋了还难受。

    浦佩佩在她前面的位置坐下:“怎么了?我就说你今天状态不太好,是因为表白墙的事吗?”

    姜幼伶抬眼,小脸蔫儿吧唧的:“什么表白墙?”

    浦佩佩提醒:“你没发现你今天都没收到情书吗?”

    说起来,每天早上来教室的时候,她都能从抽屉里摸出几十封情书来。

    今天好像没发现。

    姜幼伶没理解其中的关联:“然后呢?”

    王琇瑛压低了声音:“那些情书都被贴在公告栏了,老师都被惊动了,估计等会儿会找你谈话!”

    姜幼伶没懂:“为什么找我谈话?”

    王琇瑛:“你知道现在的男生们处于青春躁动期,一中杜绝早恋这方面做的还是比较严格的,最近正在抓早恋的典型,估计会让你叫家长!”

    姜幼伶觉得自己有些无辜:“关我什么事?”

    她愁眉苦脸:“我又没有早恋。”

    难道她自己偷偷的喜欢一个人都不行吗?

    浦佩佩:“这不是正好发现你的情书了吗,所以估计要抓你做典型。”

    姜幼伶:“……”

    “可是,他们怎么知道那些情书是我的?”

    浦佩佩小声道:“不知道被谁举报了,今天早上,教导主任就从你抽屉里搜出了一摞情书。”

    “……”

    俗话说得好,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会塞牙缝。

    果然下午的第一节课之后,姜幼伶就被陈寿生叫到办公室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