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于他掌心骄纵 > 第69章 069一摞情书
    开学到现在,姜幼伶收到的情书也不少。

    之前她不知道情书应该怎么处理,所以都交给班长,让他帮自己处理一下。

    结果今天还没来得及交给班长,就被教导主任给搜刮了。

    其实长了眼睛的人都知道,这件事跟她没什么关系。

    就是不知道是哪个多嘴的去举报了。

    所以班主任就按照惯例把她喊过来批评教育。

    顺便提前预防,给她普及一下早恋的危害。

    姜幼伶站在他的办公桌前,乖巧的听着。

    陈寿生手里拿着茶杯,口若悬河道:“早恋的危害是很大的,你们现在年纪还小,学习才是最重要的,不要把心思放在这种事情上。”

    虽然姜幼伶觉得自己挺无辜的。

    但她也没有反驳,就老老实实的听着。

    “老师知道这件事跟你没多大的关系,但是老师还是要嘱咐你一下,毕竟你长得这么漂亮,一定要面对住那些诱惑,你知道吧?”

    陈寿生自认为自己教过不少学生了。

    学习成绩好的他教过不少,但像她这么漂亮的实属少见。

    一般漂亮女孩受到的诱惑就多。

    虽然暂时还没有发现端倪,但提前预防肯定是没错的。

    姜幼伶:“……”

    诱惑?

    其他人倒是还好。

    但哥哥的诱惑,好像有点难以抵挡!

    陈寿生如实说道:“原本呢,教导处的意思,是让我把家长叫过来沟通一下。”

    “但是你平时的表现都不错,老师呢,也就不叫家长了,今天只是跟你聊两句……”

    姜幼伶耷拉着脑袋,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

    又要叫家长。

    要叫就叫好了。

    反正叫了家长,家长也不会来的。

    但说到叫家长……

    姜幼伶的小脑袋瓜疯狂运转,眼睛突然亮了一下,低头沉吟了片刻,小声道:“要不老师,还是叫家长吧。”

    陈寿生正准备长篇大论的来教育她,结果突然噎住:“你说什么?”

    平时见到让他不要叫家长的多了。

    头一次见到让他主动叫家长的。

    这小姑娘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呢?

    姜幼伶抬起眼,模样看起来乖到不行:“老师您说的对,有些事情,还是要跟家长沟通的好。”

    “老师您叫家长吧,我能理解的,我特别支持您的工作!”

    陈寿生:“……”

    他将信将疑的问道:“你确定要叫家长?”

    姜幼伶小幅度的点了点头,体贴道:“嗯嗯,这毕竟是您的工作,我理解的,要不您给家长打个电话?”

    陈寿生简直被小姑娘的态度给搞懵了。

    他一头雾水的拿出册子,开始翻电话号码。

    翻到她家长信息的那一栏,找到了他父亲的那个号码,拨出去,果然又是没人接听。

    陈寿生摇了摇头:“你父亲真的很忙啊。”

    姜幼伶抓了下脑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爸爸不怎么管我,都是我哥管我的事。”

    “……”

    陈寿生这才反应过来。

    对了,她哥可是江屹北呀。

    给江屹北打电话?

    虽然这么点小事,其实不用叫家长。

    但学生都这么主动要求了,所以他还是打了个电话过去。

    “……”

    十分钟之后。

    江屹北出现在办公室门口。

    他像是刚刚小跑过来的,额头上还冒了点汗,如同神邸般的气质,染上了点烟火气。

    刚才江屹北接到电话的时候,确实是觉得有些荒唐。

    他昨天才跟小姑娘说,自己不会再管她的事。

    结果今天她班主任就打电话到他手机上了。

    偏偏还是他自己说过,有事打这个号码。

    江屹北头一次体会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感觉。

    他来到办公室门口的那一刻。

    视线第一时间落在小姑娘的身上,确认她没出事,他微不可查的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小姑娘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表情,也不知道是不是又在哭。

    怎么总是这么好欺负。

    江屹北的第一反应,觉得小姑娘应该是受委屈了。

    心里突然冒起了一把无名火。

    他走过来,隐隐有些压不住火气:“陈老师?”

    陈寿生没想到,他会来得这么快。

    从挂断电话到现在有十分钟吗?

    陈寿生赶紧站起身来,笑呵呵的:“幼伶哥哥啊,这个……”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姜幼伶仰起头,眼巴巴的盯着他。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

    明知道自己家长的电话打不通,还是让陈寿生找了家长。

    因为她知道,只有他的电话是可以打通的。

    或许是想试探,他是不是真的再也不想理自己了。

    可他还是来了。

    姜幼伶鼻头一酸,眼圈突然有点红了,小声喃喃一句:“哥哥…”

    江屹北微拧了下眉,低下头时,刚好对上小姑娘泛着红的眼圈。

    他的心脏莫名的紧了一下。

    心口的位置突然有点疼。

    他的喉结缓慢的滚了下,伸手将女孩拽到自己身后,眉眼如同雾霭沉沉:“陈老师是吧?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

    陈寿生:“……”

    什么解释?

    他整个人都有点懵。

    陈寿生都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这一句给堵回去了。

    姜幼伶本来觉得有点委屈。

    结果下一秒,就莫名其妙被他拽到了身后,抬起头就能看到他的背影。

    充满了保护欲,将她护在了身后。

    江屹北高大的身形长身而立,明明是简简单单的阐述,却莫名给人压迫感,不紧不慢道:“我们家奶柚确实很乖,可不代表谁都可以欺负她。”

    陈寿生:“……”

    这都什么跟什么?

    少年高大的身形完全将小姑娘挡在身后。

    他的嗓音淡淡的,“还有那个座位的事情。男生和女生,我觉得还是不要做同桌的好,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您说呢?”

    上次他就想说这个事。

    小姑娘傻乎乎的,什么都不懂,容易被人骗,怎么能跟男生做同桌?

    陈寿生总算是听到了有一点跟他今天要说的话有关联的。

    他赶紧插了一句:“对了,幼伶哥哥,我今天找你,也是跟这个事有关!”

    江屹北垂着眼,也意识到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对。

    “……”

    陈寿生又补充了一句:“是关于早恋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