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于他掌心骄纵 > 第70章 070过来,哥哥抱抱
    “是这样的。”陈寿生清了清嗓子,这才开口:“有同学匿名举报,说初中部的同学有早恋倾向,教务主任呢,今天早上在幼伶同学的抽屉里找到了一摞情书。”

    情书?

    江屹北原本提着的心,不知何时又归于原地,他轻轻扬了下眉,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发展经过。

    没有人欺负她。

    只不过小姑娘招人喜欢,所以一天到晚收情书。

    大概是有人眼红,所以被举报了。

    “……”

    这场谈话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

    主要内容是围绕着姜幼伶是个女孩子,所以需要家长多多注意心里问题等等。

    毕竟这个年龄段的小姑娘,容易产生一些想法,对于异性产生好感也是很正常的。

    陈寿生滔滔不绝道:“虽然我知道这件事情不怪幼伶同学,但还是得跟家长沟通一下这件事。毕竟早恋这种事还是要防患于未然,需要家长好好引导。”

    江屹北垂着眼,额前的黑发打下来,有些看不清他眼里的情绪。

    他偏了下头,看向旁边的小姑娘。

    嗓音听不出情绪:“知道了,我会好好关注她。”

    姜幼伶低着头,心里开始忐忑了起来。

    刚才一时头脑发昏,所以让老师把江屹北叫了过来。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就讨论起早恋的事了呢?!

    她又没有来得及早恋呢!

    两人又沟通了一会儿,这场对话总算是落下尾声。

    江屹北和姜幼伶从办公室走了出来。

    又害他被叫办公室。

    姜幼伶像个做错事情的小朋友,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

    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江屹北双手抄在裤袋,脚步停了一下。

    他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看她。

    姜幼伶抬头看他一眼,刚好与他对上视线。

    有点怕被他批评教育。

    姜幼伶低下头,心虚解释:“哥哥,这件事不能怪我。”

    江屹北撩了下眼皮:“哦?”

    他不紧不慢的转过身,语调淡淡的:“难不成那一摞情书不是你的?”

    他重点强调了一摞两个字。

    人家收情书都是一封一封的收,她倒好,一摞一摞的收。

    姜幼伶委屈极了:“又不是我给别人写情书,我哪里有早恋倾向了?那些情书我都没看的。”

    江屹北的脸上没有表情,语气有些莫测:“原来我们小奶柚这么受欢迎啊,每天塞满一抽屉。”

    姜幼伶:“……”

    姜幼伶秀气的眉都拧成了一团,耷拉着脑袋:“我每天到教室他们就塞到我抽屉里了,我都不知道那些情书是谁给的。”

    她觉得自己可真是倒霉透顶。

    为什么别人犯的错误要让她来承担!

    像是没听到她的话,江屹北斜斜的倚在围栏边,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你早恋啊?”

    姜幼伶:“!!!”

    “我没有!!”

    江屹北撩了下眼皮:“那你老师找我过来?”

    “……”姜幼伶撇了撇嘴:“那是他们不讲道理。”

    “你老师也没说错。”江屹北慢条斯理的丢出一句。

    姜幼伶一愣。

    像是在酝酿着应该怎么措辞,他的视线缓慢的在她身上游移了一圈:“你这个年纪,确实早了点。”

    姜幼伶:“……”

    江屹北挑了下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突然冒出句:“昨天跟着那个男生,是想要电话号码?”

    姜幼伶觉得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她努力搜刮着词汇,费劲的解释:“我真的没有早恋。”

    这话没什么信服力,稍微显得有些单薄了。

    江屹北挑了下眉,带了点调侃的味道:“小孩,你这眼光不怎么样啊。”

    姜幼伶突然哽住,小脸都憋的有点红。

    谁说的?

    她眼光好着呢!

    她喜欢的,明明就是……

    江屹北抬手看了眼手机,像是有些赶时间。

    姜幼伶干巴巴的辩解:“我真的没有。”

    江屹北看了她一眼,没再逗她:“行了,你自己知道就行。”

    他很快就收回了视线:“既然这里没事,那我先走了。”

    姜幼伶眨了下眼睛:“哥哥……”

    江屹北转过头,又恢复了那幅面无表情的疏冷模样,提醒道:“昨天不是才说过了,不要叫我哥哥。”

    往前走了两步,他的脚步又停了下,转过头:“还有,以后叫家长这种事,也不要再找我。”

    “我也不是你的谁,没有义务帮你应付老师。”

    他的嗓音淡淡的,像是在阐述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实。

    江屹北没再看她,把手机放进口袋,径直朝前走去。

    要是真让他走了,估计以后叫家长这一招都不管用了。

    姜幼伶盯着他的背影,咬了下嘴唇,突然开口,声音带了点鼻音:“……小北哥哥。”

    这个称呼一出来,前面的人脚步突然停住。

    姜幼伶吸了吸鼻子,声音有些哽咽了:“你说过会保护我的,你骗人。”

    这猝不及防的一声控诉。

    连周遭的空气都变得沉默了起来。

    江屹北在原地停了好一会儿,这才转过头,眉眼深邃复杂的看着她:“我骗你什么了?”

    姜幼伶觉得委屈至极:“你不理我了,还嫌我烦。”

    “……”

    好大一个罪名,就这么朝他砸了过来。

    江屹北无奈的叹息一声:“小孩,你怎么诬陷人?”

    他什么时候嫌她烦了?

    姜幼伶吸了吸鼻子,呜咽道:“是你自己答应给我当家长的,现在又反悔。”

    江屹北的眼皮轻轻跳了跳:“……”

    姜幼伶红着眼睛,一字一句的控诉:“你小时候很疼我的。”

    “……”

    小姑娘吸了吸鼻子,用那双藏着眼泪的大眼睛瞪着他,整个人委屈至极,珍珠一般的眼泪就这么滚了下来。

    “你现在不疼我了。”

    “……”

    从她回来到现在,这是头一次看到她掉眼泪。

    之前被关在门外那么久她也没哭,被家里人针对她也没哭。

    现在就因为自己不理她,她就哭了。

    这小家伙,冤枉人的本领倒是跟以前一样没变过。

    像是终于败下阵来。

    江屹北盯着小姑娘看了一会儿,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声,朝她张开手臂,声音显得温柔至极:“过来,哥哥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