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于他掌心骄纵 > 第71章 071哥哥疼你
    过来,哥哥抱抱……

    姜幼伶眼睛还红红的,就这么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这个怀抱太有诱惑力了。

    她的心跳无限失衡中。

    其实她上次就有所察觉了,只不过一直没有问他。

    因为小时候的小北哥哥,是把她当成亲妹妹一样保护的。

    她不想被他当成妹妹。

    可现在好像也只有这一个选择了,不然他就不理自己了。

    妹妹就妹妹吧,总好过他不理自己的好。

    姜幼伶在原地磨蹭了片刻,最终还是蹭到他的跟前去。

    她伸出手,扯住他的校服领口,然后擦掉眼泪。

    也不管他是不是洁癖严重,反正把眼泪全部糊在了他的校服上。

    “……”

    江屹北垂下眼,看着自己跟前毛茸茸的小东西。

    注意到她的所作所为,也没生气,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

    他微微弯下头,那双深邃的桃花眼与她对视,拿纸巾轻轻蹭了下她的眼角,动作格外轻柔,语气也极为宠溺:“怎么还是这么爱哭鼻子。”

    虽然之前那么坚决的跟她说,不要叫他哥哥。

    可看到小姑娘的眼泪,他还是选择了无条件投降。

    姜幼伶耷拉着脑袋,声音闷闷的:“我都说了我不勇敢的,你欺负我,我难道不能哭么?”

    “……”

    嗯。

    小姑娘之前就通知过他,还没有学会怎么勇敢。

    江屹北挑了下眉,声音轻而缓:“那哥哥跟你道歉?”

    那倒是也不用。

    姜幼伶小心翼翼地瞥他一眼:“那你还生气吗?”

    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惹他不高兴。

    但这两天,他真的好奇怪。

    江屹北垂着眼,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忽而轻笑出声:“不敢。”

    “……”

    他抬起手,轻轻碰了下她的鼻子:“免得小孩又哭鼻子。”

    姜幼伶的眼睫动了下,小声嘀咕道:“那哥哥你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生气。”

    江屹北微微俯下身,侧耳倾听,气息悠长地呵呵笑了一声:“嗯,哥哥知道错了。”

    姜幼伶心情复杂的同时,又松了一口气,趁机提要求:“那你以后,不许不理我。”

    江屹北低着眼,深邃的桃花眼看了她两秒,顺从的应下:“好。”

    姜幼伶眨了下眼,大概是这个时候的他太好说话,她又忍不住得寸进尺:“也不许无缘无故就生我的气。”

    小姑娘的眼睛和鼻子还红红的,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江屹北完全失去了原则:“……好。”

    这话落下,小姑娘终于破涕为笑。

    那双圆圆的杏眼还含着眼泪,唇角的弧度就绽开来。

    可怜的要命,格外招人疼。

    江屹北微微皱了下眉,抬起手,指腹蹭了下她的眼角。

    把她眼角还挂着的眼泪拭去。

    “别哭了。”

    姜幼伶觉得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

    小时候的小北哥哥就是这么宠她,无论自己提多么无理的要求,他都会说好。

    姜幼伶朝他伸出手,因为刚刚哭过,声音奶里奶气的,还带了点小鼻音:“抱抱。”

    小姑娘刚刚掉过眼泪,卷翘的眼睫毛上还沾了点小泪珠,干净的杏仁眼忽闪忽闪的。

    可爱到让人没有招架之力。

    江屹北顿时感觉心软了一片,眉宇间的那股疏冷早已经消融的不见踪影,伸出手将小姑娘搂在怀里,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

    “怎么还像个小孩一样?”

    他的嗓音低低地,从头顶上方传过来,声线偏低,磁性又好听,没有一点不耐。

    姜幼伶眨巴了下眼,侧脸贴在他的胸膛,能感受到他校服柔软的面料蹭过她的脸颊。

    她的心跳已经完全不受自己掌控。

    忍不住喟叹了一声。

    我不想当小孩呀……

    不过,如果当小孩他就能对自己好的话,那也勉强能接受。

    刚才的谈话耽误了一节课的时间。

    刚好在这时,下课铃声响起。

    原本安静的校园顿时变得嘈杂起来。

    江屹北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声音低沉而温柔:“走吧,送我们小奶柚回教室。”

    姜幼伶没再哭了,只不过那双漆黑的眼睛染了水光,脸颊和耳朵都粉扑扑的。

    她伸出手,轻轻扯了扯江屹北的校服衣摆:“哥哥,我想住校。”

    “嗯?”江屹北低下眼,有些意外她突然冒出了这句话:“那里的环境不适合你。”

    要是小姑娘真的出现在那里,估计那群小子会原地爆炸。

    男女混合寝只有4层,女生住1、2层,男生3、4层。

    上下楼经过时,都能看到走廊上的场景。

    总归是有些不方便。

    姜幼伶皱了下鼻子,那双眼睛水汪汪的:“可是我一个人在家里会害怕。”

    江屹北的声音不自觉放轻,温柔拒绝:“家里还有其他人。”

    姜幼伶委屈巴巴的:“可是阁楼只有我一个人,那个灯光也好暗,我写作业都只能在外面写完了再回家。”

    江屹北沉默下来,只是看着她,没有说话,目光若有所思的。

    所以那天看到她在便利店门口,是在写作业。

    小姑娘像是生怕他不答应,扯着他的衣摆,软着声音撒娇:“好嘛,你说过会保护我的,有你在,我就不怕了。”

    “……”

    他迟迟不说话。

    落在姜幼伶的眼睛里,就是他在思索着该怎么拒绝自己。

    她的声音又哽咽起来,带了点哭腔:“在家里都没有人理我,他们都不喜欢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

    “除了妈妈,再也没有人疼我了。”

    “……”

    小姑娘从来也没有说过自己的委屈。

    回到这个原本属于她的家,却没有一个人欢迎她。

    父亲也不重视她,那个名义上的姐姐,即使住在一个屋檐下,也不会跟她多说一句话。

    此刻像是抓住了他这个唯一的救命稻草。

    可怜到让人心疼。

    这谁能拒绝她的要求?

    江屹北眉眼深深的盯着她,叹息了一声,再次妥协:“找老师拿申请表格了?”

    姜幼伶眼角还红红的,抿了下唇角,轻轻点头。

    江屹北低声道:“回家哥哥帮你签字。”

    姜幼伶的眼睛亮了起来:“哥哥你今天会回家吗?”

    江屹北的眉眼都柔和了下来,揉了下她的脑袋,低低的“嗯”了声。

    “……”

    “还有,别再说没有人疼了。”

    他的嗓音刻意放低,显得温柔又缱绻:“以后哥哥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