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4章 步步为营
    雁南归的嫁妆里,庄子有好几处。

    她去的,就是最精致的一处,这不是最大,但是却是雁南归生母兰氏生前最喜欢的一处。

    叫做水云庄,这里三处临水,又有活泉。因此蓝家过去将这里建的极好。兰家无子,也不曾过继儿子,所以这里就给了小女儿兰静宜做了嫁妆的一处。

    雁南归一行人来的时候,庄子上早就等着迎接了,前几日,庄子上就等着接待她。

    这里的人,还算是忠心的。

    至少多数都还是兰氏留下来的人。

    一路迎着她车马进了庄子,又抬过来软轿,将她送去了正屋。

    十来个婆子十分得力,与从信阳候府来的人一起,将雁南归安顿好。

    毕竟她算大病,还没好呢,小月子也要坐月子。

    她之前撑着身子脱离了孟家,在众人看来,她已经是强弩之末。

    所以她也没拒绝,先好好的休息了一会,热乎乎的吃上饭食。又睡觉去了。

    接下来的事,就只是等着,不急了。

    孟家这边,自然不肯罢休,第一时间就派去去了将军府。

    将军府还不知这件事,荣宁长公主得知之后也是大惊。

    只是此时天不早了,又是冬日,出城是来不及了。

    只能等明日。

    “你休要将那和离书送去,和离这样大事,没有父母之命,岂能由她?”荣宁长公主道。

    可惜,孟家是不敢说那些信以及那些威胁,也只是含糊不清。

    至于和离书,已经送去了,只怕是也要不回来。

    此时,能做的是叫雁南归闭嘴。

    不过,雁南归为什么等了七天呢?哦,今日就是八天了。

    就算是八天之前,她身子不好,嘴总是不碍事的。

    之所以等,是因为她在安排。

    她要保护自己,就要与姨母联络。总算她这里,还有个老实婆子。

    她自然没有见姨母,也是不想惊动了孟家,但是她可以写信啊。

    姨母素来疼爱她,只是碍着许多事,常年不见。

    这些信,也是姨母这些年花了大力气收集,一心只想用这种方式叫她好过。继而能想法子替她妹妹伸冤。

    可惜,如孟俊贤所言,信阳候只是个闲散的侯爵,没有官职。

    而她姨母上头还有婆婆,做事情并不如何自由。

    可是,雁南归依旧有自己的方法。

    比如……

    早在几日前,她就已经将自己的出路安排好了。

    不管是扳倒孟家,还是替原主与原主生母伸冤,都不是容易的事。

    荣宁长公主是当今陛下的亲妹妹,最疼爱的那一个。

    所以,不往权利的中心走,如何能报仇?

    好在,她倒是不着急,有人会比她着急的。这不,一大清早的,从宫中出来的大太监就站在了水云庄内。

    宣读的是皇后娘娘的懿旨,略过一堆的溢美之词,中心意思就是,雁氏南归,入太子府为良媛。

    雁南归叩谢了皇后恩典,起身摆手。

    自有婆子将打赏送上。

    大太监收了钱笑呵呵的:“良媛客气了。”

    “公公也是客气了。不知娘娘说的日子是何时?”懿旨说的是择吉日。

    可到底没说何时,良媛不算什么,也不用大肆操办的,选个差不多的日自己就是了。

    “皇后娘娘怜惜您受了苦,知道您身子不大好。想着您养一养。下个月初八就是个好日子,您瞧呢?”太监说是说,可这就是皇后的意思了。

    “自然极好,那就这样。正好我也有些不少事要交割一二。这些日子,就住这里。只是如今毕竟不同,这庄子内外的,倒是需要些人手。”雁南归道。

    “好说好说,调一对禁军来就是了。”这位公公十分满意,这就行了,千万别生事。

    送走了这位传旨的公公,不过片刻,将军府的车驾就来了。

    竟是她那公主继母纡尊降贵。

    雁南归笑了笑:“该来的,总会来的。将屋子里弄暖和些,我还没有好呢,我可不想早死。”

    忙有人应了。

    雁南归该请安还是要请安的。

    她一向与这位后母不算关系好,只是在外都是这位公主做出个纵容她的样子来。

    容宁长公主还没下车,就皱眉:“那是不是皇后那的宋良才?”

    侍女看了一眼皱眉:“确实就是。”

    “他来这里做什么?”容宁有些不安,扶着侍女的手下来。

    进了庄子上,也不见雁南归出来迎接,她也习惯了。

    这骄纵的毛病是她养出来的嘛。

    进了正屋,雁南归起身:“公主来了。”

    “你……”容宁才说了一个字,就看到了桌上供着的懿旨,当下一顿:“这是什么?”

    有一个婆子上前:“回公主的话,这是皇后娘娘的懿旨。”

    说着就将懿旨请下来给她看。

    容宁拿着那懿旨半晌没能说出话来。

    “你真是胡闹!”她也顾不得再说什么,当即丢下就走了。

    她要进宫去找皇兄,这事如何能成?

    “吩咐下去,日后我不想见她了。”

    婆子应了。

    信阳候府的人看来,这容宁是该死的,不是她,兰静宜不会死。姑娘也不会落得这步田地。

    信阳候夫人兰相宜来的比较迟一点,没遇见容宁。

    一进来瞧着雁南归就哭出来了:“我的儿!你受了大苦了。”

    雁南归眼圈也是红的。

    原生被养歪了性子,又叛逆的时候,总是觉得全世界都不疼她。那时候,也就这个姨母始终信她不是那样的。到如今,也只有姨母再最艰难的时候帮她一把。

    娘俩哭了一会,兰相宜扶着她躺下来:“万事都是身子要紧。如今懿旨有了,你只养着,等下个月进了太子府就好。只是……我的儿,你进了太子府,姨母也不安心啊。”

    “无妨。事已至此,走一步是一步。”雁南归笑了笑:“我这回经历生死,凡事都想通了。总要报仇的。我不能糊里糊涂被害成这样,我娘也不能死的不明不白。”

    说起早亡的妹妹,兰相宜又是一番痛哭。

    比起雁南归是看别人的人生来,她可是嫡亲妹妹忽然就死了。

    “可恨我兰家无人,叫人欺辱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