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9章 雁锦程
    “是。娘娘自然是大度的。”丫头笑道。

    “她不过是良媛,按理说,只能住阁子。如今住了霁月轩,也算是抬举了她。”宁氏不在意道。

    太子府中,后院里除了正院叫院,其他处是不叫院的。

    好的是轩,也分大小。正院两边最大的两个,自然是两位良娣住着。

    叶良娣住了问月轩,苏良娣住了望春轩。

    如今将霁月轩给了雁氏。

    再就是苑,比轩又差一点,也小一点。

    再其次是阁。

    按照良媛的身份来说,就该是住苑,不过雁氏毕竟不同。她的身份,做良媛是低了。要是府中两个良娣名额还有,她就该是个良娣。

    只是这话,宁氏就不会说了。

    “是啊,等她进了府,不知叶良娣又要如何闹。”丫头笑了笑。

    “哼。闹吧,再是闹,陛下也没叫她做了太子妃。她们叶家倒是想呢,可惜没用。”宁氏冷笑。

    “她不是喜欢斗么,与一个苏氏斗不过瘾,如今再加一个,好好的斗。我可听说这雁氏是个跋扈的,闹起来才好看呢。”

    丫头赔笑,心想可不是么,闹去吧。反正最后都要在太子妃面前低头的。

    也是这一日,水云庄中,雁南归好好洗漱了一番,之前她毕竟是小月子,天寒地冻的,也不太敢大洗。

    如今也算是满了一个月了。

    落葵正在给她轻轻的通头。

    “众位嬷嬷们也辛苦了,明日就都回去吧。替我给姨母带句话,叫她万事放心,日后再有见面的时候。我也不是过去的我,自然知道保护自己的。”

    一个面善的婆子应了一声,叹口气。

    她原本就是兰家老人了,跟着兰相宜出嫁的。所以更是对这位姑娘有不同的情感。

    “这些,就是我给嬷嬷们的。都不要拒绝。这些时候辛苦你们了。”雁南归指了指桌上。

    蝉衣忙上前将东西塞给嬷嬷们。

    婆子们也没拒绝,究竟还是收了。

    “好歹,明日送您吧。”一个婆子道。

    “要是无人来接,那就送吧。不过想必,是有人接的。”雁南归道。

    雁南旭已经走了,至于她那二哥,不用指望。

    雁家明日来不来人不知道,不过太子府,想来是会来接的。

    不为别的,做戏还是要全套的嘛。

    果不其然。

    次日一早起,雁南归也吃了早膳,梳妆过之后,外面就有了动静。

    唱和的就是太子府来接雁良媛入府了。

    几个婆子也是松口气,这日子,叫自己进府那就太……

    “请进来吧。”雁南归道。

    自然不可能是太子亲自来,能派来个像样的管事的就算是给面子了。

    果然,来的是前院一位管事的,姓赵,以及太子妃跟前的大丫头剪春。

    进来也笑着请安:“请良媛夫人安。”

    “免礼了,劳驾你们这么远来。我正要自己去呢。”雁南归笑道。

    “这大好日子的,自然要来接的,良媛客气了。”剪春笑道:“奴婢是太子妃娘娘跟前的剪春,这一位是前院的赵管事。”

    “哦,我知道了。既然来了,喝一杯热茶,我也好了,穿一件斗篷就可以走了。不过还有些人,我多少吩咐一句。”雁南归道。

    也没什么好吩咐,不过是不能一接就走。

    也不是什么婚礼,没有什么吉时,就算是要摆酒也不一定就是今日。

    所以并不赶着。

    二人笑着应了,就坐着喝茶去了。

    雁南归穿了一身浅紫色的裙子,头发高高挽起,用金钗玉珠装饰。

    脖子上带着一个如意扣金项圈。挂着同色金坠子。

    外头披着厚厚的带毛边斗篷。

    斗篷是银色,绣着暗纹,光是看起来,就知道价值不菲。

    这些衣裳,都是赶制出来的。

    她过去的那些衣裳全部都处理了。

    原主明明是个张扬如火的性子,长得也是可艳丽可飒爽的样子,一双眸子明明就看得出不好惹,可被她那继母恶意的往清纯的方向引导。

    导致原主的衣裳全都是素色为主。明明就不合适,硬是要穿,十分的美貌也压成了五分,再加上故意被养的不学无术,又只知道嘴硬刻薄,五分也没有了。

    她既然接手,自然要选适合自己的一切。

    衣裳要华丽,狠辣大可不必放在嘴上。

    “该说的都说了,一会你们也就回去吧。我进了府,也一样能跟姨母通信。叫姨母放心。别的事,你们照实回话就是了。”

    几个婆子点头应了是,有两个都开始抹泪了。

    雁南归没在管,也是差不多该走了。

    蝉衣和落葵紧跟着,她们两个也有些行礼,就都混合在雁南归那了。

    雁南归没带太多东西,她多数将东西换成了银子。

    不过,衣裳还是带了些,进府做没那么快,这一冬天加上过年,还是自己多预备。

    其次就是首饰了,适合她的,她喜欢的都留下来,有些好玉是要留着的,就算是样子不喜欢,日后还能改。

    再有一些要吃的药,她这身体,且需要养着呢。

    就这样,雁良媛要入太子府了。

    究竟,还是雁锦程送她一程。

    只不过,她也不想下车相见,如果她对那个大哥还能说几句怨恨的话,那么对这个二哥,就是无话可说。

    从名字也看得出端倪了。

    容宁公主生小女儿的死后损了身子,是很难再有身孕,这才着意要养着雁锦程。

    雁南旭雁南归名字是挨着的,那么中间的老二怎么会不是这名字?他自然也是,只是容宁那时候说他名字不合适。也加上那一年他病了一场。

    所以就改成了锦程。锦绣前程。

    而下面长公主生的那两个女儿,一个叫锦思,一个叫锦菲。

    这一来,就将雁锦程归入她膝下,与雁南旭与雁南归分开了。

    雁南旭跟着父亲不在京城,而多年来,雁家唯有一个雁南归名字都不同,明明是嫡长女,可夹在中间,可见日子艰难。

    纵然不存在什么被欺负到吃不好,下人也并不敢欺负她。可不敢欺负,不代表不糊弄。

    就算是不欺负,她一个人在雁家也是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