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10章 入府
    她又恨自己二哥居然认长公主做了母亲。

    又很大哥常年不在家,一点不知道关心他们。

    又怨父亲只顾着外头的事。

    因为她的叛逆不懂事,祖母自然不会疼爱她偏心她。妹妹们是懂事规矩,祖母随时都在夸赞。

    她这个女孩子,便就是那个多余的,彻头彻尾的多余。

    可被继母养的不学无术,小时候念书都打渔晒网,更有丫头故意引着她玩耍不好好念书,越来越歪。

    这般情况下,她怎么会对这个二哥有好印象?

    纵然二哥也是被养歪了,可那又如何?

    在她看来,雁家所有人都对不住她的娘,这也是事实。

    有的人是忽略了,有的人是故意的,可有的人是明知一切,只做不知。

    这般怨恨中长大,雁南归性子很难叫人喜欢。

    才会落得出嫁后,孟家那样对她,直至送了命。

    马车里的雁南归缓缓呼吸了一口气,在心里轻轻道:你放心,我会替你报仇的。也是替我报仇呢。你就好好投胎去吧。

    就从此刻起,没有什么原主,她就是她。

    太子府到了,马车不能直接进去,停在侧门口。

    自有人扶着雁南归下车。

    骑着马的雁锦程也早就下马了,此时看着她下车,就走过来:“我就送你到这里了。”

    话语中,带着不耐烦。

    雁南归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只是转头看门口迎接的众人。

    迎接的人不少,还有几个明显位份低的夫人们,看得出,是用了心了。

    雁南归笑道:“劳驾诸位。”

    众人都给她见礼,然后自有人来扶着她进府。

    全程,雁南归不曾再回头。

    后头,她二哥只是看着她的背影蹙眉。

    心里有点奇怪,他很生气自己的妹妹居然要进太子府做妾并不愿意来送这一程。

    妾室罢了,送了又如何?

    还是长公主苦口婆心:“我的儿,家里只有你是男丁,你不去如何?好歹是你妹妹,是家中长女呢。就去吧,不管她怎么不懂事,好歹是你妹妹呢。”

    雁锦程哼了一下:“母亲也实在是良善,她都不知道回来拜见,还要去送!”

    长公主只是叹气,也不想多说,最终雁锦程还是去了。

    入了府,迎接的人将她领着,走过了前院侧门。

    从凝香苑走过,又路过了绛云轩,再从绛云轩与幽香苑之间的路走过。

    夸过了一小片林子,然后到了霁月轩。

    “良媛夫人,就到了。这便是霁月轩,太子妃娘娘说了,您虽说只是良媛,可也毕竟是将军府嫡长女。自然不能住太差了,所以住这里。您看里头,都是太子妃娘娘精心布置的,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您只管说。”管事妈妈笑道。

    可她口口声声,强调的是太子妃娘娘。

    雁南归只是看了看那一片林子:“那些是什么树?”

    “回良媛的话,那是梨树呢。”一个丫头道。

    “嗯,梨树,挺好的。”雁南归又扶着丫头的手笑了笑:“多谢太子妃娘娘了,我一会就去拜见。”

    “倒也不必,太子妃娘娘说您今日劳累了,就先歇着,明日再见吧。明日也给您摆宴。”管事妈妈道。

    “那也好。蝉衣。”雁南归叫了一声。

    蝉衣就将一个荷包递过去:“辛苦嬷嬷了。”

    管事妈妈接了,自然欢喜。

    又将轩中陈设说了一遍,才将人领着进了正屋里。

    这霁月轩里,面上确实没什么问题,也很华丽精致。

    倒是个好住处。

    雁南归是满意的,送走了外头的那几个人,就是霁月轩里的一众人了。

    她们可都是打听过的。

    这位良媛主子……啧。

    怎么说呢,打听来的消息吧,有点杂乱,什么都有。

    有说十分跋扈不懂事的,有说其实无能的。有说脾气包子的。

    可不管什么都不像是近日里,从禁军那来的消息,这位一下子赶走了四十多人。

    那可不是只赶走啊,有发卖去妓馆的,又卖去从军的。还有被打了板子丢出去的。

    光是死了就三个,还有两个说是也不一定熬过过去这个冬天了。

    又说,孟家那个惹她的妾室最后叫她废了。

    反正消息是多,或许有不实,但是一群人都有数,这一位,是个心狠的。

    雁南归先换了一声轻便些的衣裳,反正今日肯定不见太子。她也不在意。

    “谁是霁月轩的领头侍女?”她坐下来,问道。

    已经有机灵的丫头奉上了热乎乎的红枣桂圆茶。这雁良媛前头的事闹的实在不小,所以基本上是人尽皆知她被强行落胎差点没了命。

    于是奉上这些就是对的。

    一个看起来有二十岁上下的侍女上前一步:“回良媛主子,奴婢是分过来的管事侍女夏雨。”

    其余人跟着她一起都跪下,共十人。

    良媛跟前,两个一等,四个二等,四个粗使。

    显然这配置是对的。不过她自己还带了人,这就超了。

    “蝉衣与落葵是我贴身的丫头,自然是一等。你们这十人里,要是一等的,就可以回去了。其余人,按着规矩来就是了。”雁南归道。

    那叫夏雨的忙道:“良媛容禀,太子妃娘娘有话,说您要是带了贴身的,就叫我等都留着伺候,万万没有再回去的道理了。”

    “既然是这样,就都留下吧,你们的名字也改了吧。”雁南归想了想道:“你就叫降香吧。”

    夏雨忙叩头谢了主子赐名。从此就叫降香了。

    “你们几个,芫花,苏叶,泽兰,桑枝,紫草,槐米,其余三个婆子就不必改了,只以姓氏称呼就是了。”婆子也就是粗使的了。

    众人忙不迭谢过她。

    “至于如何伺候,我不如你们懂,各司其职就是了。既然降香是管事的侍女,就依旧管事。也做一等。要是府中不出你一等的月例,就我出。与我的两个丫头一样。”雁南归道。

    降香喜出望外忙谢过她。

    雁南归一摆手,落葵忙将打赏分下去,这可是厚赏了,众人无不高兴的。只口口声声谢过良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