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12章 见众人
    正院在府中中轴线上。

    与前院太子殿下住的地方在一条线,当然了,说是中轴线,为了避讳,也会偏一点。

    不过依旧是整个后院最好最大的地方。

    雁南归的霁月轩在后院东边,要去正院,要走过一处亭子,再过了桥。

    这是府中引进来的活水,三处桥中的一座。

    过去了就是明月阁,如今住着的是宁承徽,这一位正是太子妃的堂妹。

    她叔父家的庶出女。是与太子妃同一年进府的,但是并不得宠。

    当然,这都是降香解释的。

    而后院东北角处最大的一处轩子就是望春轩,住的就是苏良娣。

    如今苏良娣是最得宠的一个,她本身只是个北方小官家的女儿,是前年太子去北方巡视的时候,那边人送给他伺候的女子。

    因为样貌出众,就被带回来了。还直接给了个良娣的位份,也算是比较神奇了。

    说话间,正院就到了,早有人在外候着,见她来了就上前请安。

    雁南归一切跟着规矩走,笑着进来里头。

    就见已经有几个人在了,太子妃娘娘却还没出来,这也不奇怪。

    那几个人都起身,给她行礼,口称良媛。

    一个侍女就给她介绍:“这是罗良媛。”

    这一位只是见了平礼,显见身份是一样。

    雁南归也给回了一个平礼。

    “这是宁承徽。这是张承徽,这是韩承徽。这是丁昭训。这三位,是王奉仪,刘奉仪和夏奉仪。”

    雁南归都挨个点了个头。

    光是这几位低位分的就看得出谁有宠,谁一般。

    至少这夏奉仪想必是有宠,不然不能这么光鲜。王氏刘氏肯定一般。眼神都不怎么有底气呢。

    说话间,就见又有一个美人进来,她最打眼的是那一双眼,一看就是颇有异域风情,像是维族,却更加有韵味。

    “想来这就是雁妹妹了,真真是美貌动人。”来人笑道,看起来极其和善。

    “给苏良娣请安,良娣才是花容月貌呢。妾自愧不如。”雁南归笑道。

    “瞧,又是一个凭着眼睛认出我的,明明还没见过呢。”苏良娣笑道。

    正说着,就又听见一道声音传来:“苏姐姐这一双眼这么出众,想不认出你也难。咱们大衍朝可没几个这样的。”

    来人穿一身正红的裙子,也是发髻高高,一头珠翠。不过她倒也长得好看,也压得住首饰衣裳。

    大衍朝也没规矩说妾室不能穿正红或者牡丹不能用什么的,你只要别往身上绣龙纹,别给自己随便用九凤钗或者九凤纹就行了。

    其余都没事。

    “妾见过叶良娣。”雁南归笑道。

    “免礼。”叶良娣显然就没有苏氏这么客气了。

    她上下打量了雁南归几眼,哼了一声做那不说话了。

    雁南归也坐下,与苏氏聊起来,不过是闲话罢了。

    这府里可真好。

    雁南归如是想。

    两个良娣,一个比一个有意思。

    这叶良娣,自然就是皇后娘娘的娘家侄女了。前年一道与太子妃进府的。甚至是同一日。

    对外自然是恩情,可对内,叶家与宁家地位差不多,已经选了宁家做了嫡妃,又选了叶家做了良娣。

    啧啧。

    也就不怪太子要再安排一个苏氏进来了。

    真有意思。

    太子妃终于出来,她穿了一身珠光锦绣的衣裳,偏金色,边上绣着缠枝花,全都用金线描边。

    裙摆也很大,看着十分的华丽漂亮。

    梳着大大的发髻,也用金饰,镶嵌着一套赤红的玛瑙石。

    面容看着尚有青涩,不过却也很是端庄。也有九分美貌了。

    “太子妃娘娘安。”众人都请安。

    她一摆手笑道:“今日新人来,你们可都认识了?”

    众人都说认识了。

    雁南归就起身,已经有人拿来了垫子,她也不矫情就跪下来了。

    正是拜见过太子妃,她就是这府里的妾了。

    从嫡妻成了妾,她倒是没什么想法。这可是个古代王朝,她还想如何?

    该忍耐的事就一定要忍耐,自己不在意就是了。权当上坟了。

    当然了,太子妃如今也没做什么事,那就权当是给狗皇帝上坟了。

    太子妃客客气气的叫嬷嬷扶着她起来,又赏赐了,拉着说了一会话,问清楚她住的习惯与否,这才说叫人散了。

    “晚上你们都早些来,今日家宴,也是给雁良媛贺喜。殿下也是要来的。”太子妃吩咐。

    众人忙行了,尤其是长久见不着太子的几个人,都欢喜的很。

    出了正院,苏氏笑道:“今儿就不请你了,改日你来我这里坐坐。”

    “是,姐姐既然说了,我怎么敢不去?”雁南归笑道。

    叶良娣十分看不上她们这样虚伪转身就走了。

    天冷,雁南归也没心情逛,就直接回去了。

    回去换了衣裳烤着火,觉得身上暖和了就问:“这两位良娣平时斗的厉害?”

    “回良媛,是啊。殿下宠爱苏良娣,去的最多。叶良娣自然是有怨言的。”降香道。

    “嗯,那丁昭训和夏奉仪得宠?”雁南归又问。

    “回良媛,这丁昭训倒也一般,不算太得宠。夏奉仪近几个月倒是很有些宠爱。因此也单独住着依湖居,那算是很好的阁子了。”降香道。

    “夏奉仪性子也不太好,与其他人相处的也不好,不过倒也知道分寸。只是这丁昭训,虽说宠爱上不及,性子确实很不好的。”

    “嗯,别惹我就行。”上头那几位,顾及身份,都不能太随意做什么。

    下面的,惹她就打回去好了。倒也不必多客气。

    降香点头:“您也累了,先歇会,奴婢叫人预备午膳去。还有您晚上要穿的衣裳,戴的首饰。”

    雁南归笑了笑,心想晚上可就要见夫君了呢,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听说,太子是个美男子,她倒是看看这美男子是不是她要的那个菜。报仇不是一天的事,搞不好就是十年二十年,那也不能只顾着报仇。美男还是要看的。

    虽说这位美男定然是个极其危险的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