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13章 山鬼
    不过她这一生,注定不可能安稳度日。要想安稳,就只能不报仇,或许就可以苟延残喘了。要不然,怎么样不都是与狼共舞?

    那不如索相与狼打好关系,华尔兹可比桑巴省力气多了。

    前院里,舒乘风将信看完顺手就丢进火盆子里,看着火舌舔舐干净。

    “后头都安排好了?雁氏怎么样?”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磁性又撩人。

    “回殿下,这雁良媛什么都没说,一切都按着规矩来的。倒是没什么。这外面的消息……怕不是也不准?这位瞧着没有那么跋扈呀?”云及道。

    “死了一回醒悟了吧。要不然,她能这么快从孟家脱身?啧,这女人也算有决断,你知道么,他还问孟家讹了五万两。”舒乘风说起这个来,带着笑意。不过倒也不是说就多欣赏。

    对他而言,之前把自己搞那么惨的雁南归他是看不上的。

    但是至于说换了芯子这种事,饶是舒乘风这样聪明厉害的太子,也压根不会往那想。

    “倒也是。说起来,这雁良媛也是惨,明明是嫡出的长女,哎。”云及摇摇头。

    “看着吧,要真是个能安分的,就养着。要是还如以前一样跋扈又愚蠢,哼。”舒乘风不喜欢蠢货。

    这个哼,那可真是意味深长啊。

    云及笑了笑:“不至于,以前身份与如今不同。再说了,她这样的,这跋扈的名声都不一定几分真。咱们这后院里,嘿嘿。”

    云及是从小就跟着太子的宫人,很了解自家的主子了。

    “嗯,晚上见见。”他还真没见过这雁南归。

    “这样貌上,倒是极其的出众,怕是不比苏良娣差。”云及道。

    “哦?果然?”舒乘风当然也是喜欢美人的。谁不喜欢呢?

    “自然,臣怎么敢欺骗您。”云及道。

    “嗯,那我倒是有点期待了。”舒乘风起身,将衣摆拍了拍:“走吧,这就去正院,与太子妃共进午膳吧。”

    正院里,宁氏见了太子当然欢喜了。

    “殿下安。”

    “多礼,你预备了什么好的,孤也想吃一点。”太子笑道。

    “自然什么都有的,有您喜欢的东西呢。”宁氏笑盈盈的,迎着太子进去了。

    太子妃算不得多得宠,可太子还是很给她面子的,所以经常来。

    她也想抓住机会,先生一个孩子再说。

    后院如今没有孩子,之前罗良媛怀孕也没保住。还有之前有个柳氏生了个孩子,可最后也是娘俩都没了。

    如今,太子殿下也十八了,该是有孩子了。

    嫡子,自然还是要先出生才好呢。

    太子妃高兴的很,自然伺候的殷勤。

    舒乘风也只是带着笑意,一切都由她安排。

    他生的俊美,不笑都叫人欲罢不能,何况笑了?

    太子妃饶是心里清楚,她是做太子妃的,日后是皇后。怎么能动真心呢?

    可天长日久下来,也是将那坚定的心思弄的摇摇欲坠。

    至于叶良娣,那更是捧着一颗真心对着她这位表哥呢。

    苏良娣也差不多。后院女子里,还有谁不喜欢太子殿下呢?

    就不提众人听说太子殿下中午就去了正院有多嫉妒了。反正晚上是能见着的。

    谁管今晚是因为雁良媛进府才摆宴啊,众人都要花枝招展。

    你是雁家的女儿又如何?进了这府里,终究还是宠爱才是第一的。

    所以,谁也没想给雁南归面子,都是要用最好的状态去见太子殿下的。

    时间过的很快,天就要到了黑时候了。

    雁南归也要准备出发,约莫到了正院里的时候,就已经黑了。

    毕竟是冬日里,天黑的早。

    她换了一身水红色的裙子,裙摆上绣着金线的鱼,行动间,像是有一小群锦鲤在裙摆上游动。

    在夜色下,是最合适不过的。

    因寒冷,又在外头披上一件雪白的斗篷,上头用银线混合着纯白的丝线绣着花纹,不细看是看不出,可灯光下就若隐若现的十分好看。

    梳着高高的落梅髻,用金丝玛瑙缠绕,再戴上一根金步摇,流苏是用珠子,一颗一颗,一样大小的猫眼石。

    是黄色的猫眼石,在灯光下闪着微光。

    眉毛依旧是细弯而上挑,眼睛狭长而灵动。

    她的眼睛是介于凤眼与杏核眼之间,可操作的空间很大。

    嘴唇生的最好,不厚不薄,红润而形状饱满。

    人中沟深,而唇峰明显。

    微微一笑,就带着上翘的弧度,叫人心情愉悦。

    雁南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轻轻叹口气,多好的一张脸呢。

    可惜了,原主那时候不懂如何打扮,还听信那些蠢话,将样貌都压的死死的。

    真是可惜了。

    最惊艳的,莫过于就是落葵和蝉衣了。

    她们两个好歹是之前就跟着她的人,以前只觉得,夫人长得还行……

    从未有人将她看做容貌出众的人。

    孟家,孟俊贤之所以宠爱表妹李氏,也是因为李氏的样貌好。

    还有那个之前跟李氏一起跪着的刘氏,也是因为长得好。

    甚至那个给雁南归灌药的喜鹊能攀上孟俊贤,也是因为长得好……

    种种迹象,都没说明雁南归本人长得有多好。

    可如今看,李家表妹算什么啊?明明自家良媛这才是绝色。

    尤其是眉目中流转的那一丝说不清楚的气息,最是叫人捉摸不定。

    像高山上的云雾,远看飘渺,近看时又化作水汽,只在你指间有一丝湿气,转瞬又像是没有。

    “走吧。”雁南归看着两个丫头的样子笑了笑。

    今日带着的是降香和蝉衣,落葵还小,有些时候应付不了外头的事,就留在屋里好了。养个几个月就不一样了。

    一路又走到正院,果然,灯笼已经全部都亮了,天际最后一丝光线淡去。

    随着唱和,雁南归进了正院大堂。

    只抬眼看去,就见上首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人,金色常服,却绣着金龙,金冠束发,鬓角两侧,是两条金色垂缨。

    他的身份不言而喻。

    不过这并不重要。

    雁南归看到了他的脸,然后便露出了一个笑来。

    此时此刻的雁南归,想到的是屈原九歌中的山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