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14章 圆满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这虽然是描写女子的句子,可此时此刻,雁南归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是的,当今太子舒乘风,年十八,样貌极其出众。

    外头只说太子样貌好,加上一堆溢美之词。却也没人敢着意描述太子到底好看在哪里。

    原来,他竟然像是欧洲中世纪的精灵与天潢贵胄的结合版。

    他眉毛更加立体,眼窝却没有那么深邃,但是看得出,他身上带着异族血脉。

    这并不稀奇,舒家这一脉,本就是承袭自赫连一族,那本就是极北方的一支,几百年前,他们挥师南下,推翻了原本的王朝,建立了大衍王朝。

    多少代下来,与汉人越来越相同,也使得很多人忘记了,他们其实是有异族血统的。

    或许正是因此,舒乘风鼻梁高挺,而最出众的是那一双眼。

    琥珀色中,竟透着一丝金茫。

    唇峰凌厉,却带着笑意,却正是看着堂中女子。

    雁南归笑意更深,这才行礼:“妾雁南归,叩见太子殿下,殿下千岁万福。”

    “免礼,坐下吧。今日是你的喜事,不必如此客气了。”舒乘风看着她道。

    他也很满意这女子的容貌,看起来,她果然并非是那种愚蠢跋扈的女人。

    雁南归谢过他,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瞧这话,你的喜事。哦,太子纳妾,确实不算什么喜事。

    只能是她自己的喜事了。

    太子妃也笑了笑:“去看看,叶良娣怎么还没来,就等她来了,便要开宴了。”

    下面其实还有人没来,但是她自己不说的。

    很快,那两个没到的都到了,时间显然还是没到的,不过太子妃就是要催一下叶良娣。

    太子只当听不见,这种小事,他视而不见的。

    雁南归也没有再看太子,反正这美男是她能享受的,没必要盯着,像个痴汉就没意思了。

    罗良媛与她说话,两个人位份相同,自然坐的近。

    又过了约莫一刻钟,叶良娣终于到了。

    她也是一身大红。与上首太子妃一样。

    不过这不算犯了规矩,顶多就是看得出她不顾及太子妃罢了。

    她请安之后就道:“时辰还没到呢,太子妃姐姐就急着叫我来了。表哥您看,姐姐总是这样欺负我。”

    这话说的,又是撒娇,又是抱怨,倒是活脱脱一副小女儿样子。

    雁南归轻轻挑眉,啧,看来,平素太子殿下对这位表妹也是多有纵容啊。

    刚在孟家收拾了一个表妹,这又出来一个,真是……啧。

    不过,孟家那一位表妹被宠死因为爱,这一个么……

    “妹妹好意思叫殿下一直等着你,那下回我可不叫你了。”太子妃心里气死了,骂她贱,可嘴上还得与她说笑。

    倒是把她催她的事,说成了因为怕太子不喜欢。

    “哼,姐姐真会扯虎皮做大旗,表哥可不会怪我的。是吧表哥。”叶良娣又问。

    太子就笑了笑,端起茶杯来喝茶,一副不参与的样子。

    “表哥!”叶良娣又叫。

    “好了坐回去吧,该开宴了。”太子这才柔声道。

    他声音本就好听,这么说话,还不把叶良娣安抚的结结实实的?

    很快,太子妃就宣布开宴了。

    侍女们鱼贯进入,将膳食摆在桌上,显然十分丰盛。

    等摆的差不多了,太子妃笑道:“今日是雁良媛的好日子,我先敬雁良媛一杯。”

    雁南归忙起身:“妾多谢太子妃娘娘。”

    她满饮了一杯。

    既然太子妃带头了,其余人不管如何也敬了一杯,只是叶良娣十分的不满意。

    态度自然不好。

    雁南归也不计较。

    太子没有敬酒,只是笑着看着这一切。

    倒是雁南归主动:“妾敬殿下。”

    她也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话。没必要,这一辈,他舒乘风必然会喝。

    果然,他也举起酒杯,并不言语,却笑容依旧。

    一场家宴,圆满落幕。

    各自散场,有的人知道就这样了,自然悄然走了。

    有的人不甘心,也知道今日侍寝定然轮不到自己,不甘心也得走。

    而雁南归,走的丝毫不犹豫,因为一会,太子会来的。

    回到了霁月轩,她换了一身衣裳,也特地补了妆容,时辰也就不早了。

    果然,不过须臾,就听外头喧闹起来,正是这府上最大的主人来了。

    她笑了笑,便起身迎接。

    她也换了一身红衣,纵然今日,她已经看了太子妃和叶良娣穿红衣,但是依旧换上了。

    怎么也算新婚夜,意思意思不为过。

    她站在门口,笑盈盈的看着来人。

    太子也更衣了,此时是一身鹅黄长袍,依旧金冠束发,依旧龙纹绣身。

    他身姿也是挺拔,越众而来,嘴角噙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叫你久等了。”舒乘风笑着道。

    “等点下来,总是欢喜的。”雁南归也回道。

    舒乘风轻轻挑眉,便牵着她的手进了里头。

    自有嬷嬷来安排,毕竟这是雁南归头回侍寝,纵然她并非完璧,但是规矩还是要走的。

    这不是说检查什么的,是说怕第一次侍寝,伺候不好太子。

    说起来,这大衍朝皇朝对于女子贞洁并不怎么看重。

    要不然,当今怎么能把自己的长子媳妇纳进后宫呢。

    先帝那时候征战的时候,还带回来过几个寡妇呢。其中有一个,如今还活着,是个太妃。

    扯远了,说回当下。

    嬷嬷也只是摆设。

    时辰是不早了,不过雁南归还是叫人上了些粥与太子吃了。

    身体要紧啊。

    直到进了内室,已经将人全部挥退。

    舒乘风只是看着她这样,并不阻止。

    雁南归看着他笑:“妾伺候殿下?”

    舒乘风就起身伸开手。

    雁南归过去给他脱衣,自然不如丫头伺候的好,不过这点事还能不会?

    只是解开了外头的袍子,她就被太子箍住了腰身。

    后头的事,顺理成章。

    雁南归不是个被动的性子,痛就说痛,该主动就主动。

    一时间,与这个便宜夫君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也就十分顺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