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15章 有趣
    各处都等着看结果,不少人盼着头回侍寝的雁南归出事。

    那就是好事。

    可惜各处等来等去,也等不来什么事,只能各自歇了。

    内室中,烛光摇曳,雁南归半趴在舒乘风身上,一只手缠绕着他的一缕发丝。

    他的头发乍一看是纯黑,可细细看来,却也带着琥珀金的色泽,只是十分的浅淡。

    “殿下早先的族人,是不是琥珀金色的头发呢?”雁南归问道。

    “嗯……倒也没有那么金,不过确实不是纯黑。”舒乘风带着疲懒,声音更加惑人。

    雁南归都要酥了,乖乖,这声音叫人肾亏呢。

    雁南归美目一转忽然开口:

    “叔于田,巷无居人。岂无居人?不如叔也。洵美且仁。

    叔于狩,巷无饮酒。岂无饮酒?不如叔也。洵美且好。

    叔适野,巷无服马。岂无服马?不如叔也。洵美且武。”

    雁南归当然不知道诗经究竟该如何唱才对,她只是用自己的调子,轻柔的唱出来。

    舒乘风就笑起来,这一次,眼中是真切的笑意。

    或许不是高兴,或许只是好笑。

    可他也确实没听过哪一个女子在床笫间对他唱这样的曲子。

    有些直白,又有些轻浮。

    可这曲中的意思……无不是夸他的。

    夸他长得美,夸他好,夸他仁,也夸他勇武。实在撩人。

    于是,他只能回应她的,就是翻身将人压住了。

    心中想,这个雁氏……很有趣,非常有趣。

    次日一早,舒乘风起身下地的时候,雁南归就在榻上看了他一会,嘴角带笑:“殿下可原谅妾今日无力伺候,下一次定然不会这样了。”

    舒乘风就噙着一贯的笑意,只是挑眉,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雁南归是不伺候他了,不过起来还是要起来的。

    今日显然不上朝,不然太子早就该走了。

    她起来,是看看太子他留不留早膳。

    起来就走,和留了早膳再走,区别还是有一点点大的。

    果然,他还是给面子的。

    两个人一道用了早膳,就该出门了。

    太子就算是不上朝,也要进宫,太子是需要处理政务的。虽然陛下故意叫他疏远这一切,可他就算不发表意见,人也要在场。

    而雁南归么,今日刚侍寝,正是要去正院请安。

    后院请安,倒是一日也不能少的。

    与太子告别,舒乘风往前院去,也没说我什么时候还来的话。

    雁南归想了想,这位太子走的路线是叫你捉摸不透那一种是吧?

    她也不去琢磨,反正昨夜成了事,她就过了明路了。

    正院里,又是叶良娣没到。

    雁南归给太子妃行了大礼,又受了太子妃一番赏赐。

    叶良娣这才姗姗来迟了。

    雁南归也不犹豫,照旧起身给她请安见礼。

    叶良娣哼了一声坐下来。

    雁南归也就坐回去了。

    “雁良媛今日精神倒是好,到底不像是罗良媛那时候初初侍寝,第二天走路都费劲。”

    叶良娣这话,明摆着是嘲笑雁南归的经历。

    这就是汉人的弊端,他们总是用这些所谓的贞洁之类的来限定女子。

    虽然大衍朝的人没有像是前朝那样在乎这些那么多,皇室中,舒家男人们更是不怎么在意,可汉人们,总归还是要说的。

    雁南归自己是丝毫不在意,她记忆中的时代,女子再婚,再再婚也不稀奇。

    “是吗?那罗良媛是身子孱弱吧?”雁南归笑着道。

    “你装什么傻?”叶良娣哼道。

    “妾不懂,叶良娣是什么意思?”雁南归看着她。

    “哼!”叶良娣自然不好直说。

    她不好直说,可有人愿意直说啊,丁昭训一笑,眼中含着恶意:“叶姐姐是说你毕竟是二嫁,到底是经验丰富的人了,比不得旁人呢。”

    啧。

    雁南归看过去,这丁昭训也长得不错,不过比起其他人来,就有些逊色。

    “你说的不是废话?我本来就是二嫁,用你强调?怎么我二嫁见不得人了?有本事你进宫跟珍贵妃娘娘说这话去啊。”雁南归直接怼回去。

    这一句,就把丁昭训顶的白了脸。

    太子妃也是轻轻蹙眉。

    “你疯了!什么都敢说么?”叶良娣也是变色。

    “好了好了,这也是事实嘛。偏就是你们计较多。在我们那,女子二嫁算什么?先帝可是下过旨意的。”苏良娣笑了笑打圆场:“再说了,雁良媛进府,那是陛下和皇后娘娘的意思,丁昭训,你逾越了。”

    “苏妹妹说的是。一家子姐妹,日后就不要提起这个了。”太子妃笑了笑,又看雁南归:“雁妹妹也是,日后有些话不该说,还是不要说。”

    “是,多谢太子妃,多谢苏姐姐。”雁南归笑盈盈的,起身福身,然后又坐下来。

    二嫁?又宫里那位珍贵妃顶着,她就敢肆无忌惮。

    珍贵妃何许人也?

    八公主与十二皇子的生母。二嫁不是她的特点,爬灰才是。

    是的,这一位,就是当今叶皇后所出嫡长子,被追封了秦王的叶长风曾经的嫡妻,延顺侯府嫡长女,曹宓。

    曾在闺中时候就有才名美名,一度叫人称赞为洛神第二的。

    不过,成婚不过两三年,就摇身一变,成了宫中妃子。

    而那时候还是大皇子的舒长风不出半年就病逝了。

    虽然皇家对外,都模糊她进宫的时间,可不过过去十来年,谁又能不记得怎么回事呢?

    有她在,谁又敢多置喙雁南归的二嫁身份?

    至少,她是与孟家和离,签了和离书,送去了官府才有皇后赐婚的。

    她光明正大,无羞无愧。

    正院请安,告一段落。

    第一次的正式请安,众人当然还在互相试探。

    而雁南归,也用实际告诉她们,至少,她不会因为二嫁自卑。

    而回到了霁月轩之后,太子的赏赐到了,也更说明太子似乎,也不在意这一点。

    太子既然赏赐了,太子妃就要跟着赏赐。

    作为高一级的两个良娣就要赏赐。

    所以一时间,她这里的东西又堆了一桌子。

    衣料首饰自不必说,还有摆件和日用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