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19章 喜事
    曲州,巡检府衙门。

    孟江河见过了家里来的家奴,一张脸是黑的不能看。

    此番家里这件事闹的,他真是恨不能将长子绑起来打一顿才好。

    可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出了,如今对与孟家实在是不利。

    他又不在京城,如今出了事也来不及补救,真是急的很。

    来的是他留在家里的心腹,这人也是个一心为主子的,于是道:“老爷,老夫人的意思也有道理。如今咱们得罪了那一位,要是她不得宠就算了,可看在她爹的面子上,只怕也会有点宠爱。那时候……”

    孟江河哼了一声:“无能!”

    “是,老爷息怒,大少爷已经知道错了,如今还是要解决了这件事才好呢。”

    孟江河叹气,何必说日后?就如今,他都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太子一脉的压力。

    今年的盐税,太子重点看过的。

    当然,他不可能在这上面做手脚,可太子要查看,就代表了太子想要找出问题来。

    “就算是我们想,难不成,跟长公主撕破脸?她相与七皇子联姻,也不是秘密了。”孟江河道。

    “这……其实……她最看好的,不是十二皇子么?她那幼女今年十岁,虽说比十二皇子大了几岁,可也未必没机会,可这七皇子嘛……虽然也受宠,究竟也比不上二皇子和十二皇子呀。何况,老爷您好好的,对她可是多有助力。有您在,日后她想与十二皇子结亲,都是机会更大了。”

    孟江河摸着胡子点头:“此言有理。”

    确实,他要是先跟长公主的女儿成一家人,日后就是长公主这一脉的人。比如今可紧密多了。

    日后,十二皇子势必是要争夺皇位的,那时候……

    “我这就修书一封,你快马带回去。此事要快,避免夜长梦多。”孟江河道。

    来人笑着应了。

    快马加鞭,不过四五日,信就送到了长公主的手上。

    容宁看着信,蹙起眉头来。

    她生的两个女儿,在雁家排行是三与四。

    雁南归是大女儿,二房的嫡女是二女儿。

    二房还有两个庶出的是五六。她的小女儿才十岁,下面那两个庶女就更小了。

    此时,正是四姑娘雁锦菲伺候在跟前,她素来得宠,比她稍微有些笨的姐姐更得宠。

    于是就接了信看,看完叹气:“孟家也是无奈。”

    虽然她只有十岁,可素来早慧,是被长公主重点培养的孩子。

    “他们要的是你亲姐姐。想来我就算是叫二房的女儿去也是不行的。”长公主道。

    “只恨女儿太小,不能替您分忧,其实这孟家,看着不算什么高官人家,可却实在重要。母亲贵为长公主,日后定然是要做皇帝的岳母的。依着母亲看,七皇子的胜算大么?”

    长公主轻轻的靠在椅背上:“胜算,自然也是有的。”

    “是有,可不大。如果陛下执意要废了太子,那七皇子与太子岁数差不多呢。”雁锦菲笑道:“十二皇子得宠,可十一皇子其实也得宠。只是有十二皇子在,显不出他来。下面,叶令仪生的十四皇子不行,可陛下还年轻呢。日后就不生了么?”

    “你这孩子,小小年纪,倒是什么都敢说。依你的意思……你姐姐就该去孟家?哼,我的女儿,居然要去做继室!”

    “您怎么会这么想?孟家岂敢?何况,那雁南归是和离出去的,就当没有她这个人了,孟家敢叫姐姐行妾礼?”

    “我想一想吧。”长公主叹气。

    她虽然贵为长公主,可也不是什么事都能随心所欲的。

    而长久以来的疏离,叫她这种事都不会第一时间想到雁凌云。

    当然,信还是要送的,不过么,也要等她下了决定再说了。

    孟家笃定长公主不会拒绝,所以已经张罗起来了。

    显然,他们不敢慢待了长公主的女儿,自然是要比当年娶雁南归更热闹更隆重的。

    孟家,李氏如今看着家里这样,自然要求找孟俊贤。

    前院书房里,孟俊贤看着抱着他哭的期期艾艾的李氏,也是心疼:“好了好了,孟家如今这样,倘或不与长公主结亲如何能度过?你放心,就算是我不能叫你扶正,日后也是与过去一样的。我自然还是最宠爱你。”

    李氏深知此时无可转圜,只能捞好处。

    于是趁机要了些好处就罢了。

    太子府中,雁南归倒是也不知道这么多消息,不过嘛,杜鹃也叫她知道孟家已经预备起来了,那就是说,基本上是成了。

    而太子府中,今日接了的消息是,后日就是太后娘娘的生辰,今年不大办,但是太子府的人还是要去贺喜的。

    特地通知过来,自然是要雁南归准备,毕竟她之前没有进过宫。

    雁南归应了。

    如今的规矩里,有位份的女子都能进宫,不过看上面人带不带你。

    太子府的话,一般也就带良媛以上。

    晚间,到了时间雁南归也没等,就叫人摆膳。

    事实上,这段时间,太子都没来。

    其中有几日是他自己住前院,有一日是太子妃那,有一日是苏良娣那。

    就她进府这十来天看着,叶良娣这个宠爱,啧,欠点火候啊。

    可她吃过晚膳后,太子竟然来了。这时候来,想必是吃过了。不过她还是问了一句。

    果然得到了一句吃了。

    太子坐下来,捧上茶:“孤今日,给你送来个好消息。”

    “哦?看来,是我雁家有喜事了。”雁南归笑起来。

    她那一双美眸轻轻眯了一下,笑的格外的迷人,带着一种迷人的……坏。

    “将军府的三姑娘,与孟家长子大婚的日子,定在了下个月初六。”舒乘风道。

    “这么急啊?”雁南归笑起来:“那我可也得准备些东西,给妹妹添妆了。”

    “那,南归想送些什么?”舒乘风十分的感兴趣。

    “既然,妾如今是太子良媛了,身价不同。送些黄白之物就算是掉价了。求殿下,赏赐妾些好东西,换不得金银的御制之物,也好给三妹妹撑门面。”雁南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