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20章 宫中事
    “嗯,南归有所求,孤自然给你。”舒乘风笑道。

    他姿态闲适,笑的也很是开心。

    雁南归想,这位太子殿下,是真的觉得这件事好笑所以开心呢?还是因为这一来,雁家的姑娘就不能与七皇子结亲而开心呢?

    是的,既然三姑娘已经要给孟家了。长公主怎么会允许二姑娘嫁给七皇子?

    雁家女眷里,她不可能叫任何人地位比她高的。

    雁南归是个意外,是她没能掌控,可要是叫二姑娘再成了皇子妃还得了?

    所以不必费心,她自己会拦着的。

    邹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狗咬狗去吧。

    赏赐些无用的御制之物对于太子来说太轻松,当下就叫人送来一箱子。

    雁南归谢过他,起身亲自给他倒茶:“殿下真是叫妾暖心呢。”

    茶壶刚放下,人就被舒乘风拉入怀中:“是吗?南归这般可怜,孤怎么忍心不爱呢?”

    他凑过来,在雁南归的发间轻轻嗅闻:“美人如花,南归果然是最艳丽的那一朵。”

    “孤听闻一词,说宿雨微醺越女腮。可越女不如南归,南归才是冰肌玉骨笑也宜人,泪也动人。”

    “南归最爱什么花?”舒乘风揽着她的腰问。

    “海棠啊,各色的海棠,都是极美的。不过,妾这轩子前面,据说是一片梨花,妾也很喜欢。”雁南归笑道。

    “嗯,极好。那不如,孤给你起个小字就叫棠儿如何?”

    “有些俗气,不过殿下叫着顺口就好。”雁南归直言。

    “那孤一时间,倒是想不到有更好的,想到了就再改如何?”舒乘风道。

    “自然好,不知,殿下的字是什么?”雁南归问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嘛。

    “孤没有字。”舒乘风道。

    这就尴尬了。

    可见,这太子不受宠了。

    雁南归不再问:“说起来,后日进宫。妾还没去过宫中。许多规矩也不熟悉。设宴是瑶光殿么?”

    “正是,不必担心,你跟着太子妃就是了。南归这样聪慧,不会出错的。”舒乘风捏了一下她的鼻子。

    雁南归顺势抱住他的脖子:“殿下这样信我,我自然不能出错的。殿下,时辰不早了呢。”

    舒乘风一笑,确实,他来的不算早了。

    顺势抱着她起身:“既然不早,自然要就寝了,想必棠儿也想早些,嗯?”

    “殿下可真坏呢。”雁南归撒娇。

    问月轩里,叶良娣连着砸了一整套茶具,才坐下来深呼吸了几口气。

    她一眼不发,可伺候的人也都知道她气急了。

    能劝的只有流萤。

    “良娣息怒。”

    “我没事。”叶良娣此事了冷静了。

    “那就好,您也不要这样动怒,先前,那夏奉仪得宠的时候尚且留殿下几日呢,这雁良媛不过第三次侍寝罢了。您实在没必要生气。”

    “我不是气这个。”叶良娣委屈的不行,眼圈红了:“雁良媛是没伺候几次,可……可他有空去看太子妃,也有空去看苏氏,怎么就不来我这里?我送去汤,他也没空见我。”叶良娣哭起来:“我就是难受。”

    “良娣不要哭,您是自家人!就算是殿下少来几日,您是他嫡亲表妹!要不是有陛下下旨,您就该是太子妃!殿下处境艰难,正是要好好站稳脚的时候,就算少来几次,您还不是一心支持他?可太子妃娘家和雁良媛娘家那是势必不能放开的。多去几次才是正理。至于苏氏,苏氏不过是个没有什么权势的女子罢了,究竟是殿下带回来的,喜欢能喜欢几年呢?”

    叶良娣抽噎着,竟也将这些话听进去了。

    这些话,真真是漏洞百出,可对于一个自幼娇宠长大的傻姑娘,她信了个十成十。

    沉浸在自己的付出中。

    她也不是完全想不到她表哥就是不喜欢她,可她不会往那想罢了。

    很快,就到了进宫的时候。

    太子府马车浩浩荡荡的进宫去,到了宫外就要下来走进去。

    一路穿过宫道,走到了北宸殿附近,太子就要去皇帝那边,太子妃带着众人往皇后娘娘的凤翔宫去。

    凤翔宫中,依旧有几家的女眷了。

    二皇子的嫡妻宋氏,三皇子的嫡妻李氏。以及她们后头都有一个女子,显然是府中的夫人。

    二皇子那边,还有个四五岁的孩子,显然就是他的嫡长子了。

    皇后一身明黄的朝服,坐在上首,她样貌自然也是出众的,不过……比起下面的嫔妃来,就差一点了。可见太子的样貌,多半不是随了她。

    雁南归就好奇起来,这陛下长得什么样?

    下面是十几个宫装丽人,而陆续还有人来。

    显见,这是陛下的嫔妃们。

    雁南归随着太子妃请安。

    皇后笑道:“都免礼吧,坐一会,估摸一会就要去瑶光殿了。”

    今日是太后生辰,可皇后也没有要去太后那的意思,想必一会太后直接去瑶光殿了。

    啧,这太后,也真不是当今的亲生母亲,不然岂能这样慢待?

    正说话间,外头又唱和:珍贵妃娘娘到,李令仪到!

    该起身的不少,眼见,珍贵妃进来。

    她一身珠光粉的裙子,高高的发髻,一头珠翠。

    扶着宫女的手进来,生了两个孩子了,依旧是腰身纤细,形态婀娜。果然不愧是被称作洛神第二的女子。

    样貌更是不必说,柔美中带着娇弱,娇弱中透着坚强。眉眼唇没有一处不精致。

    哪怕也不年轻了,可依旧是光彩照人。

    难怪陛下喜欢她。

    她来到这里,款款给皇后请安,皇后自然不想见她,可除非不出现,不然怎么都会见到。

    只是随便嗯了一声,珍贵妃显然习惯了,也不在意,就落座在皇后下首。

    后宫里,没有人喜欢她。

    当然了,小嫔妃除外,她们要傍着她求庇护。

    可那些不年轻的有地位的嫔妃,都恨死她了。

    尤其是二皇子的生母丽贤妃,在珍贵妃没有进宫的时候,她是最得宠的女人。也不过才爬到了昭仪。可珍贵妃进宫就是贵妃。她又用了就几年才爬上了一品妃位。

    能不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