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21章 刺激
    “哟,妹妹可来了,我还说呢,你看看咱们太子殿下新收的雁良媛,瞧瞧,是不是颜色极好?与你当初比可如何呢?雁良媛快给珍贵妃瞧瞧。”丽贤妃笑着,满带恶意道。

    这话,又恶心了珍贵妃,又刺激了皇后。至于当事人雁南归,她才不在乎呢。

    皇后这一辈子,最不想听的就是提起当年的事。儿媳妇成了姐妹,是她一生的耻辱。

    当年舒长风娶曹氏的时候她多高兴,曹氏样貌好,才华也好,正是极好的人选。舒长风是嫡长子,立太子是实至名归,迟早的事。

    到时候,曹氏做太子妃,日后母仪天下都是应该的。可是……

    如今想来,真是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可丽贤妃仗着二皇子得宠,从不给皇后面子,如今能连着皇后带珍贵妃一起恶心,她才不在乎呢。

    雁南归笑着起身,又给珍贵妃行礼:“珍贵妃娘娘好,妾雁南归。”

    “你瞧,多漂亮的一个可人儿?是不是与你当年一样?”丽贤妃笑道。

    “丽贤妃娘娘,妾入府时间短,许多事不知。妾是二嫁,与前头孟家和离后方才进来太子府。怎么……这珍贵妃娘娘也是如此么?却不曾听闻呢,究竟是妾年轻了。”

    她问的言辞恳切,还带着一丝困扰。

    可这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愣,然后丽贤妃就笑起来:“哎哟,哈哈哈,这孩子可真是实在。哎呀,你是二嫁,和离了嘛,这算什么?光明正大的事。不过珍贵妃嘛……哎呀说不得说不得。就当我没说吧。你小孩子家家的,可别打听了。”

    “是,多谢丽贤妃娘娘,您可真是个好人呢。”雁南归感激笑笑坐回去。

    珍贵妃脸已经白了,气的。

    皇后又是气又是觉得解气,狠狠瞪了一眼珍贵妃,又瞥了一眼丽贤妃,也不说这个话题了。

    她是不喜欢叫人提起这件事,可已经提起来了,能解气也是好的。

    这个雁氏,倒是个妙人。

    她看似不解发问,将自己二嫁的事说的丝毫不羞愧,口口声声问珍贵妃也是如此么?

    当然不是如此了。

    既然不是如此,丽贤妃特特的叫她与珍贵妃比是什么意思?

    那是因为珍贵妃当年进宫就进的不明不白的,还别说是她先进来,大皇子半年后才去世。

    就算是她在自己夫君死后进来,那也是不对的。

    何况,宫中资历老地位高的这几位哪个不知道,大皇子死前,她就与陛下勾搭上了。

    所以但凡还要一点脸,拿这话问到她脸上,她就该有点难堪了。

    雁南归这样问,大庭广众之下,也算给了珍贵妃一巴掌。

    自然不能有什么用处,可叫皇后舒服了也是好的。

    至于丽贤妃这明显的挑拨,皇后也不是不知道,她们自己有自己的战场,慢慢斗去吧。

    有了这么一个开场,大家高兴的很多。

    显然,这十来年,珍贵妃也习惯了,不然还怎么能活下去?

    于是,竟也能渐渐调整过来,从容的面对。

    过来一会,就有人来传话,说太后娘娘已经到了瑶光殿,叫众人都去。

    瑶光殿中,皇后带着众人到了的时候,陛下也带着众位皇子以及宗亲们到了。

    雁南归只是看了一眼,就啧了一声,这老皇帝长得……真心不赖。也是混血精灵加上满身威仪那一挂的,太子的样貌随爹石锤了。

    她大逆不道的想,要是当初她算计算计进后宫,在这老头后宫往上爬是不是也能混一混?这太子地位摇摇欲坠的,是不是进后宫给太子做小妈报仇来得更快?

    又看了一眼跟着皇帝的太子,然后心里摇头,不了不了,还是混血精灵王子更好。老皇子不香了。

    太子可不知道他的良媛生出如此大逆不道的心思,要谁知道了……

    宗室女眷都在瑶光殿陪着太后,见了皇后一行人,忙起身行礼。

    一番互相拜见后,各自落座。

    上首,姜太后坐在正中间,两侧是陛下和皇后。再两侧是几位长公主,以及宗室里的亲王。雁南归的继母自然在,她只是淡淡看了一眼雁南归,雁南归直接当没看见。不好意思,我地位太低,看不见你。

    下首,左边是太子打头,太子与太子妃坐在一起,后头是其他妾室。

    往下,依次是二皇子等皇子们。

    公主们都跟着生母坐着,都在右边。右边第一位,自然是珍贵妃。

    虽说一品四妃地位一样,可也是贵妃为尊。

    落座齐了,陛下一挥手:“就开始吧。”

    很快,歌舞就开场,菜品也陆续上桌。

    陛下亲自给太后斟酒夹菜,十分孝敬的模样。

    姜太后今年也不过五十多岁。并不老。只不过久不问世事,存在感不高。

    此时只是端着笑模样,任由陛下和皇后献殷勤。

    下面歌舞热闹,俨然一副热闹场景。

    等陛下与皇后都敬酒送上了贺礼,就该轮到众人,自然太子先。

    所有人都给太后送上了东西,太后都笑呵呵的说好,叫人收了。

    这一场宴会,从中午进行到夜里,太后也坐不住了。

    先回去了。

    歌舞已经停了,也就该散了。送走了太后,陛下也笑了笑:“就散了吧。”

    太子起身带头:“父皇母后辛苦,还请回去歇息吧。”

    陛下嗯了一声,他虽然不喜欢太子,不过更多时候是背后下手,面上倒也不至于什么面子也不给,尤其此时这些小事。

    “都回去吧,明日还上朝呢。”说罢,就摆手走了。

    并不管这群妻妾子女。

    皇后也对众位嫔妃道:“都回去吧,今日辛苦,明日不必请安了。”

    众人谢过她。

    皇后看了看太子:“送一送你皇叔姑母们。”

    太子应了是,就与兄弟一起送长辈出门,这其中,自然就包括了容宁长公主。

    此时,她才与雁南归说话:“大姑娘如今见了母亲,竟也是不发一言的么?”

    雁南归一笑:“长公主说笑了,皇家规矩大如天。妾如今是太子府良媛,与长公主之间,是天差地别,纵然心中惦记着,又岂敢主动搭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