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22章 受宠了
    “不过,听说三妹妹要与孟家结亲了,妾预备了东西给三妹妹添妆的。”雁南归道。

    长公主不爱听这个。

    再是说的冠冕堂皇,她的三女儿进了孟家,孟家不敢怎么对她,可外头人看,也不是嫡妻原配。

    “你有心了。”容宁道。

    雁南归也只是一笑,她深知,口头上的便宜不占也罢,背后是她主导的这就够了。

    至于以后,多得是时间和机会。

    至少,她也借由这一件事,试探出来,舒乘风对他这位姑母的心思。

    不过也很好理解,毕竟容宁对于皇后一脉,也是快明摆着说厌恶了。

    她公然与珍贵妃交好,这就说明了一切。

    纵然她见了皇后太子依旧客气,可这有什么用?

    珍贵妃,丽贤妃,周敬妃,这三位嫔妃,都是容宁长公主交好的人。

    这可真是太直观了。

    容宁临走,又看了一眼雁南归,雁南归只是带着恰到好处的笑意。

    倒像是过去那个动不动就炸毛发脾气的人不存在了。

    容宁生出一些不好的想法,可随即又消散。归根结底,她从一开始就看不起雁南归,自然不会觉得她有什么威胁。

    只是当她命好,竟能从孟家跳进了太子府。不过又如何?

    她很清楚陛下对太子不喜,迟早是要废掉他的。

    那时候,雁南归又如何?

    到时候她会护佑雁家无事,至少不叫雁家被太子牵累。

    回府的路上,马车里,雁南归闭目养神。

    马车慢慢走着,忽然她睁眼道:“给我父亲那边送一封信吧。”

    “是。”降香应了。

    “三妹妹大婚,喜事。”雁南归勾唇一笑。

    不出几日,雁凌云就收到了信。

    此时,他正从军中巡视归来,一身铠甲还没接下来。

    将军府中,雁南旭迎上来:“爹,有京城的信,大妹妹送的。”

    这可是稀罕,过往,雁南归从不送信来。

    雁凌云却不知,其实在闺中时候,雁南归当然送过,只是她年幼,怎么可能送出去呢?久而久之,她也冷了心罢了。

    雁凌云换了衣裳打开了信。

    内容简单,道喜,保平安,问候。

    很家常的信,只是这字里行间,却也叫人看着叹气。

    “我以往,不知她有这么一手字。”自己娟秀,却又凌厉。倒是有他几分风韵。

    “看来,长公主定了心。”雁南旭也看完了信。

    长公主要把三女儿嫁给孟家这件事,纵然她没有第一时间送信,过后定了亲事也要送的。毕竟那也是雁凌云的女儿。

    可其实,雁凌云第一时间就已经收到了信。

    比起七皇子来,孟家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参与皇家的事少。

    “由她去吧。”雁凌云过去,对雁南归都疏忽了,虽然也有些无奈。那时候她还小,他要驻守边疆,老太太几句话,就将孩子留在了府中。

    但是雁凌云对于长公主生的那两个孩子,却是更加不在意。

    他可能不是个好男人,可他这一生,却着实只喜欢过一个兰氏。

    长公主第一个女儿出生时候,兰氏还在,那时候雁凌云认了命。他知道不能拒绝,否者保不住一家子的命。

    可当兰氏过世了之后,他就冷了心。所以长公主第二个孩子是如何出生的,实在耻辱。

    也是那时候,雁凌云发了狠,才会叫长公主差点难产死了。虽然活下来了,可也不能再生育了。

    这以后,他更是不肯管家里的事。本想着,等老二大几岁叫他好好念书。

    他不可能把两个儿子都带走,一个掌握兵权的人,将两个儿子都带走,陛下怎么可能允许?

    至于女儿,他想着毕竟是女孩子,想来长公主不会难为她……

    至少还有老太太呢。可惜他错了。后院的弯弯绕,他实在是知道的太少。

    如今这样的局面,是长公主与老太太一手促成的。

    哪怕老太太是他生母,他内心也只有愤怒。

    所以如今长公主要把自己亲生的女儿送给孟家,就随她去。

    “南归如今,变化很大。”雁凌云道。

    “是啊……爹,她……吃了很多苦。”雁南旭道。

    “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没做好。如今她进了太子府……你我父子,也不得不想想以后。”雁凌云叹口气:“当今多疑,从南归选了太子府那一刻,只怕他就开始怀疑你我了。日后你我也要更加谨言慎行。你的婚事……这些年耽误了。若是为了家族,你也不能随便婚娶。你自己有中意的姑娘吗?”雁凌云问道。

    “没有,全凭爹您做主吧。”雁南旭对此无所谓。

    “那就选个一般门第的姑娘吧,不求显贵。”

    “是。”

    父子俩心里都有数了。

    谁也没想着回京城。

    雁凌云不算是个好父亲,他甚至忽略了雁南归,那如今雁锦思大婚,他更是不会回去的。

    至于说他该负责的部分,老太太会尽力的。

    太子府中,蝉衣几个伺候雁南归洗漱。

    “殿下今日去了何处?”雁南归问。

    “回良媛的话,是去了依湖居。”蝉衣道。

    “哦?这夏奉仪倒真是得宠。这段时间,可伺候了好几次了。”雁南归道。

    “是啊,听说这夏奉仪因是南方人,特别怕冷,依湖居了,还特地修了火炕呢,以前可没有的。”蝉衣道。

    “那可真是受宠了。”雁南归笑道。

    大衍朝地处北方,此时气候四季分明,夏天是没有那么热,冬天可足够冷的。

    雁南归没太在意一个夏奉仪。

    洗漱过,暂时还不睡觉,就摆上了棋盘自己跟自己下棋。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就感觉外头有了声音,她也没抬头:“下雪了吧?”

    这是寒冬十一月,距离腊月不过两日,正是该下雪时候了。

    降香出去看了看:“是下雪了,还有风。奴去预备一下吧,怕晚上冷呢。”

    轩子毕竟不如院子,围墙少,不太隔风,要是烧的火不够旺,半夜肯定是冷的。

    雁南归当然也是怕冷的。

    “好好预备衣裳,明早估计更冷。”雁南归说着,丢下棋子:“该睡了。”

    到了后半夜,雪更大了,风也没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