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23章 明着恶心
    显见这雪是要下些时候。

    早上起来的时候,屋子里暖和,倒是没觉得冷。

    但是只看外头那样子就知道什么感觉。

    雁南归啧了一声,也只能吃些暖和的御寒,该去请安还是要去的。

    早膳上桌,她心情很好。显然这是膳房用心伺候了,拿来的饭菜还烫嘴。

    汤也是这样。

    “一会叫人去膳房,给庄管事送十两银子去。再另外拿些碎银子叫送膳的分了。”

    既然用心伺候,她就要表示知道了,不然人家不是白伺候了?

    你当着风雪天里,大清早的,谁都能吃上这么热乎的东西?

    这话不假,依湖居不远处的栖花阁里,张承徽接到的饭菜就凉透了,可惜她又不得宠,自然也没法说什么。

    自己热一热吃就不错了,好在还有炉子。能在请安之前吃上就算好了,要是送迟了,只能请安回来才吃得上了。那更冷了。

    雁南归吃过了早膳,换上厚厚的衣裳,外头还有一件大红斗篷。带着狐狸毛的边。

    脚上是一双加了鸭绒的厚厚的靴子。

    虽然要走过去,不过沿途的路都是有人清理的,就算雪不停,但是能走的路上雪都是不厚的。

    从霁月轩出发,去正院不算太远,但是要过桥。

    走过玉兰桥就是明月阁。

    这个阁子里,住的是宁承徽,也就是太子妃那个庶出的堂妹。

    她此时也正好出来了,穿着一件浅紫色的披风,远远的对庄皎皎一笑然后请安:“雁姐姐早。”

    她样貌与太子妃不相上下,虽然不一样,但却有种宁静的气质。

    “妹妹快免礼,太冷了,快走。”雁南归笑道。

    两个人就一起走,进了正院里,就被请进去了。

    太子妃也不会做那种这天气叫人在外头等候的戏码,那太低级。

    正堂中,已经有人到了,正是张承徽和王氏刘氏两位奉仪。

    见了她们忙起身请安。

    紧接着,是罗良媛和韩承徽。韩承徽也住在罗良媛的停风苑里。

    大家又是互相见礼。

    苏良娣来的比丁昭训早一点,紧接着才是夏奉仪。

    叶良娣又是最后一个。

    也不知她是不是对姗姗来迟有瘾。

    不过今日,叶良娣看不顺眼的不是雁南归,而是夏奉仪。

    夏奉仪侍寝,来的也不算早,自然不招人喜欢了。

    夏奉仪是标准的江南女子,吴侬软语的那种。长得也是小巧精致。

    看在叶良娣眼里,那就是狐媚子。

    她又地位低,叶良娣每次见她都讨厌的不行。可又担心被表哥厌恶,不敢下重手。

    她不敢,那太子妃自然就少不得用夏奉仪气她,反正也是就一直循环。

    太子妃出来,众人请安。

    “都免了,坐吧。”

    众人坐下,太子妃道:“今日天气不好,劳烦妹妹们来了。”

    “姐姐要是这样关心我们,怎么不一早叫我们不来呢?”叶良娣憋不住话。

    “叶妹妹这话说的,这早起请安是规矩。宫中的娘娘们不也每天都要去中宫请安的?”苏良娣笑道。

    “叶妹妹说的也对,是我不周到了。虽然规矩如此,不过这请安也不是少一日就不虔诚了,这样吧,今日已经来了,明日后日就免了,都说下雪不冷化雪冷嘛,明后日肯定更冷,就免了你们请安了。”太子妃笑道。

    “多谢太子妃娘娘。”众人忙道。

    叶良娣本意是叫太子妃难堪,可没想到太子妃这么说,更憋屈了。

    “夏奉仪,我叫人给你那送些银松茶去。殿下最爱这个茶,你份利中没有这个。到时候殿下去了,要是伺候不周就不好了。”太子妃又道。

    夏奉仪忙起身:“多谢娘娘,妾知道了。”

    夏奉仪心里恨极,可无奈地位低,只能忍着。

    “夏妹妹可要好生伺候殿下呢,伺候不周的话,日后可就没机会了。”丁昭训酸道。

    “丁妹妹还说她?你这是多久没有伺候过了?”罗良媛笑问。

    “罗姐姐笑我?您自己呢?自打雁良媛进府,您伺候过?”丁昭训哼道。

    “丁昭训这是说我抢了罗姐姐的恩宠?”雁南归觉得有趣,自然要插嘴的。

    “什么话,妹妹多虑了。人与人不同,什么抢不抢的?殿下想去哪里都是殿下的意愿。能伺候是有福,伺候不了是没本事。我可从不那么想。”罗良媛说话直接,也是噎的丁昭训无话可说。

    太子妃只听着众人说话,时辰差不多就宣布散了。

    叶良娣看了一眼夏奉仪,冷笑道:“夏奉仪要是无事,就去我那,给我画个花样子吧。你的手艺最好,我可喜欢得紧呢。”

    夏奉仪脸一白,却不敢拒绝只好去了。

    雁南归挑眉,看来不是第一次了,想必去了是受罪的很。

    回去的路上,降香解释:“这夏奉仪侍寝时候多,有时候叶良娣就将人请过去。虽说不知做什么,可想必是不好受。以前丁昭训也吃过亏。她也不做过分了,太子妃也不管的。”

    “夏奉仪得宠,倒是没告状给太子殿下么?”雁南归道。

    “好像没有。不过,叶良娣为难了她之后,她往往就还要侍寝。”降香笑道:“其实奴觉得……叶良娣这样做真是没意思。”

    “这些事啊,可都不好说。我进府快一个月了,这叶良娣可一回都没伺候过。你说……”

    雁南归笑着:“究竟是这表妹她不得宠呢?还是太得宠呢?”

    “想来,良媛心里都有数了。”降香道。

    “我也不是很有数,但是不管是不得宠,还是太得宠,都很可悲就是了。”

    不得宠就不需要解释了。

    太得宠,那可能是被保护。可这种保护方式……

    啧。

    陛下将宁家女儿给太子做嫡妃,却将皇后亲侄女送给太子做了良娣。

    这个用心……

    这真是明着恶心皇后这一脉啊。

    偏你说不出什么来,说就是为了太子。

    可这门第几乎一样的两家的女儿,能和睦相处才有了鬼。

    叶良娣是瞧着天真了些,可跟前伺候的人哪一个不精明?没见两年了,她虽然不聪明,却也没出过大错么。

    啧,真是太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