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24章 好天气
    霁月轩里,雁南归没事做。

    外头飘雪,她就叫人拿来了笔墨,准备画画。

    ‘雁南归’当然是不精通,她琴棋书画都不精通,针织女红更是不会。有长公主在前,怎么会教她这些东西?

    不过,雁南归会啊。她会下棋,也会作画,一笔字也是写的很好。

    身边的丫头没有一个是从小跟着她的,跟着的都处置了。

    所以也不必在意什么暴露,没人怀疑。

    于是,铺陈开,就准备作画。

    也许久没画,略手生了。她更擅长画人。

    当初就是学的人物。当然,景色也能画好。

    她只略想了想,就开始勾勒起来。

    后头,落葵和蝉衣伺候着。

    她们也看着呢。

    只见渐渐笔触多了起来,画上的人物也看出了眉目。正是殿下。

    雁南归的画技,当然与时下流行的画技不太一样。她画的更加立体。

    要说毛笔画能完全一样是不可能的,但是传神是真的。

    她话的是一身玄色的衣袍,发色却比衣袍颜色要浅一些。

    她故意画了长发是披散开的,眉眼也比现实中略犀利一些。

    这是她记忆中,曾经教她书画的老师说过的,她的缺陷。

    她总是容易下笔变得犀利,画人无端多出三分气势。写字又平添三分狠厉。

    一幅画画完,一个上午就过去了。

    收起笔笑了笑:“如何?”

    “良媛的丹青这般好!画的真是栩栩如生。”落葵激动。

    “栩栩如生可不能这么用。”雁南归笑了笑:“要说传神。”

    落葵忙应了:“是,是奴婢说错啦,是传神。真的跟殿下就在这里一样。”

    “收起来吧。”雁南归丢下笔就觉得累了,揉揉手腕道。

    “啊?不给殿下看么?”落葵不解。

    “不用。”

    没必要,虽说讨好一下是有必要,但是此时只是心血来潮,自己舒服就是了。

    落葵只好将画收起来,专门有放画的地方,想必日后,良媛还会画的。

    前院里,太子今日很早就回来了。

    此时正在听着两个侍卫回话。

    他最得用的两个侍卫一个叫丁敏,一个叫卫宵。

    丁敏是京城丁氏一族嫡支的庶出子,因父母早逝,差点死在嫡母手中。

    卫宵是卫老将军唯一的孙子,卫家嫡支一脉就只有他了。

    “陛下派了二皇子去赈灾,这点事都要派皇子出去……”丁敏也是很无语。

    昨夜大雪,京郊有些地方房屋倒塌了。

    就这点事,居然要劳动皇子,陛下做事也真是叫人看不透。

    “这事,可也不见得就是好事。”卫宵道。

    “来年就要给老七老八选妃了,等有了嫡妃,他们就可以入朝。”舒乘风笑了笑:“父皇如今将老二架的高高的,可别摔着。”

    “那殿下,咱们如何应对?不管是好事坏事,您才是太子,怎么也该是您去吧?”丁敏皱眉。

    陛下只说了一句太子身份贵重,就叫二皇子代劳了。

    殊不知,很多事不能叫人代劳!

    叫天下人看来,到底是太子太过尊贵?还是太子丝毫不想体会民间疾苦?

    要是没有皇子去也就算了,而皇子去了,太子却不去。

    陛下如今,是恨不能叫殿下身上带无数污名才好呢。

    皇家父子做到这份上……也真是够糟心的。

    “急什么?来日方长。这不是也快过年了么,各处年礼都记得送。今年多了一家,不过……”舒乘风笑起来:“想必,雁良媛也不乐见我送礼去雁家。”

    “还是按着规矩来吧。”

    他倒是能直接送去军中,不过那就太打眼了。

    陛下最忌讳的,就是他的儿子们与手中有兵权的将军们有往来。

    “是。”丁敏应了,这种事,一般也不是他们做。一会都要交给长史孟大人的。

    “告诉云及,去叶家送些药材,外祖母身子不好,要注意补养。”舒乘风道。

    丁敏应了,就出去跟云及说了。

    这种事,自然是云及管的。

    中午,舒乘风没去别处,就在前院用了午膳。

    下午时候,雪还是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倒是不算大,可也一直下。

    已经陆续有消息回来,不光是京城以及周边,整个北方仿佛都在下雪。且越是往北去,就越是很大的雪。

    继续下去,受灾的只怕不会少。

    而一般这样的情况下,北方的坨陀往往受灾更严重,少不了牛羊冻死。

    不用开春就得断粮。这种时候他们也不会饿死,总要想办法劫掠。

    不过,眼下倒也想不了这么远。

    舒乘风下午的时候,就起身去了后院。

    想了想,还是往雁南归那去了,也许多日没去了。

    雁南归吃过午膳之后睡了一会,刚起来整理好衣裳,就见太子来了。

    她笑着起身:“殿下安。”

    “嗯,南归做什么呢?”舒乘风伸开手,由着奴婢们将他的斗篷解了,看着雁南归。

    雁南归午睡起来,天气又不好,于是头发是梳好了,不过一件首饰也没带。

    一头鸦羽般的黑发更显眼了。

    “没什么事做,殿下今日不忙么?”说话间,亲自给他斟茶:“听说殿下喜欢银松茶,不过不知道殿下来,我泡的是碧叶。”

    舒乘风接了茶,喝了一口。

    都是绿茶,不过还是有区别的。

    倒也没说不是喜欢的就不入口,照样是喝。

    “辛苦南归了。”舒乘风将茶碗放放下笑了笑。

    “殿下顶着大雪来看我,我不过倒茶罢了,怎么就辛苦了?”雁南归一笑。

    舒乘风伸手拉她,她就顺势坐在他怀中:“殿下~”

    舒乘风箍住她的腰:“几日不见,棠儿愈发身娇体软了。”

    “几日不见,殿下愈发俊美无俦了呢。”雁南归伸手,抚上这男人的脸颊。

    他深邃的眼略一闪,带着笑意:“棠儿喜欢就好。”

    “自然是极喜欢的。”雁南归低头,在他眼皮子上亲了亲:“只看这殿下呀,我就很高兴。”

    “是吗?怕是只看着,并不能尽兴,倒不如……”说着话,舒乘风已经将人抱着站起来了。

    雁南归一笑,抱紧他:“那今日,可真是个好天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