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25章 好不好过
    且不提霁月轩里的‘好天气’。

    只说依湖居里,夏奉仪这会子才被放回来。

    叶良娣倒是没罚她跪着或者是别的身体折磨,可也将她困在屋子里一上午。屋子里也不是没有炭火。可伺候的人只说怕烟火气熏着她,放在门口。

    她却要在书桌前画花样子。一会说要这个,一会又要那个。

    茶是没有的,渴了饿了都只能忍着。错过午膳,才被放回来。

    一整个上午,她已经冷的打哆嗦了,可这种冷又不至于到忍不住。

    毕竟还在屋里,毕竟还是有个火盆子。

    就是这样不算太激烈的折磨,叫她有苦无处诉。

    此时,她整个人后背就像是木板,僵硬的坐下来都费劲。

    “奉仪,您先喝点热茶。这膳食……毕竟送来久了,今日天气这样,奴叫人去要些汤来。别的就咱们热一热吧。”丫头五月小心翼翼的。

    “哎,还能有午膳送来就不错了。不用麻烦了,热一热吃就是了。只不过我这后背僵硬的厉害,一会怕是要泡一泡。”夏奉仪倒是没有发火,她深知发火是没用的。所以从不随便发火。

    “是……可……可往往这时候,却也要不来那么多热水,尤其是这天气。”五月为难。

    按说,自家奉仪有宠爱,不该缺了这点东西。

    可叶良娣每次都会故意为难,又怎么会叫膳房伺候热水?

    “有多少就算多少吧。”夏奉仪累了,轻轻蹙眉。

    她进府一年多,这样的委屈真是没少受。去年冬天,就没少受折磨。

    都要习惯了。

    不过日子总归是不能这样过下去的。

    “这霁月轩里,真是坐得住,依我看,府中多少人都要失望了。”后院多少人,等着这一位进府后闹起来。

    结果呢?

    这都进来一个月了,竟是风平浪静。

    殿下也没特地去宠,可也去了几次了。

    “叶良娣虽然不懂事,可她身边的流萤是皇后娘娘给的人,只怕是劝着呢。”五月道。

    “是啊,这府上聪明人多。我一个区区的奉仪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了。”夏奉仪哼笑了一声。

    五月叹气:“您尽早生个孩子,哪怕是个姑娘呢。说不得就能晋位了。位份高一级,就能少受气。”

    奉仪太不入流了。也就比侍婢强一点。实在是任人为难的人。

    “哪里就那么容易了,不生孩子还处处有人针对我。真要是怀孕了,你当我生得出来啊?之前的柳氏怎么死的?”夏奉仪扶着五月的手,慢慢做到了桌前。

    其余的丫头已经将饭菜热好了,其实菜色不错。只是自己这一热吧,就没什么看头了。

    也顾不得,她饿得很。

    吃过之后,夏奉仪也只能用热帕子敷一敷后腰,就躺着歇息了。

    也是此时,她才知道殿下去了霁月轩里了。

    “看来今晚,殿下不会过来了。”

    “那……不如就说您不舒服?”五月道。

    “不必了,雁良媛性子不是个好惹的,没必要得罪她。”夏奉仪捏着自己的一根指头:“明年,要给皇子选妃了。届时,定然也有新人进府。”

    她一笑:“叶良娣总是嫉妒,到时候,嫉妒的过来么?”

    “是啊,她自己不得宠,全是仗着出身,偏太子妃也不好对付她。”五月也是很生气。

    “不到时候吧,太子妃又何尝是个好相与的。”夏奉仪说着,就闭上眼。

    五月见她累了,给她拉好帐子就退出去了。

    霁月轩中,云雨初歇。

    雁南归额发都全湿了,整个人软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舒乘风凑了过来,将她半压在榻上啃噬她的耳朵:“棠儿累了?这便累了么?”

    “殿下不知餍足。”雁南归推他的头:“青天白日呢。”

    舒乘风笑起来,声音沙哑:“方才说好天气的不是棠儿你?”

    他声音本就磁性好听,此时带着慵懒,实在是叫人抵挡不住。

    雁南归蠢蠢欲动,不过还是没动,累了。

    于是只是抠了抠舒乘风的手背:“这个时辰了,殿下饿了没?”

    这一消磨,一个下午已经是没了。

    “嗯,叫人摆膳吧。”舒乘风坐起来,将她也拉起来。

    两个人简单的穿戴过,膳食也上桌了。

    太子在这里,自然膳食更是丰盛,且不需要去拿,自然有人送来。

    而此时的膳房中,夏奉仪的人去提膳,虽然没被怎么为难,可这膳房的人言语中试探,以及那笑容就十分叫人意味深长了。

    对于她们这样地位低的后院女子来说,宠爱是及时的,或许今日有,明日就没有。

    以往,叶良娣为难过她之后,殿下总会安抚她。

    可今日,殿下去了霁月轩,人没来,也没送东西来。

    虽然不至于这一下,就证明失宠,可膳房等这些地方,总是有些看戏的意思。

    毕竟,她地位低,娘家也不是什么不可获取的。

    自己也没孩子。

    这也是后院后宫女子们拼命也想要爬上去的原因。

    地位,真的决定了很多事。

    入夜时候,雪终于停了,可又刮起了西北风,真是刺骨的冷。

    雁南归觉得有点冷,就往舒乘风那边凑,反正人都在自己跟前睡着,瞎矜持什么。

    舒乘风顺手将她揽住,倒是也不甚在意。

    虽然他的女人并几个敢这样的,不过真凑过来他也不会推开。

    而就在这个夜里,宫中却出了点事。

    住在御花园附近阁子里的林小仪没了。

    小仪去世不是大事,可这一位今年还不足二十岁。且这段时间以来,宠爱是不少的。

    并且,她死因是中毒。

    这个极冷的夜里,没人及时发现,等到早上发现时候,人已经僵了。

    后宫有人中毒死亡,这对于皇后来说,绝对是一件大事。

    陛下已经斥责皇后无能,管理后宫不利了。

    舒乘风从早朝下来,进了后宫凤翔宫的时候,皇后面色不好看:“乘儿来了。”

    “母后面色不好看,不管是什么事,也没有母后身子要紧。”他说着,坐下来:“林小仪生前与谁交好,与谁结怨,查清楚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