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26章 狠心
    “你们出去吧。”皇后摆手。

    众人就应了一声赶紧退出去了。

    “你父皇斥责我无能,不能好好的管理后宫。”皇后嗤笑了一声:“这林小仪是丽贤妃的人,这几个月来,一时很是得宠。如今人没了,只怕是第一个怀疑的就是我。”

    毕竟,陛下如今捧着二皇子呢。

    想来也觉得皇后与丽贤妃是不能和睦了。

    “那母后可有查到什么苗头么?”舒乘风问。

    “宫中,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有毒物?不是高位,也不可能带进来。”皇后道。

    “丽贤妃扶持林小仪固宠,却不肯叫人住进她的临华宫。可见这林小仪也未见得有多受她重视。”舒乘风蹙眉:“区区小仪之死不算什么。母后要警惕,这是有人想要一箭双雕。”

    “你是说……”皇后也蹙眉:“本宫知道了。”

    舒乘风没有在这里多呆,不过一盏茶就走了。

    不到下午,就传来皇后宫中杖毙了一个宫女的消息,罪名是偷窃。

    偷窃主子财物,自然抓住就是个死。

    而就在这一夜,就从宋贵仪的枕夏轩搜出了毒药。正是林小仪服用的那种。

    而宋贵仪畏罪,也服毒自尽了。

    这件事,就成了宋贵仪残害了林小仪。这段时间,她们两个也有争宠的嫌疑。

    事实真相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宋贵仪,是周敬妃的人。

    周敬妃有两个儿子,七皇子和八皇子,七皇子还很得宠,周敬妃本人也得宠。

    所以这件事,到这里就停了。

    只是两日之内,宫中高位低位各死了一个,也是叫唏嘘。

    过了太子妃给的那两天休息日,再请安时候,众人也不禁唏嘘。

    “这宋贵仪去年的时候,可真是得宠。我记得,陛下赏赐了她一根极其贵重的步摇。说是光那上面的宝石都极其难得。她喜欢的很。啧,这也不过一年呢,人就去了。”叶良娣咂舌,不过究竟是感慨,还是好笑,就只有她知道了。

    “可见啊,人不能仗着自己身份就做坏事。要不是她给林小仪下毒,怎么会有这事?”罗良媛道。

    “说的是,做人还是要找准位置的。”太子妃一笑:“皇后娘娘雷厉风行呢。”

    她说这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叶良娣。

    叶良娣哼了一声,这话就不能反驳了,毕竟皇后是她姑母。

    众人只管看戏,谁也不参与进去了。

    叶良娣熄火了,太子妃就满意了。

    于是一摆手,叫众人散了。

    回到了霁月轩,雁南归就叫人将给长公主的贺礼送去正院。

    长公主嫁女,自然太子府要送礼的。她就不亲自送了,直接随着太子府的礼过去就是了。

    太子妃看了这些东西也只是笑:“瞧着倒是好,可惜没一件能用的。这个雁良媛果然与她这个继母不和睦的紧。”

    “是啊,您说这长公主也是真有趣。孟家有什么好?她自己抢人家夫婿做了继室,倒是叫自己女儿也做继室。这些事,虽说明面上没人说,可背地里定是有多少人笑她呢。”丫头素锦笑道。

    “这孟家可是她的钱袋子,你别看雁家是不缺银子,可她就未必了。毕竟大将军与她要是关系好,至于几年也不回来一次?”剪春笑道。

    “那也不能把女儿卖了吧?也真是下得去手。听说那孟家大少爷,最宠爱的是表妹李氏。那可是个狐媚子。就算是长公主亲生的女儿嫁过去了,就能比得过了?”素锦摇摇头。

    “你当这天底下的表妹,都如我们府上这一位一般无能么。到时候孟家肯定是热闹了。”太子妃道。

    几个丫头都笑了,顺着她说起来。

    雁家。

    雁锦思将喜服丢开,坐在那气的茶也喝不进去。

    她的奶娘劝着她,可她只是不听。

    门外,小丫头小心翼翼的:“四姑娘,您劝一劝吧,后日就是好日子了……”

    “滚进来!”雁锦思怒道。

    门口,穿着月白裙子的雁锦菲笑了笑进来:“三姐姐是怎么了?三姐姐出嫁,十里红妆。怎么还不高兴了?”

    “十里红妆?这好事给你如何?”雁锦思看着自己的亲妹妹,却没有一丝温情。

    是,她嫁妆很多。

    比起当年的雁南归来,多了一倍。

    可是有什么用?她母亲是长公主,自然能给她无数贵重却完全用不着的东西。

    她去孟家,就是为了给面前的这个妹妹铺路的。

    她还有什么用?母亲怎么会叫她带着大笔银子去孟家?

    “姐姐说笑了,倘或我才是姐姐,自然我也是要为母亲分忧的。”雁锦菲笑了笑坐了下来:“姐姐也不要生气,孟家也不敢苛待了姐姐你。”

    “雁锦菲!你我可是亲姐妹!你也能如此冷漠?”从前,她们姐妹自认身份高贵。

    从来也看不上雁南归,以及二房的雁锦绣,可事到如今,忽然发现就算是一母所出的姐妹,竟也不是真的亲密。

    纸包不住火,纵然不及雁锦菲这么心眼多,可雁锦思也不是傻子。

    她自然知道自己的妹妹竟然也是同意的!

    母亲有那么多考量,可她只有两个女儿,明明之前还说,想要她给七皇子做正妃的。

    可如今呢?

    竟是有人说起十一皇子和十二皇子来。

    能与那两个皇子结亲的,定不是她这个已经十五岁的人。

    只能是雁锦菲还有机会。

    没想到,自己嫡亲的妹妹才不过十岁,就这么会算计!

    “三姐姐说什么呢,后日就是好日子,别闹了。母亲知道了也会生气的。”雁锦菲起身,将散落的嫁衣拿起来放好:“我是你亲妹妹自然向着你,你别瞎想了。”

    雁锦思已经发了好几天火了,此时也有点后继无力。只是咬唇看着雁锦菲,半晌冷笑了一声。

    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悲伤和愤怒。

    过去她们一起看不上旁人,想必今时今日,她这个妹妹也在看不起她。

    母亲真是偏心啊。

    雁锦思低头,心里升起怨恨。她只能去孟家,那么雁锦菲呢?

    她就能如愿嫁给皇子么?嫁了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