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28章 粉妆楼
    果不其然,不过过了一会,太子就已经来了。

    “太子殿下安。”雁南归起身道。

    太子自己撑伞,后头跟着的是云及。他一身玄色的长袍,披着玄色绣金线纹路的斗篷。几步榻上了亭子,然后将伞丢给了云及。

    “坐吧。”他摆了摆手,自己先坐下来。

    雁南归笑了笑,心想这太子心情不怎么美丽啊。

    今天都没有废话了。

    给他倒上一杯热茶递过去。

    舒乘风接来喝了:“天气寒冷,你还在调理,如何就来了这里?”

    “从正院出来,忽然见这样的雪,就想看看。”雁南归笑道。

    “也要注意身子。”舒乘风道。

    这话是客气,还是关心,都不重要。

    雁南归也不过应和一句。

    “殿下冷么?”雁南归伸手摸了一下舒乘风的手,果然手是冷的。

    “怎么?你要是冷了,就回去你那赏雪。”舒乘风顺势将她手抓住。

    “好啊。那我叫人预备膳食,中午,我们就对雪饮酒吧。”雁南归站起来。

    舒乘风也没点头,只是带着她一起往霁月轩去了。

    霁月轩里,早一步跑回来的蝉衣叫人预备着。

    时辰差不多的时候,果然摆上了酒席。

    门开着为了赏雪,身侧却有火盆子烧着。不那么暖和,但是也不至于太冷了。

    别说如今,早上请安的时候,正院正堂的门也不会关。

    宫中宴饮也是一样,不会关门的。

    所以,大家还是习惯的。

    舒乘风今日不太想说话,不过表现出来的,确实随和儒雅。

    雁南归也不聒噪,只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午膳后,两个对坐喝茶赏雪。倒也算是自在。

    此时舒乘风确实呆着还算顺心,以前心情差的时候,自己呆着。

    因为没有哪个女子能这么安静。

    虽说苏氏聪明,也知道不该说话时候不说话。

    可她的自在安静是装出来的。他很清楚。

    他倒是不在意,只要够安静就行了。

    可直到今日,他方才知道区别……

    原来,真的自在安静就是,另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而不是那种看似是做自己的事,却时时刻刻关注你。

    很难说哪一种就一定好,一定不好,只是需要安静又不想一个人呆着的时候,雁南归这样就很合适了。

    “棠儿想什么呢?”想多了,心情不好也就渐渐消失了,反倒是好奇了起来。

    “我在想,今日可是三妹妹回门的日子吧?这大雪天的,难为她了。又想到了长公主可最是不喜欢雪天了。”

    过去在家里时候,就常听见她抱怨。

    甚至嘲笑那些赏雪的人。觉得他们附庸风雅,十分无趣。

    舒乘风笑起来:“棠儿这般记仇?”

    “殿下。”雁南归叫了他一声,也不笑了:“妾的生母兰氏,死因蹊跷。”

    舒乘风也不笑了,将她拉过来抱在怀中:“棠儿想要的,孤知道了。”

    “兰家,原本与叶家和宁家一样,都是一品国公。只因我外祖家里只有两个女儿。又没有至亲兄弟,故而也没过继子嗣。这个公爵,就这么没了。我母亲,兰国公嫡次女。本该尊贵。嫁给雁家,也算门当户对。可惜,我外祖走得早。”

    “陛下将亲妹妹给我父亲做平妻,不过几年,我生母便过世了。那一年,我三岁。又过了两年,我的乳母临终,她是中毒。她临终,几乎是想尽办法,才能见我一面,只来得及告诉我,我母亲是被害死的。还没说清楚,就被赶来的人打断了。”

    那时候,原主还小,难过五岁,又吓坏了,病了一场起来就全忘记了。

    可雁南归不会忘记,关于原主的一切,她都知道。

    不管兰氏怎么死的,她自己的奶娘被毒死,难道不蹊跷么?

    “也是那以后,我母亲留下的人死的死,走的走。我与二哥跟前的人也早就换了几次。”雁南归摇摇头:“小时候的事我有些淡忘了。不过,孟家生死一瞬间的时候,却清醒了过来。生为人女,至少要知道生母是怎么去世的。”

    舒乘风想起了他大哥舒长风。

    心中叹气,也明白雁家这一本烂帐。

    于是,他将人揽紧:“大衍王朝,没有平妻。只有妾。”

    这是他的定义,自然……也是他的承诺。

    “沉冤的人,自然都要昭雪的。”雁南归此时,又笑起来。

    舒乘风松了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过几日就该去巡视,孤带你去如何?”

    “殿下!妾身子不好呢,受不得寒气,求殿下就放过妾如何?要是来年殿下还记着,那来年妾跟您去。”雁南归摇摇他的手。

    舒乘风就笑了笑,没坚持。

    他太清楚这女人了,她是不想去。

    可这个不想去,绝不是因为身子如何。

    她就是不想出头做这个靶子。她很清楚只要不是犯错,她始终是会有宠爱的。

    没必要跟着出去几日,却叫后院的人惦记。

    太聪明,聪明的叫人……有点烦了。

    于是,舒乘风低头,咬住了她的耳朵……

    雁南归挣扎起来,与他闹了好一阵。

    舒乘风还有事,今日不能留宿了,于是又闹了一会就起身:“孤先走,改日再来看你,几日需要修养,就好好养着,这样的天气就不要去花园吹风了。”

    “是。送殿下。”雁南归笑道。

    送走了舒乘风没一会,前院的人就又来了。

    这回是送来了赏赐。

    一个巨大的木箱子抬来,后头还有两个内室是拿着木盒子。

    打头的内侍姓刘,是前院内侍里的二把手。称刘管事的。

    一把手当然就是云及了。

    他笑盈盈的道:“这是一盆花,可不能受寒,还是抬进去?”

    雁南归点头,叫人进了殿中。

    打开了大木箱子,果然是一大盆开的极好的花。

    是一盆月季。花苞不算太大,却有七八朵,开的正好,颜色是银红色。

    “此花名叫‘粉妆楼’,府中花房里培育出来的,可总共也就只有四盆呢!一盆送去了太子妃娘娘那。一盆送去了苏良娣那。一盆在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