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29章 争端
    第0029章

    刘管事笑着解释。

    他没说那第四盆去哪里了,那就是还没送出去。

    雁南归无端笑了起来。

    外人看她只是高兴得赏,她也不解释。后头的小内侍将盒子递给了刘管事。

    刘管事打开,里头是两个药瓶,白瓷的,看着能装个二三十颗药丸的样子。

    “这是养蓉丸,殿下知道您吃这个,特地送来的。这是宫中贺太医调配的。”

    雁南归摆手叫人接了:“多谢殿下厚赏。”

    说着,也叫人打赏了刘管事,刘管事将那荷包拿到手里就笑了,嘿,不轻哪!

    送走了刘管事,雁南归就去看你那花,已经摆在窗前,好天气能晒着太阳,离着火也不远。不至于冻着。

    花自然好看,只不过……

    “古有二桃杀三仕,今日,殿下那一盆花,却要如何呢?”

    降香倒是不想这个,只是好奇:“怎的却是不给叶良娣呢?”

    “殿下心里呀……”江山才最重要呢。

    他没说出来。

    可他越是对叶良娣一般,太子妃就越是喜欢。

    而就算是他不肯善待叶良娣,叶家也只能站在他身后啊,是没得选的。

    只是可怜叶良娣本人了,一腔痴情,可惜给错了地方。

    太子满心都是仇恨,处境也艰难,哪里顾得上表妹那一腔情谊呢?

    太子本人,不也在这个环中么?倒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至今今日赏赐么,太子可能想要表达的是关心她的身体,安抚她的情绪吧。

    不重要,不过是有一样目标的人罢了。

    不过,她还是高兴的,这代表太子也很欢迎她这个人。

    当然了,你不能期望一个皇权下的太子,将你看做同盟,顶多就是一个长得不错,还聪明的女子。

    他还算喜爱。

    而这个喜爱,也只是普通的喜爱。不过谁在乎呢?

    天还没黑的时候,雪就停了。

    第二天的时候天气就彻底放了晴。

    请安回来,张承徽不多时就到了,还带着昨日那个丫头,叫彩娥的。

    “给雁姐姐请安了。”张承徽笑道。

    她穿了一身半新不旧的粉色裙子,看起来也不是很厚,外头的斗篷倒是新的,藕荷色的。想来是能御寒。

    “进来坐。”雁南归摆手。

    “昨日的事,妾都听彩娥说了,多谢姐姐帮衬。只是昨日就该来,是怕打搅了姐姐。”

    昨日白天,太子在这里呢。

    “你客气了,我也不过一时好奇。”雁南归细看这章承徽,长得不错。

    是个很漂亮的南方女子,是的,她也来自南方。

    可惜没有夏奉仪的运气。

    “哎,也是我无能……”张承徽叹口气,既然她来了,就肯定不会不好意思提起昨日的事。

    “我娘家不过莱阳府小吏,能伺候太子殿下,是我一家的福气。只是这太子府上,日子其实那么容易过。叫姐姐笑话了。”

    “无妨。不过,你怎么没去找太子妃呢?”雁南归问道。

    “这样的小事,我找了也是无用。倒也不必费事了,左不过就是晚点用膳。只是因我不得宠,身边竟是没有得用的人。这丫头岁数小,力气小,拿不动东西才洒了。”张承徽叹气。

    这话倒是叫雁南归有点兴趣了。竟还是个心疼奴婢的。

    不过,张承徽是无用的,她并没有兴趣帮她什么。

    何况,就算是与她混一起,也未见得就是好处。

    说不定,更容易出事。

    所以,她没有明显表现出什么,张承徽也就懂了,坐了一会就回去了。

    也是这时候,传来了消息,说殿下点了夏奉仪跟着出巡。

    其实这个出巡,就是每年年底的时候,由太子带人巡视京畿之地的各处军营与城防。

    如果没有太子,就领皇长子去。

    是巡视,也是慰问。

    就这事,前几年的时候,陛下专门拿来了朝堂上讨论过,专门问这件事是不是合适。意思就是,没必要叫太子去。

    也是这件事,令倒是朝堂上大闹一场。

    叶国公,宁国公,以及几家侯爵和朝中一品二品的官员们言辞激烈的站在太子这边。

    太子毕竟是中宫所出嫡子,嫡长子去世后,唯一的嫡子。

    又素来无错,在臣子眼里,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下一个皇帝。

    无缘无故要废了这条规矩,陛下说是因为太子这一去,劳民伤财。

    因为每年去,都要大张旗鼓,为了表示朝廷对于京畿之地守护的将军们的看重。

    也是显示大衍朝的实力。所以太子每年这时候出巡,都是以最高的礼仪去的。

    太子的仪仗礼仪,比起皇帝也就差一点。

    老祖宗定下这规矩也是为了叫太子在登基之前树立威严。

    说白了,就是稳定太子的地位。

    而陛下堂而皇之质疑这个规矩,自然有人反对。

    那时候,只有十二岁的太子站在太宁殿中,任由他的父皇与群臣商议。

    最后,陛下不得不向群臣低头,支持他的是不少,可惜有兵权的,有实权的,他们不同意。

    也是那一次,陛下真正意识到了叶国公的厉害。

    因此更加忌惮,可也再不能轻易动摇太子的地位。

    他立舒乘风,是因为舒乘风是嫡子,可更是因为舒长风的死,他也需要向叶家交代。

    可他本身不是嫡子,并不十分看重嫡子做太子的事。

    六年来,太子每年冬天都要出巡。

    就算是今年,因为雪灾,陛下派了二皇子去京郊安抚灾民,试图削弱太子的影响力。

    可有什么用?

    一个皇子,仪仗再是华丽,又能如何?

    太子一出,还不是一样不显眼了。

    舒乘风穿着太子的礼服,从皇宫出发。仪仗浩浩荡荡的出了京城,去京畿之地巡视去了。

    陛下看这这个儿子的背影,只是说了一句:“老五长大了啊。”

    是啊,当年那个站在他跟前的小孩子,已经是个大人了。

    内臣向公公低头,心想陛下如今也是难啊。

    后宫中,皇后听着内侍禀报,也放了心:“好好去了就是了。”

    “娘娘,翠珠来了。”一个宫女进来道。

    翠珠是太子府前院里的丫头,打着是给皇后娘娘送东西的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