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31章 作天作地
    李氏想,当初他要娶雁南归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到底是自己没造化,做不了嫡妻。

    既然做不了嫡妻,当初怎么昏了心就要给他做妾?

    如今,她也不得不看清楚这人,也看清楚眼前的局面。

    想要被扶正,是绝无可能的了。

    今日的事,她也算彻底寒了心,平时说的多好的姑母,今日也不过是看着她挨打。

    早知今日,又何苦叫雁南归走呢?

    而正院里,雁锦思也并不开心。

    相思就来劝:“夫人别生气,不值当的。府中人都知道,这李氏仗着出身,惯会哄着老夫人。老夫人也是,既然心疼侄女,又何必叫她做妾呢。过去,一心想扶持她做嫡妻。如今要还是这么想,就……”

    “她敢!以前她们也想得美,娶了雁家的姑娘,还想错磨死换她们自己人!该啊!雁南归走的时候,嫁妆可都带走了吧,也算她厉害。”雁锦思道。

    相思就是故意引着她说这个呢。

    “说起这个来,倒也有些蹊跷,当初可不光是带走了嫁妆,还带走了五万两呢。五万两对您来说不算什么,可这孟家……拿出来也不是不心疼。可大少爷和老夫人就给了。”

    “老夫人和大少爷对李氏维护,您也是看在眼里的,可那时候……那一位那样折磨李氏,雪地里浇着冷水跪了一夜呢!老夫人和大少爷竟不敢叫她起来。可这之前,那一位从来都是吃亏呢。”

    “旁人只说是因为那一位小产了,孟家有愧疚之心,奴婢看着可不是。这里头,怕是有事。”相思道。

    雁锦思所有所思:“好丫头,你很好。”

    “奴婢多谢夫人,奴婢家里没人,只求日后有个依靠。伺候您就是奴婢的依靠。自然忠心不二,一生只有您一个主子。”相思这话一语双关,也简直诛心。

    雁锦思自然喜欢,她如今身边的人全部不信任了,只有相思最得信任和重用。

    回门那一日,还有奴婢告状,长公主还问了几句。

    可闹到今日,长公主也不好太过干涉她的事。反倒是那告状的丫头回来就叫雁锦思发卖了。

    如今所有丫头更是噤若寒蝉。

    也就雁锦思的奶娘还能说几句话,可也不敢多说了。

    太子府中,雁南归听着从孟家传来的消息笑了笑:“这个相思极好,转告她,我很欣慰。我记住她了。”

    “是。”蝉衣应了,心里也想着这个相思确实,年纪不大,心思倒是玲珑。

    “殿下该回来吧?”雁南归问。

    “明日吧?约莫下午?回来要先进宫的。”降香道。

    “嗯,那后日,就该上演大戏了。这几天张承徽没少被折腾吧?昨天不是被叶良娣打了一巴掌?”雁南归笑的格外灿烂:“你说这大冷天的,俩人能在花园遇上,巧不巧?”

    那定然不可能是遇上的,可不要紧。

    “苏良娣这几日可清闲了。”降香笑道。

    可不,有张承徽吸引火力了,不过这叶良娣也太能闹了。

    雁南归摇摇头:“看戏吧。”

    第二天的下午,大家迎接太子回府。

    按例,该有家宴。

    家宴上,叶良娣又是撒娇又是抱怨,不过太子只是四两拨千斤的就安抚了她。

    本来也是没事了。

    不过忽然,丁昭训起身:“妾有个喜事,相与殿下说。”

    “哦?何事?”太子看过来,笑着问。

    “妾昨日见了府医,诊脉后,府医说妾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丁昭训娇羞道。

    “果真?那是喜事。”舒乘风笑了笑,显得很高兴。

    太子妃也笑:“是呢,这可是喜事,你快坐下。你们将她的膳食换一下,茶也撤了吧。”

    “多谢太子殿下,多谢太子妃娘娘。”丁昭训心满意足的坐下来了。

    雁南归看着,心里轻轻摇头,这能保住就有鬼了。

    有孕了,只跟太子说,都没提一下太子妃的。

    啧。

    苏良娣自然是善意的表示高兴,叶良娣可炸了,又不能直说,只是捏着鼻子祝贺了一句。

    众人都在祝贺,可究竟几个人心里是真高兴呢?

    晚宴结束了之后,丁昭训自然满怀欣喜的等着殿下说一句去她那啊。

    但是,舒乘风不可能去。

    外出归来,就该是正院歇息。

    他只是一摆手,叫众人散了。

    丁昭训还叫了一声:“殿下!”

    太子妃一笑:“要不,殿下去丁昭训那?毕竟她有了孩子,最需要陪伴了。”

    这话说的真是贤惠大气。

    舒乘风一笑:“规矩不能乱。丁昭训回去吧,孤有空就去看你。”

    话都说到了这里,丁昭训自然不敢多话,只能退走。

    出了正院,叶良娣就冷笑:“肚子里揣着个疙瘩就了不起了?小小昭训,正院里抢人,你可真是胆子大!”

    “昭训是妾,良娣也是妾,叶良娣能正院抢人,我怎么就不能了!”丁昭训哼道。

    雁南归一挑眉,原来不这一位是这么个脑子?

    啧,赶紧走。别叫传染了。

    显然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叶良娣是什么好脾气的,当下就给了丁昭训一个嘴巴子。

    打脸也不至于叫她流产。

    丁昭训虽然嘴硬,到底也不敢在正院外头闹。

    只能气呼呼的回去了。

    “这又是何苦呢。”宁承徽摇摇头。

    雁南归也只是笑了笑,没接话。

    大家各自回去了。

    当夜无话。

    到了第二天,叶良娣果然开始针对夏奉仪,不过毕竟有个怀孕了的丁昭训分散注意力。

    一时间可真是精彩极了。

    “夏奉仪恩宠如此隆重,跟进跟出,侍寝更是不少。竟还不如一个几个月侍寝一次的。你这样的,趁早不要伺候了。”叶良娣哼道。

    夏奉仪只能回答:“妾无能。”

    “夏奉仪伺候的多,叶良娣也不少。怎么还不是一样。”丁昭训道。

    这话就……这不是作死?

    上头几位哪一个有孩子了?这是扎谁心窝子呢?

    啧。

    太子妃却沉得住气,这还不用她太费心。

    “一时有孕,是你的福气,捏还是别作天作地的,把福气作没了吧。”罗良媛看不过去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