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32章 寒食丸
    叶良娣马上接口:“罗良媛说的对,丁昭训,你可捂紧了你这宝贝疙瘩,别一个不小心……”

    雁南归不忍直视。

    难怪这表妹能叫自己表哥当成个工具人,这脑子也真是不好啊。

    不过,丁昭训这一胎,是铁定保不住,就看谁出手吧。

    等回到了霁月轩里,雁南归就在屋里道:“眼看着,府里事多。你们都注意点,别叫人钻了空子。少惹事。”

    “是,良媛放心吧。”降香秒懂。

    “嗯。去膳房给我要点冰糖梨汁来,或者没有的话,拿几个梨子回来自己做。”

    “是,奴这就叫人去,这个冬日里都有的。”降香忙道。

    就吩咐了芫花去的。

    芫花去了膳房说了,果然是有人利索的给盛了一罐子装着叫她提着走,银子也不要。

    这一点东西还能收银子么?

    芫花笑了笑也没勉强,就出去了。

    刚出去就迎面撞上一个人,还好她护着东西。

    那人倒是不客气,当时就骂人:“眼瞎了?”

    那丫头琢磨,这个时间来提膳的,还能是得宠的?不是张承徽就是那几个不得宠的奉仪吧?

    毕竟这可都请安结束了。

    她也不怎么认识芫花,当时就叉腰,一指头戳过去了:“你是瞎了?”

    芫花本不想惹事,可这会子也是火气来了:“你作死呢?你主子肚子里刚踹了一块肉就了不得了?”

    她是不认识芫花,芫花可知道她,丁昭训跟前的大丫头果花嘛!

    “你才作死!你敢说昭训的不是?好啊,看我不把你送去管事那!”说着就要来拉扯。

    芫花才不客气,一只手也给她个大嘴巴子:“滚开吧你!我去不去管事那,也是我们良媛说了算,你主子什么东西?”

    说罢,哼了一声就走了。

    那果花挨了打,竟不敢动了。

    许久才呸了一口。

    膳房的小公公们看够了戏,这才出来:“哎哟,姐姐大冷天的,快进来。”

    “呸!少碰我,那是谁的人?”果花问。

    “哦,那呀,那是雁良媛跟前的芫花。”小公公解释。

    果花直呼晦气,可她还记得上回雁良媛去了她们那,砸东西的事呢。

    此时倒是不敢说话了。

    芫花回去,将这事一说,雁南归就笑:“好丫头,做得好。不愧是我跟前的人。赏二两银子!”

    芫花喜出望外:“多谢良媛!”

    “做得好,自然是有赏。但是也要记住,日后也不是叫你们见了旁人的丫头就挑衅,但是欺负到了头上,就不要手软。只有我孩子,就不叫你们吃了亏。”雁南归道。

    众人忙应了是。

    这晚上,舒乘风又去了苏氏那。

    叶良娣等不来他。真是气的砸了一屋子的东西。

    越是见不着舒乘风,叶良娣越是气不顺,第二天一早,又拿丁昭训开刀。

    太子妃看够了,才说几句叫她们停止,心里却很开心,就愿意看她们互相折磨。

    苏良娣也是高高挂起,有个怀孕的是真好啊,就不用叫那疯狗一般的叶良娣来咬她了。

    宫里,也许是因为天寒,太后病了。

    纵然太后不是陛下生母,可毕竟是先帝嫡妻。

    她病了,就不是小事。

    陛下,皇后,后宫高位的嫔妃就都要侍疾。

    而太子和太子妃也是不能不去的。

    倒是妾室们,究竟还差一点,就不用去了。

    刚送走了太子两口子,雁南归就道:“这几日就好生闭门过日子吧。”

    府中的事,太子妃并没有交给良娣们,而是依旧是管事妈妈负责,如今正是好时候。

    只怕丁昭训流产,就在眼前了。

    果不其然。

    不过第二日,半夜的时候,雁南归被叫醒。

    “良媛,锦华苑闹起来了。”蝉衣道。

    “哦,太子和太子妃回来了吧?”他们去侍疾,都是很晚回来。

    “回来了,您起来吗?”蝉衣又问。

    “去看看。”说着起身穿上厚衣裳,摆手叫人不用梳头了。

    “就这样拢着吧,给我拿带风帽的斗篷来。先给我擦把脸清醒一下。再拿面脂来。”

    脸还是要注意的,不然这大冬天的,出去不得皴了?

    整理好出门的时候,时辰是将近子时了,这就委实不早了。

    刚进了锦华苑,就听见哭声,倒是哭的中气十足的。

    此时,还有人没来,不过太子和太子妃倒是到了,太子是休息在正院的。

    雁南归进来请安:“请太子殿下安,请太子妃安。两位姐姐好。”

    “哟,雁良媛这是起来就来了?”叶良娣上下打量,哼了一声。

    雁南归也不知道她哼什么,只是应了一个是就坐下来了。

    舒乘风看她:“南归面色不好,不舒服?”

    “多谢殿下关心,约莫是因为刚醒,一路过来冷吧。没什么不舒服。”雁南归笑着道。

    她接了丫头递过来的茶:“是怎么了?”

    “丁昭训小产了。”罗良媛道。

    “怎么回事?白天不还好好的?我的丫头去提膳,还说遇见她的丫头,说她们昭训要吃红烧肉?”雁南归与罗良媛说这话道。

    “谁知道,忽然就说肚子疼,府医来了就已经小产了。”这才两个月的身孕,小产太容易了。

    “回殿下,这……这丁昭训她是坐胎不稳……又加上饮食不当。故而……故而……”

    舒乘风什么都没说,他只是看着府医。

    府医就说不下去了,只是跪下来。

    气氛凝滞。

    “这皇家的太医不好当,太子府的府医也不好当。”雁南归放下茶碗嗤笑一声:“只是太子都在这里,你竟敢胡说八道,怕是你这府医,也算做到头了。”

    府医瑟瑟发抖:“小人该死,小人该死……丁昭训是吃了……吃了寒食丸的缘故……”

    “寒食丸?”太子妃看了一眼舒乘风:“这东西,是为肝火旺病人吃的东西,怎么丁昭训去吃了?”

    “是啊,这可是大寒的东西啊。”苏良娣摇头。

    “去问问不就是了!”叶良娣哼道。

    很快,丁昭训跟前的果花和另一个丫头就跪下来,口口声声说不知道。

    “分明,我们昭训吃的是保胎丸……”果花哭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