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34章 上当
    叶良娣一愣:“你是疯了不成?竟敢污蔑我?”

    叶良娣的震惊不是假的,可到底是震惊于这张婆子的反水呢?还是真的被污蔑了,就不好说了。

    “叶氏!”太子妃将茶杯往桌上一放,咯噔一声:“我看是你疯了!你平素处处掐尖要强,我只当你只是虚荣善妒不懂事罢了。如今你竟敢做这样的事!”

    “叶氏,你我都是良娣,你几次三番对我言行不恭,我也没有说你什么,没想到今日,你竟是变本加厉!试图勾结这婆子害我。这谋害子嗣的罪名,你竟然就想这样扣在我头上?你真的是胆大妄为,这太子府后院里,有太子妃,如今怎么倒是你要一手遮天了?”

    苏良娣一副气坏了的样子。

    其余人都不说话。

    丁昭训不在这里,其他人地位低,不肯插嘴。

    而两个能插嘴的良媛,罗良媛自认不好插嘴。

    雁南归只管看戏。

    “我没有!是这婆子自己说的,是她……”叶良娣说到一般顿住:“你骗我?”

    “良娣!”流萤忙拦住了叶良娣要打人的架势。

    太子妃大怒:“叶氏,你谋害子嗣,如今竟敢嫁祸旁人,你真是好大胆子!”

    流萤又拉了一把要暴起的叶良娣,随即自己跪下:“太子妃娘娘明鉴,是这张婆子自己承认是苏良娣指使她换了药。是她自己说的,我们良娣……错就错在不该派人去见这婆子。金子确实是我们良娣给的,但是只是赏她罢了。并没有叫她构陷苏良娣啊。倘或太子妃娘娘不信,大可以去查,我们良娣只是错在没有及时分别出这个张婆子的谎话罢了,这件事绝不是我们良娣做的。”

    流萤实在是个利落的,这些话,说的有理有据。

    不过太子妃怎么可能听呢?

    “来人,将这个奴婢拉去好生查问!本宫不信她的话。将叶良娣送回去,好生看管。不许她乱走。”太子妃起身看着叶良娣:“就算你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女,也是这府上的良娣。我还是太子妃一日,就是你的主母。你要不服,只管上折子,求陛下废了我!”

    “你敢!宁娇兰你凭什么?我要见表哥!”叶良娣此时已经要失去理智了。

    “放肆,直呼太子妃娘娘名讳,该掌嘴。”剪春哼道。

    “掌嘴?来啊,我倒是看看谁敢?”叶良娣眼睛都红了。

    正在这时候,翠珠急匆匆赶来。

    “给太子妃娘娘请安,给诸位夫人请安。”她笑了笑:“这是怎么了?太子妃娘娘不要动怒,什么事值得这样。”

    翠珠毕竟是皇后的人,太子妃也要给三分面子。

    可给面子,那是给皇后,不是给翠珠本人。

    于是她语气不好:“你少给我装样子,什么事你不知道么?今日就算是皇后娘娘在这里,难不成就放任这叶氏了?倒是把殿下放在哪里?”

    “太子妃娘娘说的什么话,奴婢不过是问问,也是皇后娘娘有话,叫奴婢必要时候,过问一下罢了。哪里能管这么多事?至于这某孩子嗣的事,如今也不能说就是叶良娣做的啊。”

    “那依你的意思呢?”太子妃看着她。

    “奴婢的意思是,就先禁足了叶良娣,查是一定要查的,只是也不能随便用刑。这流萤虽然是个奴婢,可也是从叶国公府上来的。老夫人很喜欢的孩子,要真是打坏了,不也是不好?”

    这话就是提醒,审问是可以的,但是屈打成招就不行。

    “总算,你还记得我是太子妃。也罢,这谋害子嗣确实一时不好定论,不够构陷苏良娣却证据确凿。你要是还不服气,这就进宫吧。”太子妃淡淡的。

    翠珠自然知道见好就收,这件事不管怎么说,都是叶良娣自己叫人坑了,抓住了马脚。

    “是,奴婢自然听娘娘的。”

    叶良娣怎么能服气:“我没有污蔑她,是这婆子自己……”

    “叶良娣,是非曲折,都要慢慢查,如今您就先禁足吧。”翠珠口气硬了一点。

    叶良娣还是很怕皇后娘娘的,面对皇后的人,她也是怕的。

    所以就算是气死了,也能在说什么,到底还是被禁足了。

    进府两年来,第一次。

    “苏氏你别担心,我自然为你做主。还有丁昭训,此番事,我自然会为她做主的。”太子妃道。

    苏良娣眼圈红着福身:“妾多谢太子妃娘娘了。”

    流萤被带走,那张婆子也又被带走了。

    可流萤有人在意,那婆子……只怕是落个无处埋葬。

    众人散了之后,罗良媛追上来:“雁妹妹。”

    “罗姐姐何事?”雁南归一笑。

    “无事,只是心中憋闷,天又这样冷,想去你那坐坐,不知可否欢迎啊?”罗良媛问。

    “自然欢迎啊,走吧。”雁南归笑道。

    “我那停风苑离着你那霁月轩倒是远得很。不过从正院去你那,就算近。我去你那坐坐,再回去,也不过就当是正院请安后,又在花园绕了绕罢了。”罗良媛笑道。

    这个解释倒是也有意思,雁南归笑着点头。

    等到了霁月轩里,罗良媛就咋舌。

    都是良媛,可这良媛和良媛,真是不一样。

    她那停风苑,首先规格上就小得多,她还跟韩承徽住一起。

    这也罢了,就是屋里的陈设也是大大的不同。

    这霁月轩明显是仔细的布置过了。雁良媛进府不过月余,不可能是自己布置的。

    那就是府中布置的。

    处处精致,比起良娣也不差什么,毕竟罗良媛也进过叶良娣和苏良娣的屋子。

    至少,这里比起苏良娣那来,可真是不差多少的。

    而看着这雁良媛习以为常的样子,以及奴婢们送上来热乎乎的喝的,还有这群奴婢们伺候她时候那恭敬的样子。

    真就看得出,这是大家族的修养。

    这雁氏,哪怕曾嫁给孟家过了两年不如意日子,哪怕是继母苛待过的人。

    可究竟,出身大族,不一样啊。

    这时候,罗氏方才想起,这雁氏不光自己是大将军嫡女,她的生母兰氏,可是兰国公的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