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38章 意图
    “无妨,推出来就推出来。毕竟我只是说句话,叫我去剪除皇后娘娘的人,那我可没这个本事呢。”雁南归心情很好的笑道。

    “是,如今,太子妃也想做的事,倒也没必要卖了您。说不定她也不过是拉拢您呢。”降香道。

    这倒是,太子妃拉拢雁南归倒是可以说得通。

    毕竟雁家有兵权,可也不在京城。

    雁南归不能生育,想要取代太子妃,那就太难了。

    可这叶良娣有叶家撑腰,有叶皇后撑腰,却是个大问题。

    保不齐等太子殿下登基了,就觉得更心疼母家呢?

    毕竟,宁家可没有兵权。

    叶家,却是后族。

    “哎,这一说啊,太子妃也不容易呢。”雁南归没什么诚意的一笑。

    降香赔笑,心想可不是么,这两年,太子妃也是小心翼翼的。

    背后有皇后,每次进宫都有不少问题。翠珠这样的要是没了,那她也算松口气,所以必然是同意的。

    太子妃办事果然迅速,还不到入夜呢,翠珠已经被‘请’到了府牢。

    既然是太子妃的意思,就算是翠珠此时知道情况不好了,也不能拒绝。只能心里想着毕竟她是皇后的人,太子妃也不敢如何。

    可她看着脸色苍白神情恍惚的流萤,就感觉不对了。

    还有那血淋淋的张嬷嬷。

    此时,府牢里有好几个都是正院的人,都是见过世面的婆子。

    她们一心为了自己主子,最是看不惯叶家的人了。

    见了翠珠,哪里有好脾气?

    “劝你还是认了,怂恿叶良娣坑害苏良娣,又出言顶撞太子妃娘娘。只怕是你们心里也没将太子妃娘娘这个嫡妻放在眼里心里吧?”婆子恶声恶气,显然不是个好相与的。

    翠珠百口莫辩,主要是这群婆子就敢直接动手。

    “你们敢?我可是前院的人,就算是错了,也是前院管教……你们……”

    “哟,这会不说自己是宫里的人了?你倒也灵活,可惜你今日,要么自己承认自己有错,要么……哼。”婆子掂量手里的鞭子。

    另一个婆子凑过来:“不要耽误时间,快一点。”

    迟则生变啊。

    两个婆子对视一眼,她们哪里在意真相,她们就是要眼前之人废了。

    要么她承认自己做错了事,就可以免去折磨,要么就被折磨废了。

    反正她今日既然进了这府牢里,有错没错,都不能好好出去了。

    不然太子妃安排这一档子事是图什么?

    如今太子殿下还没回来,正是好时机。

    所以,不过是短短过去半个时辰,翠珠就撑不住了。

    她也是个人,这三十多年都没吃过这样的苦。

    眼看着这婆子们就是要废了她,她只好招认:“是我……是我……是我怂恿叶良娣谋害苏良娣的……是我做的,别打我了。”

    婆子们早有准备,见她肯招认了,马上拿来了供纸叫她画押。

    于是,等到舒乘风派人来问询的时候,事情已经定了。

    翠珠此时疼痛惊惧中没能反映过来,可给她用刑的人心里却很清楚。

    要是太子殿下真的着急这个奴婢,就不会来的这么迟了。

    这一来,这件事更加叫人放心。

    前院里,舒乘风笑了笑:“太子妃这手倒是下的准。”

    “属下听说,是早上请安的时候,太子妃留了雁良媛说话。您说这事……是不是雁良媛说了什么?要不然,这两年了,太子妃娘娘都没想起来做这件事呢。”云及道。

    “哦?是她?”舒乘风摇摇头:“所以你们一开始查的是什么?这出入也太大了吧?”

    “是属下无能。”云及低头。

    可不,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不过……也可能不是她?

    云及蹙眉:“不过,属下没想清楚,这事……与她也无关啊?”

    “那我就不知道了,或许是想跟太子妃合作,或许是不喜欢翠珠是皇后的人。也或许,她就不喜欢翠珠呢?”

    “这……这也可能。”云及笑道。

    “嗯,走吧,去问月轩看看。”叶良娣禁足,也有两日了。

    问月轩中,本来叶良娣正着急发火呢,翠珠忽然出了事,她能不急?

    流萤还没回来呢。

    此时忽然听见太子来了,忙不迭冲出来:“表哥!”

    “嗯,天寒地冻,你穿着单衣就出来做什么?”舒乘风说着,扶着她往里走。

    “表哥……”叶良娣这几日心里折磨的不轻,忽然被关心,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呜呜呜表哥给我做主我真的是冤枉的啊……”

    “既然你是冤枉的,那就是翠珠的错。”舒乘风拿帕子给她擦泪。

    叶良娣正想说不是,但是月华端来茶水,给她使眼色。

    叶良娣到了嗓子眼的话就咽下去了。

    此时此刻,她忽然福至心灵。

    是啊,要是翠珠没做的话,这件事……究竟是谁做的?

    只能是她。

    她还能如何呢?

    “表哥,我……是我急躁了,不该去府牢里。”叶良娣低头。

    舒乘风拍她的胳膊:“知错就好。我几次与你说,要改一改你的脾气,总也记不住。如今出了这样的事,叫人家抓住把柄你就高兴了?明日我进宫,与母后好好说说。”

    “是……姑母她……我……”叶良娣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她竟连累了翠珠。

    “好了,母后要是责怪,有我呢。这两你也受委屈了,不过这件事,毕竟也有你的错。就好好禁足几日。太子妃那我替你说,几日是翠珠的错,你无非就是被蒙骗了。不要多想了。还有你那个丫头,我给你要回来就是了。”舒乘风又拍拍她的胳膊。

    “是,多谢表哥。”叶良娣又是心酸,又是高兴。

    表哥到底还是疼她的。

    “你还禁足,我此时来看你,已经是不合适。就不好留下来了。过几日你去请安,也态度好些,毕竟太子妃还是太子妃,嗯?”舒乘风起身看着她道。

    叶良娣脸红起来,只能点头。

    虽然心里不甘心叫他走了,可又觉得他说的句句在理。

    舒乘风笑了笑:“不许送了,坐着吧。好好用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