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39章 去留
    说罢,就转身出去了。

    只是身后女子痴痴的看着他的目光,他却也没有感受到。

    也或许……他只是习惯了,并不在意。谁知道呢?

    正院里听说殿下去了问月轩,太子妃就不高兴了。

    不过没多久,太子殿下就来了她这里。

    她自然也就又高兴了。

    迎出来:“殿下安。”

    “娇兰怎么还出来了?就是你礼数多,天寒地冻的。”太子笑着扶了扶她,就一并进屋了。

    “礼不可废。”太子妃笑着给他倒茶。

    “我方才去了问月轩。”舒乘风端上茶就道。

    他既然提起了,太子妃就不能不回答。

    “这事也是我的错,翠珠……以后怕是不能伺候了。虽说她来历不同,可她怂恿着叶良娣做这些事。叶良娣本身虽说脾气是不好,可实在是个没心眼的人。这么由着下面人撺掇还能有个好么?”

    “你说的是,既然是宫里出来的,就再送回去吧。叶氏也该受罚,就好好禁足吧。罚月钱。”舒乘风道。

    “算啦,禁足几日就够了,罚钱就不用了吧。还有她那个丫头,一会也叫人送回去就是了。只是丁昭训可怜。”太子妃叹气。

    “无福之人罢了。”舒乘风不在意的道。

    “殿下说的是,我叫人送去了不少补品,就叫她养着吧。年后,该是皇子选妃。想来咱们府上也有新人进来。到时候定要叫母后选几个好的。”

    “娇兰费心了。”舒乘风是笑着的,不过心里,并不在意这个。

    太子既然去了正院,自然就留宿了。

    霁月轩里,雁南归哼着小曲儿看着她们整理首饰。

    心情很好。

    “良媛,那流萤被送回去了。”芫花进来道。

    “翠珠呢?”

    “翠珠此时还没动静,想必……还在府牢里吧。那个张婆子也送出去了,不过听说不大好了。”芫花道。

    “意料之中了。一个婆子,不知道吃了几家钱,构陷主子,如今的下场也是活该。”雁南归嗤笑一声道。

    “良媛说的是。”芫花深以为然。

    雁南归心里好笑,舒乘风这个人……

    他与皇后,果真那么母子情深?

    虽说宁家女儿做了太子妃,叶家女儿做了良娣,这是陛下的意思。

    可皇后作为叶家人,自然是巴不得叶家女儿是下一个皇后。

    落到了府里,叶良娣处处都想出头。蠢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怕也是这么想的。

    舒乘风从不表现宠爱叶良娣,倒像是处处与太子妃站在一处。

    可又不能表示宠爱太子妃太多叫叶家不高兴。

    所以就有了苏良娣。

    太子殿下宠爱一个出身普通的女子……

    这一手平衡真是玩的好啊。

    这男人,真是该死的迷人呢。

    他对妻妾的态度,就跟他对朝臣的态度一样。

    叶家宁家势大,他都要拉拢。可他却不会只指望他们。

    所以他还拉拢了很多地方官员,那都是他的中坚力量啊。

    陛下对太子的防备猜忌从未少过,而太子也只想站稳脚跟。

    这对父子,也不知最后会如何呢?

    “降香,周敬妃以前,很得宠?”雁南归问道。

    “这……按照外头说的话,以前没有珍贵妃的时候,最得宠的是丽贤妃。她也生了二皇子。许德妃和周敬妃宠爱不如她。”降香道。

    “哦,还有王昭仪也得宠,她生了大公主的。大公主可是陛下所有孩子里最大的。”

    “那么如今呢?除了珍贵妃,还有谁得宠?”雁南归问。

    “如今的话,出了珍贵妃,丽贤妃,周敬妃也都还有宠爱,只是也不多了。贺妃林妃都是得宠的。只可惜贺妃的十三皇子去世了。林妃生的是十一皇子。这位皇子虽然不如十二皇子那么得宠,可也是很被陛下看重的孩子。”

    “再有就是齐美人和郭美人这两年也很得宠。尤其是郭美人,虽然只生了个公主不过很受宠。齐美人生了皇子出生就没了。”

    “嗯,我记得宫中还有一个叶家的女儿?”雁南归问。

    “是,皇后娘娘的堂妹,叶令仪,生了十四皇子的,不过母子俩都不得宠。按说也该晋位了,她生孩子之前可就是令仪。但是……”

    但是显然,陛下像是忘记了。

    而皇后显然也有自己的想法,没给她请封。

    “这些都是生育过的,还有几个没有生育的小嫔妃,只是就恩宠不稳。总归陛下最宠爱的还是飞鸾宫珍贵妃娘娘。”降香道。

    “有点意思啊。”尤其是这个叶令仪。

    究竟是如何站住脚的?

    陛下不喜欢叶家的人是肯定的,她居然生下孩子还保得住。

    皇后不给她请封晋位,究竟是不想叫她位份高了叫人害呢?还是不喜欢她呢?

    第二天,舒乘风就派人将翠珠送进宫里去了。

    既然要进宫,昨晚就收拾过了,只是她面色依旧惨白。

    冷静下来之后,就想通了一切,再回宫,怕也是没活路的。

    舒乘风散了朝之后就去了凤翔宫。

    穿过重重帘子进了里头:“给母后请安。”

    “快起来,外头冷的很。”皇后起身要来扶着。

    舒乘风快了一步过去将她扶着坐好:“儿子惭愧。翠珠的事……”

    “罢了罢了,左不过是个奴婢,好歹伺候我多年了,我叫人送她去了叶家的庄子上了。是她不懂事,日后休要提起。”

    “哎,也是当年你开府我怕你年纪小,如今你也大了,有妻妾有奴仆的。不用再叫人去跟你了。”

    “是,多谢母后。”舒乘风感动道。

    “哎,只是玥儿糊涂,那孩子也是家里惯坏了。”皇后叹气。

    “无妨,表妹就是那性子。也是叫人蒙骗,不是什么要紧事,禁足几日的事。”舒乘风故意顿了顿才又道:“倒也可以不禁足,只是太子妃那也就不好说,何苦为这一点小事,坏了别的事?日后再有什么,好歹这一次罚了就算了。”

    “你说的是,母后放心你办事呢。太子妃也没错。”皇后忙道。

    舒乘风也是一副放心了的样子,母子两个又说了半晌的话,这才散了。